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村居家隔离医学观察17天,绍兴新河村这场战“疫”是怎样打下来的

2020-02-14 16:22 来源:浙江新闻

 

  2月12日上午10时,绍兴市越城区孙端街道新河村正式宣布解除隔离。这是我省第一个整村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的行政村。村民家紧闭了17天的大门终于再次打开。

  13日上午,记者走进新河村,感受村子里逐渐回温的热情。村口处,几名工作人员正在为进出村民测量体温,这个被疫情“笼罩”半个多月的村子,正在逐步恢复往日的模样。

  新河村一处卡点,工作人员正在核对进出人员信息。

  一场特殊会议,争论了9小时

  直到宣布解除隔离的那一刻,孙端街道纪工委书记张东汉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自正月初一一早离开家以来,他几乎天天扎在村子里,还没有回过一趟家。这一刻,他给爱人发了条信息:“今天晚上,我可以回家吃饭了。”

  对张东汉来说,这场“过去只在电视上看过”的战“疫”来得实在太快太狠。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他负责联系的新河村成了全省第一个采取整村居家隔离医学观察措施的行政村。7个自然村,997户人家,3000多口人,一夜之间都成了隔离对象。

  新河村村民历来有外出经商、务工的传统,随着年前大量外出人员返乡,受疫情影响的情况逐渐变得复杂。春节期间,整个孙端街道有462名武汉返乡人员,其中新河村就占了近五分之一。

  13日,张东汉带记者走进孙端街道办事处二楼的一间会议室。大年初一(1月25日)晚7时,正是在这间小小的会议室里,前后脚赶来的区、街道、村三级近十名干部,个个神情凝重,知道当晚必须拿出一个方案。

  因为前一天,也就是1月24日,该村一名周姓妇女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这是越城区第一例确诊的病例。25日,很多人还没缓过神来,第二、第三、第四例又相继确诊。

  新河村,一下子成了整个绍兴关注的焦点。

  “最重要的还是让武汉返乡人员集中隔离!”“目前确诊的病例集中在两个自然村,我建议先从这两个自然村开始集中隔离……”

  这次会议上,一开始意见并不统一,方案提出又被否决,争论始终没有停止。直到第二天凌晨4时,方案终于敲定:全村隔离。

  新河村党委书记蒋荣赶紧起身往村里赶,接下来一两个小时内,他需要迅速集合一支由村干部、党员组成的队伍,一系列保障措施必须立即跟上。

  1月26日早上6时,新河村家家户户的门缝里都被塞进了一张宣传单:全村进入整村隔离医学观察状态。

  记者采访孙端街道纪工委书记张东汉(右)

  一次“阻断”行动,只用了两小时

  “你从哪里回来?要回村可以,必须居家隔离14天!”2月13日中午,记者在蒋荣的办公室里,见到了这位声音仍然沙哑的村党委书记。

  直到现在,还有不少询问的电话会打到他的办公室,也有不少是来请求“通融”的,蒋荣语气和缓,但态度很坚决。

  “实话实说,刚收到整村隔离通知的那天,我是整个人都懵了。”他笑着说。

  1月26日凌晨,天下着雨,从街道回来的路上,蒋荣问了自己一连串的问题:宣传工作怎么做?村民日常的饮食物资怎么解决?接下来的健康排查怎么做?

  回到村里,他紧急召开了村两委班子会议,召集所有村民代表和党员干部,把难题一个个摆上台面。

  “我感到特别欣慰的是,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这时充分体现出来了。”蒋荣很有感触地说,当时一个问题一项措施,一项任务一个小组,谁都没有二话,领了就开始行动。

  凌晨5时,全村7个卡口设置完毕,人员到位。同时,1150份宣传单开始分发到每家每户。

  一大早,新河村的村民们不知不觉之中进入集体隔离状态。有几位年纪大的村民想不通,赶到村民服务中心质问蒋荣和其他村干部:“这么大一个村子,全隔离了,你们怎么保障大家的生活?”

  蒋荣异常平静地回答:“这个您不用担心。与疫情相比,这些困难都好解决。”

  新河村。

  一场群众战“疫”,持续了17天

  整村隔离,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孙端街道和新河村干部只能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改进。

  为了保障村民们的基本医疗需求,村里请退休医生朱国鑫带队组建了一支医疗小组,哪位村民身体不适,就上门看诊;

  为了防止部分村民偷偷出门晾晒,村里组建了一支劝导小分队,定期在村里来回巡查,遇到不遵守规定的便上前劝阻;

  为了做好基础防疫检查,村里组建了由民警、医生、村干部配合协作的三人小组,逐家上门为村民量体温、做登记;

  为了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的垃圾分类和环境保洁工作,村里组建了分类小组和消杀队,每天对村内垃圾进行分类处理,保障环境整洁;

  ……

  居民最关心也是最急需的食材派送问题,街道、村两级联合把关,每天定时“送货上门”。

  孙端街道党政办主任叶扬是后勤保障组的负责人。从1月26日5时起,为了尽快对接物资供应商,他连续拨了无数个电话。

  “有的说体量太大,供应不起;有的说员工放假,人手不足;有的一听是孙端街道,直接就说不愿配送……”叶扬说,整村隔离的第一天早晨,他意识到,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这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但又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早上9时多,足足打了4个多小时电话后,经多方助力,后勤保障组终于谈下了一家愿意负责物料配送的商家。当天,两辆卡车就将物资按时送到。

  “第一天没有经验,大家都手忙脚乱,物资没有打包,只能分散着堆在村口,再由村里负责派送的干部分到每户村民手中。”新河村有7个自然村,比较分散。隔离期内,村干部们推着三轮车和手推车,每户每天按100元的标准派送,有时候一上午分发下来,累得手脚都抬不起来。

  一天又一天过去,村民的思想越来越统一,大家一致决定延长隔离期。2月12日,时隔17天后,新河村迎来了整村隔离的解除日。

  “这17天来,无论是新河村还是孙端街道,都没有新增一个确诊病例,这是所有街道和村干部一日都不松懈的成果。”孙端街道办事处主任胡立钊高兴地说。

  如今,新河村的村民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他们偶尔会在村里散散步,但自觉不聚集。村民告诉记者,虽然整村隔离已经解除,但还是不能麻痹大意,一旦放松,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