今年的劳动力市场情况如何

2018-05-19 17:23 来源:经济日报

  

  近日,前来旧宫人才市场找工作的求职者络绎不绝。

  经济日报记者 韩秉志摄

  每年3月份至5月份,都是人力资源市场招聘和求职的高峰期。从近年来的劳动力市场招聘情况看,“结构性用工荒”现象日益突出。一方面,一些求职者“高不成低不就”,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另一方面,企业求贤若渴,却难以招到合适的职工。

  在当前经济形势之下,劳动力市场用工情况如何?广大技能劳动者能否找到适合自己的就业岗位?记者对此展开了走访调查。

  求职者渴望靠谱用工信息

  说起在北京找工作,想必有点经验的在京务工者对虎坊桥、赵公口等地都不陌生。这几个地名之所以被人知晓,正是因为设在那里的劳动力市场。不过,著名的虎坊桥人才市场已在2016年停止运营,赵公口人才市场也在今年搬到了大兴区旧宫东路,更名为旧宫人才市场。

  虽然劳动力市场一直在变,但前来求职者从不缺位。4月初的一个中午,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南四环的旧宫人才市场。此时,不算宽敞的楼道已经聚集了不少求职者。公告显示,这场招聘会是中高级技工和机械制造专场,前来求职的人员也多是技术工人。

  这一天,从河北赶到北京的朱迎昌一下汽车,扛着大小包裹直奔旧宫人才市场而来。招聘会召开的时间固定在每天下午1点到4点。朱迎昌看时间还没到,便一屁股坐在行李包上,一边歇口气,一边等着招聘会的开始。

  对于广大求职者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及时获得第一手用工信息。但是,在找工作的过程中,他们也最怕遇到“黑猎头”。过去,由于进入人才市场需要收费,大量务工者及用工单位就在市场外聚集,非法招聘,由此导致的合同纠纷、诈骗等事件频频发生。

  不过,记者注意到,往年人才市场门前常常出没私招求职者的招聘人员,今年却没了踪影。在旧宫人才市场,会场外醒目位置贴着这样一则敬告通知:“各位求职人员请注意,旧宫人才市场仅保障会场内招聘信息真实有效,概不负责场外任何招聘信息,如与私招企业发生拖欠工资、劳动纠纷等问题,本会场概不负责,后果自负!”

  不少招聘者坦言,有些职业中介为了骗取会员费,要求求职者入会,当求职者成为会员后,却根本得不到相应的服务。还有的公司打出诱人的薪酬,但求职者实际拿到手的工资却与承诺的数额相差很多。

  “路边那些草根招聘人员咱不知底,心里不放心啊!相比之下,还是在这里(旧宫人才市场)找工作踏实些,不仅招聘信息全部免费,更重要的是这里用人企业比较靠谱。”朱迎昌说。

  说着说着,招聘会场开始对外开放了,求职者呼啦啦走进会场。“现场填简历、免费送报纸……”在现场工作人员指引下,一些求职者认真地填写个人求职信息。与大学生和年轻白领倾向于网络招聘不同,很多上了点年纪的技能劳动者并不太习惯用手机和网络找工作,他们更愿意通过传统招聘现场投简历,一方面能与企业面对面沟通,另一方面有些细节可以在现场拍板敲定,效率也很高。

  就业岗位多心仪岗位少

  除了用人信息,广大求职者比较关心的还是待遇问题。

  “你好,想找什么样的工作啊?”“小伙子是来找工作的吗?”……在记者走访招聘会的过程中,不时会有招聘人员上前询问,并把该企业的招聘简章塞到记者手里。从现场招聘情况看,普工和高级技工依然是各类企业招聘的重点。

  不过,很多企业在招聘技术工人时,并没有特别明确招聘人员的数量。过去是人找单位,现在是单位找人。对企业来说,缺人已成为一种常态。一家机械制造企业的招聘人员表示,技能人才紧缺,已成为企业的普遍问题。因此,高技能人才成为企业纷纷争取的对象。

  岗位很多,但求职者挑挑拣拣,并不着急做决定。朱迎昌走走转转,时而拿手机拍下企业的招聘信息,时而和用工方聊上几句。

  “你们是怎么结算工资的?是按月结还是计件结?”

  “按月结,因为我们缺人,来了有可能加班会比较多。加班费另算。”对方回答。

  朱迎昌说,既然选择出来打工,就不怕辛苦,目的就是多攒钱,好回老家买房子,供孩子读书。因此,包吃住的岗位是首选,最好交通再便利些,这样留点交通费,买点生活用品就足够了。

  记者注意到,从工资来看,普工的月薪普遍在4000元至6000元之间。有企业为机械工程师岗位开出月薪过万的待遇。除了基本工资外,很多企业还强调给员工上五险一金,并包吃住、带薪假、生日礼物、节日礼金等福利待遇。还有招聘单位强调,如果工作满一年会根据公司效益发放额外工资或年终奖。

  不过,已经在北京打工五六年的安徽人赵师傅对这些“套路”并不感冒。“像月薪4000元到6000元和5000元到10000元这种相当大的区间数字,基本上只看前面那个数就行了,能拿到上限工资的简直是凤毛麟角。而且,这还没扣五险一金和税费呢,如果把这些都扣了,工资肯定又少拿一大截。”

  年轻一点的求职者则表示,自己更向往待遇优厚、工作体面的岗位。对于那些工资低、工时长的岗位,大家肯定不爱去。他们遇到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就业信息不少,但好工作不多。自己能看上的企业,技能上又不太符合要求。面对众多的就业信息,许多求职者只好暂时选择观望。

  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劳动者素质与用工岗位要求不相匹配的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就业难和招工难之间的矛盾比较明显。尤其是在制造业用工方面,虽然制造企业在用人需求方面与前些年相比有所减弱,但却对就职岗位的要求更高了。

  根据北京市职业介绍服务中心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北京市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形势分析”显示,今年上半年北京市企业单位用人需求缺口约为8000人,专业技术人员用人缺口最大,占缺口总量的32.5%,其他依次为生产工人、服务人员和行政管理人员。

  “缺口较大的是一线技术人员和高端技术人才。”一家企业的人力资源部经理告诉记者。“经济形势正在倒逼企业不断寻求转型升级,企业也比以往更加渴望引进高层次人才,助力自身升级发展。”

  在现场,李师傅发现一个钳工的职位比较符合自己的心意。这家位于北京昌平的机加工企业提供了保底7000元的月薪,但由于这家公司主要服务于航天航空、医疗器械等企业,对复杂零件加工的精度要求也很高,此外还需要钳工能够根据图纸工艺要求完成相应的加工工作,甚至是根据产品提出加工设计方案。这对不少技术不够熟练的工人着实是个挑战。

  正当李师傅还在犹豫时,旁边一位求职者搭讪说:“我给这家公司打过电话,对方很明确地说,如果你技术不是特别熟练就不要过来了,这份工作对工人综合素质要求非常高。”听了对方的描述,李师傅有点不甘,但又无可奈何。

  “高不成,低不就。”成为不少外来务工者的求职现状。从期望上说,在与企业交谈中,求职者普遍对自己已有的技能有所期待,但是在现实中,他们又发现自己离企业的要求还有一定距离。记者注意到,很多企业对车工、铣工、机加钳工、线切割工等职业都要求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有的还需要独立操作机床,直接与工资挂钩的是以技术水平考核评定的高低来定。

  从近年来职业技术院校毕业生就业率可以看出,高技能人才正在走俏。2017年全国技工院校招生130.9万人,在校生338万人,实现两连增。技工院校毕业生就业率保持在较高的水平,达到97%以上。一些中级工的起薪已经不亚于同期的大学本科毕业生。这一现象折射出企业对于技能型人才的渴望。

  专家指出,从我国技术工人队伍现状看,相对于产业结构升级调整、发展动能转换以及实施《中国制造2025》等艰巨任务的要求还有一定差距。为此,应该协调和平衡政府部门、教育培训系统、企业及劳动者之间的责、权、利关系,让职前教育与在职培训并重,通过重视企业内部员工的培训,借助职业学校,延伸培养人才链,培育企业急需的合格人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徐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