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采冠脉支架“落地” 患者受益最明显

2021-01-13 08:02 来源:经济参考报

  1月1日零时19分,患者在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成功植入590元的冠脉支架;当日零时起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3例急诊手术全部用上集采支架……截至7日,跌入千元以内的冠脉支架已落地北京、湖南、山西、新疆(含兵团)等18个省区市。

  记者了解到,尽管支架价格大降,但多地医疗机构开展的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手术(PCI)量并未出现明显增长,临床医生普遍反馈产品过渡平稳,患者受益最为明显。

  用上便宜支架 患者感觉怎么样

  63岁的李大爷是郴州市北湖区人,2020年12月31日因突发胸痛被紧急送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胸痛中心”,23点55分送入导管室进行冠脉造影检查,确诊为冠状动脉左前降支重度狭窄,需要尽快手术治疗。

  经过充分的准备后,2021年1月1日零时19分,该院心血管内科主任王仲华团队为他实施了冠脉支架介入治疗。其放置的冠脉雷帕霉素洗脱钻基合金支架系统为上海微创医疗器械公司生产,经国家集采后,价格从7200元降为590元。

  手术顺利完成,李大爷也成为新年率先感受到国家医改福利的患者人群。仅元旦节当天,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就为8名患者实施了“百元级”低价的冠脉支架介入治疗。

  “五年前,我曾因心脏病在长沙植入两个支架,当时一个支架上万元。这次也放了两个支架,仅这一项就节省了1万3千多元。” 李大爷告诉记者。

  按照集采规则,首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中选的10个冠脉支架在1月1日落地。这批中选支架均价从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其中最高报价为798元,最低报价为469元。

  记者从国家医疗保障局了解到,截至1月7日,集采支架已落地北京、湖南、山西等18个省区市,其余省份也将陆续在1月份落地。首批落地的18个省区市中选产品本地库存量平均达到协议采购量的33%,能够满足医疗机构首月使用需求。

  对于患者最关心的支架质量问题,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主任、天津市医疗保障局副局长张铁军说,对此集采早有针对性的“四重”保障措施,“集采支架质量的稳定性可以保证”。

  据介绍,第一重保障是其作为“第三类医疗器械”,任何对原材料、生产工艺的调整,都要报国家药监局审批,并有严格巡检;第二重保障是国家集采采用“注册证”招标,等于明晰了每个产品的企业责任;第三重保障是各主管部门迅速行动,已部署从生产、销售、使用等全流程重点监管;第四重保障是新建立的医药价格和招商采购信用评价制度,将产品质量与企业信用评价挂钩,因此集采支架质量已有了一个长期、稳定的监管闭环,患者可以放心使用。

  看到集采效果 临床医生“松了一口气”

  冠脉支架便宜了,会不会集中释放手术需求?这个答案要分长期和短期来看。

  “这几天使用情况没有太大的变化,包括病人比率、手术量都差不多。”山西省心血管病医院心内科十五病区主任魏首栋说,确实也存在有一些病人本来是年前做手术,就等到过了1月1日才做的情况,但这种情况首先必须符合手术安全指征,临床医生会跟患者做好沟通和解释,该做的手术绝不会拖。

  “目前我们这个团队做了有三四十例,与往年同期相比,就是除去专门等到年后做手术的那部分量,其实差不多。”魏首栋说。

  作为国内和世界上开展心脏介入和开胸手术量领先的心血管病专科医院,阜外医院是观察集采冠脉支架临床使用效果的“窗口”之一。

  “中标的10个产品中,我们医院有7种,基本都是我们医院平时就在用的,国产和进口都有,支架型号也并不是大家担心的是过了时的产品。”阜外医院副院长杨伟宪说,总体上来说,这批集采支架都是临床使用比较成熟的产品,基本能满足临床需求。

  “目前看,产品切换比较顺利,患者也满意,我们就松了一口气。”她表示,由于元旦后刚刚开始全面应用集采支架,还需要听取临床医生更多的反馈。

  至于低价支架对手术需求量的释放效应,杨伟宪认为从长期来看并不一定就会井喷。造成我国冠脉支架整体使用比例偏低的因素很多,包括偏远地区不具备手术时间条件、基层医疗技术不足、患者用不起等。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来说,肯定是根据患者病情和实际情况来给出救治方案,不可能因为支架降价而延误病情。

  落地之后 院长们最担心的“两件事”

  “作为使用方,我们其实最关注的就是中标的产品能不能满足我们的临床需求,是不是我们平常用的、觉得质量不错的、用起来比较好的一些支架。”杨伟宪说,这次集采“基本上达到了我们的预期”。

  据了解,集采支架在医院落地,并不是价格标签一改那么简单,而是要经过退掉原价格产品、重新买进新价格产品等手续。这意味着,1月1日零点价格切换,产品备货,为患者提供的集采支架都是新品,医院为此要付出大量人力、物力才能确保患者感觉不到任何变化或受到任何损失。显然,会有一部分对中选产品不熟悉或者没用过的医院,短时间的转换压力很大。

  多位院长对记者表示,集采支架落地后,他们最担心的两件事第一是患者需求能不能满足,第二件事就是集采后续的政策支持能不能跟得上。

  带量采购的核心就是要真“带量”,否则改革就无法持续。此次集采支架的“量”,覆盖了各地医疗机构意向使用量的70%以上,差不多有74万个。如何确保既带足“量”,又用在刀刃上?

  杨伟宪说,阜外医院将更精准地评估方式,比如每隔一两个星期组织临床医生和耗材管理人员互相沟通等,掌握哪一些用得比较多了,哪一些用得还很少,在确保满足患者临床需求的前提下,如期完成集采支架任务。

  PCI手术需要在X射线环境下进行,医护人员往往要身穿近20斤的铅衣,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工作几个小时。在心疼医护人员的同时,有人也担心,支架价格降了,手术费会不会涨了?

  “部分媒体和不了解医疗服务价格的人以讹传讹,认为心脏支架的手术费只有几百元或者一千多,不能反映劳务价值,对此我们可以做一个澄清。”国家医保局有关负责人说,目前冠脉支架植入手术收费由三个收费项目共同构成,每次手术三个项目同时收取,全国平均收费是8500元,已经在相当程度上体现了劳务价值。下一步,医保将通过一定激励机制进一步鼓励医务人员使用中选产品,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但前提是患者切实受益减负,不会造成“一头降下来、一头涨上去”的情况。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