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北京首次破冰 土地使用年限试点将缩至20年

2018-01-12 13:20 来源:北京时间

  资料图

最新消息》》

  北京土地使用年限试点将缩至20年

  说到土地使用年限,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是住宅70年“产权”,还是“50年产权”的商业办公?或者是“50年产权”的工业科研用地?所谓的几十年“产权”,说的都是土地流转之后的使用年限。而在这个领域,北京首次破冰,将推出一批最长年限20年的土地!

  过一会儿,市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科技创新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用地政策的意见》全文就将挂网,对外界公开全文。其中,北京将在19个重点区域中启动“弹性年期出让土地和土地年租制”,除了极特殊情况,土地流转年限缩短到20年以内!记者给您打听了,负责起草这份文件的市规划国土委相关负责人说,这是为了控制和降低土地使用成本,为一些北京市正在大力推广的产业发展提供有力保障。(来源:东方网)

  资料图

关注焦点》》

  什么产业?自然是高精尖

  一家高精尖企业在入驻园区时,可以采取租地或者买地、租房屋的方式进驻。如果要买地,在新政下,从原来的50年缩短到出让年限最长为20年。据了解,这份《意见》将率先在国务院和市政府批准设立的开发区、产业园区试点。说到拿地,自然有人会琢磨怎么盖房怎么当“开发商”挣钱。北京这些违规的“科改住”、“商改住”产品,都是开发商拿了本来应该用于科研、产业、商业的地,稀里糊涂按居住类房源做了卖钱,也糊弄了不少市民。去年本市发布的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新政中,就有纠正“商改住”、“科改住”的多道文件和行动。

  资料图

企业成本再次降低 会不会把地块拿去炒房?

  那么,土地流转年限缩短到20年以后,拿地的企业成本再次降低了,他们会不会把这些地块拿去炒房呢?“我们从制度上,严防出现投机炒卖房屋和土地行为。”相关负责人说。首先,要拿到这些地,这些企业得是“高精尖”企业。其次,这些地块,都处在国务院、市政府认定的19个园区内(名单附后),都是杠杠的好位置啊!第三,拿地之前,区政府、亦庄管委会还要明确每个园区的企业准入条件,明确产业类型、投资强度、产出效率、创新能力、节能环保等要求,作为土地供应的前置条件。也就是说,只有符合规则的高精尖企业才能入园。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实现职住平衡、产城融合,产业园区可安排建筑规模不超过地上总建筑规模15%的配套设施。

  此前,本市科研用地、工业用地范围,都出现过“科改住”、企业以发展产业之名拿地之后却摇身变成“包租公”、盖房散租甚至散售等现象。在新版《意见》中,对这些不法行为设置了防火墙。其中,为了保证产业用地用于高精尖项目,各区政府、亦庄管委会将组织入园企业按照准入条件作出书面承诺、与入园企业签订履约监管协议书,作为用地合同的附件。“《意见》中写明了,未经批准,不得改变土地用途。”相关负责人说。

  那如果拿地企业自己玩儿不转,租给别的企业盈利呢?也不行。如果有企业擅自改变土地用途、变相进行房地产开发,区政府、亦庄管委会组织等相关部门就会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履约监管协议书进行处置;情节严重的,收回建设用地使用权或承租土地。他还表示,各区政府、亦庄管委会要定期对产业项目准入、运营等情况进行监测评估,公开执行情况,接受社会监督。违反合同的失信企业将被列入黑名单,将被限制取得政府供应土地的资格。

  资料图

相关园区名单公布

  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开发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区

  市政府批准设立的开发区:北京石龙经济开发区、北京良乡经济开发区、北京房山工业园区、北京通州经济开发区、北京永乐经济开发区、北京临空经济核心区、北京顺义科技创新产业功能区、北京昌平小汤山工业园区、北京采育经济开发区、北京大兴经济开发区、北京兴谷经济开发区、北京马坊工业园区、北京雁栖经济开发区、北京密云经济开发区、北京延庆经济开发区、北京八达岭经济开发区。(来源:东方网)

  资料图

新闻拓展》》

  一线城市加大租赁房土地供应 北京继续"开闸放水"

  北京2018年首次土地出让则以住宅用地为主。其中,位于朝阳区孙河乡的二类居住用地由“首创+远洋联合体”以61亿元摘得,规划建筑面积99433平方米,该宗地中商品住房销售均价不超过68924元/平方米,且最高销售单价不得超过72370元/平方米。丰台区城乡一体化槐房村和新宫村旧村改造项目二期(第七宗)NY-001等地块R2二类居住用地、A33基础教育用地,规划建筑面积41704平方米,挂牌起始价13.5亿元,由电建以16.75亿元竞得。而位于密云区檀营乡的二类居住用地,则由京投以19.425亿元加2%自持面积竞得。上述三宗地块成交总价达97.175亿元,延续2017年北京土地供应“开闸放水”的趋势。

  北京市规土委信息显示,2018年前一个多月内,将有26宗(含上述4宗)土地密集出让,合计规划建筑面积达334.74万平方米,起始价达641.4亿元。根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2017年北京共成交104宗土地,总成交额达到2796亿元,位居全国榜首,较2016年上涨225%,是北京第二次年度土地出让金突破2000亿元大关,创历史新高。其中,住宅用地全年共成交71宗,合计建筑面积达969万平方米,成交额达到2398亿元,同创新高。(来源:中国证券报)

  资料图

各地政策》》

  上海:陆续出让租赁地块

  1月3日,上海市2018年首次土地出让即选择3宗租赁地块,其中,青浦区盈浦街道漕盈路东侧07-05地块成交价为1.6047亿元,竞得人为上海盛青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崇明区长兴镇G9CM-0901单元(局部调整)12-04地块成交价为9297万元,竞得人为上海长兴岛置业有限公司,宝山区罗店镇美罗家园大型居住社区02单元0218-02地块成交价为2.8446亿元,竞得人为深圳市中集产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上海在日前召开的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联席会议称,2018年上海将着力推进租赁住房规划建设,完善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到2018年底,实现新增租赁房源计划开工和转化总量20万套、新增代理经租房源9万套(间)的目标。据统计,2017年,上海已推出租赁住房用地29块,累计土地出让面积达79.69公顷、建筑面积181.26万平方米。而本月内还将有来自杨浦、松江和静安的多幅租赁住房用地出让,其中杨浦区平凉社区03F3-02地块,将成为上海首幅位于内环内的租赁住房用地。

  资料图

深圳:4宗居住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

  深圳日前公告4宗居住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分别位于龙岗和坪山,其中3宗用地用于建设全年期自持租赁住房,项目建成后,宗地内租赁住房及商业用房在70年出让年限内自持,限整体登记、不得分户登记,不得转让,允许抵押但抵押金不得超出合同地价与建筑物残值之和。根据公告,上述4宗用地将于2018年2月1日进行出让,起拍总价19.98亿元,总建面达25万平方米。据了解,这是深圳2017年11月出让首宗租赁住宅用地后,再次尝试租赁地块出让。(来源:中国证券报)

  资料图

海南:严禁招商协议配套商品住宅用地

  1月4日召开的六届海南省政府第98次常务会议通过了《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土地宏观调控提升土地效益的意见》(下称《意见》)。实行建设用地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禁止对产能过剩、高耗能、高污染项目供地,禁止将商品住宅用地与其他产业项目用地捆绑或搭配供应,将土地投资强度、产值、税收等相关指标作为建设用地供应准入标准,实行“弹性年期”+“对赌协议”供应方式。《意见》涵盖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明确土地资源管控方向和目标、优化国土开发空间格局,强化国土空间规划管控、强化计划调控,合理安排用地时序、完善用地标准,严格市场准入、完善土地有偿使用制度,推进土地精细化、规范化管理、规范土地市场管理,优化土地资源市场配置、强化供后监管,促进土地利用提质增效、落实共同责任,建立健全长效机制等八个方面的内容,堪称海南历史上最严苛的土地管理措施。(来源:海南日报)

  资料图

相关链接》》

  专家表示:未来土地市场将维持平稳

  1月2日,国土资源部公布2017年对全国111个城市开展住宅用地出让合同执行情况检查的结果。数据显示,始于2017年9月,针对近5年以来出让的52285宗、面积170404.7公顷住宅用地检查结果表明,全国住宅用地出让合同执行情况良好。其中,合同正常履约率达到81.8%,安徽等8个省(市、区)正常履约率超过90%。

  “这表明出让的住宅用地多数能够得到顺利和有效开发”。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管理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检查发现,影响住宅用地出让合同执行的原因,除了个别合同约定不合理及不可控因素外,主要是因为受让方资金短缺或利益驱动、规划调整、出让方没有按约交付土地,以及行政审批环节多、周期长。针对存在问题的宗地,各地政府和国土资源部门进行了逐宗整改,目前已经对一半以上违约宗地制定了整改措施。

  专家表示,从全国主要城市土地市场来看,2017年土地成交总额刷新了历史记录。其中,土地供应量明显增加,尤其是限价房与租赁房等供应增加,将对2018年房地产市场带来明显影响。“从目前房地产市场的库存结构来看,一二线城市已经基本完成了去库存任务。这种情况下,很多一二线城市为了抑制市场的上涨,开启了增加土地供应的政策”。张大伟进一步分析认为,“通过平稳市场供需结构,增加供应等综合措施,未来房地产市场价格预期有望继续降低”。中指院相关负责人也认为,2018年“回归住房居住属性”仍将是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主旋律,增加供应、调整结构走向深化、需求外溢现象将持续,三四线城市内部分化将进一步加大。(来源:中新网)

  (北京时间综合中新网、东方网、中国证券报等报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毛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