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颜春岭垃圾处理厂超负荷 长寿之乡遇环保困境

2019-05-31 21:29 来源: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原标题:颜春岭垃圾处理场超负荷:长寿之乡澄迈遭遇环保困境)

  五月中旬的海南澄迈,热浪奔灼。

  位于澄迈县颜春岭的海口市垃圾填埋场的黑色塑料膜下,1100万吨垃圾在超过40℃的高温下散发出浓烈的腐臭味。200多米外的海口市垃圾焚烧发电厂,两个高耸的烟囱排出滚滚废气。

  2018年10月,澄迈县老城经济开发区(简称老城)居民越来越深陷垃圾处理超负荷的困境之中:设计垃圾日处理能力只有1000吨,如今每天超过1300吨。超载的垃圾越堆越高,让周边居住区臭味弥漫,给这个“长寿之乡”蒙上了阴影。

  当地居民呼吁隔壁海口市禁止向澄迈县倾倒垃圾,要求封存海口市垃圾填埋场,敦促海口市垃圾焚烧发电厂第三期扩建工程停工,还澄迈的绿水青山和碧海蓝天。

  上游新闻记者采访获悉,5月15日,澄迈老城居民收到了生态环境部下发的《关于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项目停止执行具体行政行为通知书》。次日,生态环境部宣布撤销海南省生态环境厅于2018年12月26日作出的《关于批复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项目环境影响报告的函》(琼环函[2018]1661号)。

  然而一切尚未结束。老城居民以及海口市、澄迈县环卫部门都在思考,如果海口市垃圾填埋场封存、焚烧发电厂第三期扩建工程停工,海口市与澄迈县每天近3700吨的生活垃圾将如何处理?是否有更优于扩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处理方案?是否要另选建垃圾处理地点?垃圾围城与居民环保之间的困局亟需求解。

  ▲垃圾山全貌。受访者供图

  “垃圾攻城”

  澄迈位于海南省西北部,相邻海口市。澄迈最为人所知的,是“世界长寿之乡”的称号。与广西巴马类似,这个名头给澄迈带来不少经济效益。

  澄迈县东北部的老城镇约6万本地人口。近十年间慕名前来度假、养生、养老的人越来越多,居住着35-40万外地人口。

  澄迈县风景好,而海口市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发电厂的存在,却让当地居民如鲠在喉。居民告诉记者,澄迈属于省管县,不归海口市管理。但因为历史原因,海口市长期异地到澄迈县倾倒垃圾。

  海口市环境卫生管理局(简称海口环卫局)相关人员对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海口市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发电厂是两个不同的单位,互不隶属。海口市垃圾填埋场是海口市园林环卫局的下属事业单位,垃圾焚烧发电厂则由中电国际新能源海南有限公司负责,两者共同承担海口、澄迈两地垃圾处置任务。

  该工作人员说,垃圾填埋场距海口市中心区40公里,是海口市唯一的生活垃圾填埋场。由于历史原因,海口市垃圾填埋场及焚烧发电厂均座落于澄迈县老城镇颜春岭。

  垃圾填埋场于1998年4月动工兴建,2001年5月建成投入使用,承担着海口市及澄迈县部分地区生活垃圾的处置任务。

  随着海口市与澄迈县人口逐年增加,生活垃圾“爆发式”增多,加剧了垃圾填埋场作业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垃圾填埋场设计处理能力已严重滞后于城市的发展,目前正在超负荷运转状态:设计使用年限为10年,但目前已使用18年;设计处理垃圾能力为1000吨/天,如今处理垃圾约1300吨/天。

  ▲垃圾山上的作业车。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王敏

  2007年4月10日,时任澄迈县委书记的杨思涛提案,要求妥善处置颜春岭垃圾填埋场,改垃圾填埋为焚烧处理,于是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厂一期于2009年开工建设。

  该焚烧发电厂一、二期分别于2011年、2016年投入使用,设计处理垃圾能力为1200吨/天。

  海口市环卫局介绍,目前每天运往颜春岭的垃圾量将近3700吨,其中海口垃圾量3200吨,澄迈县500吨。填埋量为900吨/天,焚烧量约2800吨/天,焚烧发电厂每天超负荷运转,依旧无法满足日益增加的生活垃圾。

  考虑到海口市生活焚烧发电厂一、二期已经投入使用,依然未能满足海口与澄迈日益增长的垃圾处理需求。海口市启动了焚烧发电厂项目第三期,并于2019年1月开工建设。

  5月17日,上游新闻记者来到海口市垃圾填埋场。因其“海拔”高达112米,占地面积1203亩,当地居民将其称之为“垃圾山”。

  记者进入“垃圾山”时正值下午2点,澄迈室外温度高达39℃,地表温度超过40℃。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刺鼻的臭味。通往山顶的路上,随处可见未降解的生活垃圾。越往山顶上走腐臭味愈发浓烈,记者感到胸闷和呼吸困难。

  在高处,记者看到了被黑色塑料膜包裹起来的“垃圾山”全貌,老城的模样也尽收眼底。一辆接一辆的垃圾车来回运输,挖掘机将新运来的垃圾铺平、压实,整座堆高式填埋山体的“海拔”还在不断上涨。

  记者下山时,垃圾焚烧发电厂正好排放废气,烟雾飘出烟囱后向四处散开。

  ▲海口市垃圾焚烧发电厂。受访者供图

  不敢喝的井水

  超载的垃圾,不仅造成“垃圾山”越堆越高,更是给附近的村庄和居民生活带来巨大影响。

  “垃圾山”往南约1.5公里是仲音村。该村村民告诉记者,早些年仲音村民深受“垃圾山”之害,那时候天灰蒙蒙的,一开窗垃圾燃烧产生的飞灰就飘进家里来。近几年情况稍有改善,但晚上还经常闻到不远处的垃圾焚烧的味道。

  此外,村民表示以前大家都喝井水,后来井水有了异味,村民封了水井,用起了自来水。

  村民冯成旭对记者说,有的老人为了省钱,依旧在喝自家打的井水。蟑螂随处可见,这都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现象。

  记者注意到,仲音村现在分两个社区(村民沿用以前“队”的称呼),三队约400人,二队200余人。不论是哪个队,都已经被周边工厂包围:垃圾填埋处理厂、垃圾焚烧发电厂、农药厂、塑料厂、玻璃厂......

  村民们介绍,2015年仅仲音二队就有三位村民死于肺癌,一位村民因支气管扩张伴感染常年不能出门工作,当地医院建议村民在家休养,不能出门接触有害气体。村民怀疑这些病症是污染所致。

  面对日益恶劣的居住环境,仲音二队村民小吴告诉记者,当地村民的土地都已经被征收,现在村民主要收入来源为到周边工厂干活,或者去打工。

  ▲仲音村被封的水井。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王敏

  失望的“候鸟族”

  垃圾山日益膨胀,不仅影响了当地原住民的生活,更影响了从各地到澄迈买房安度晚年的养老“候鸟族”。

  5月20日,记者走进离“垃圾山”最近的藏龙福地小区,该小区与一家农药厂仅一墙之隔。农药厂高大的烟囱冒着烟,农药味和垃圾焚烧的臭味混合在一起,让人难以忍受,小区居民常常门窗紧闭。

  周围其它住宅区情况也并不乐观,家住在冠永·凤凰城小区的郭女士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对面垃圾焚烧厂的烟囱是否在冒烟。郭女士告诉记者,“当我看到两根烟囱冒烟,就赶紧把门窗都关起来。”

  郭女士的老家在湖南,退休之后跟老伴在老城区买了套房子。房地产商宣传澄迈是“长寿之乡”,环境优美宜人。郭女士跟老伴开车在老城区转了足足两天,选中了现在所购买的房子养老。没想到不久后,便得到了垃圾焚烧发电厂第三期将在附近扩建的消息。

  小区居民五月(化名)表示,最初知道澄迈县,是因为她有次开会时桌上摆着一瓶产地为澄迈老城的矿泉水。五月当时很好奇这个地名,上网一查发现澄迈县是“长寿之乡”。五月于2017年2月在澄迈买了房,准备在此养老。

  2018年9月25日,居民从澄迈县政府官网获悉三期扩建环评公示,三期扩建项目依然选址颜春岭。五月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阅读了大量相关资料,最后决定跟居民一起保卫自己生活的环境。

  ▲被叫停的三期扩建工程。受访者供图

  年年整改年年不达标

  2018年10月,老城“候鸟养老族”发起了签名,并寄给了生态环境部、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等多部门。同时前往澄迈县老城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环保局和海南省生态环境环境厅,要求召开群众意见征询会,听取群众意见。

  居民称,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扩建,环评公告时间是2018年9月21日,省生态环保厅环评批复时间为2018年12月26日。而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扩建项目在环评报告没有批复的情况下于同年9月26日动工建设,这是“未批先建”,“我们希望省政府拿出一套比较完善的科学论证,来解决存在我们身边的隐患”。

  据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5月15日发布的《2019年海南省重点排污单位名录》显示,2019年澄迈县24家单位因水、空气、土壤的等排污问题“榜上有名”,其中就包括海口市垃圾填埋场、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这两家单位已连续多年“登上”海南省重点排污名录。

  据海南当地媒体报道,2月19日,海南省生态环境厅约见海口市、澄迈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和中电国际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中电国际新能源海南有限公司)负责人,就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厂垃圾填埋场存在的环境问题亮出“黄牌”,明确整改要求。

  此前,在国务院督导组的督办之下,海口市垃圾填埋场因超标排放还被罚了15万元。

  5月24日,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对海口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及海口市垃圾填埋场存在的环境问题进行整改“回头看”,发现之前存在的问题部分已完成整改,部分问题还在持续整改中。

  ▲垃圾山上未降解的垃圾。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王敏

  规划混乱导致困局

  居民们表示,要解决垃圾围城的困局,只有解决海口往澄迈老城跨境倾倒垃圾、老城经济开发区规划混乱、开发无序,以及垃圾分类不执行问题才是核心。

  5月21日,海口市环卫局副调研员刘波告诉记者,对于当地居民的诉求,他表示充分理解。海口市环卫局也收到环保部门转来的投诉件,并予以反馈,目前海口市正在考虑在其他地方选址建设垃圾综合处理基地。

  海口市环卫局工作人员书面回复上游新闻记者,1998年建设颜春岭垃圾填埋场时,周边是荒山野岭,没有人烟,近几年才开发了房地产,导致周边人口暴涨,居民与垃圾场的距离越来越近。

  居民告诉记者,“既然是工业区,又批了这么多的住宅小区,而且很多的住宅小区是由工业用地变更过来的。房地产开发是否合法?没有人给我们说法。”

  记者就此问题多方联系澄迈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及老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均未得到答复。

  此外,记者按照澄迈县老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环保局工作人员要求,到澄迈县委宣传部留下采访函与采访提纲。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澄迈县相关部门未予以回复。

  尽管澄迈老城镇居民收到了生态环境部宣布撤销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关于批复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项目环境影响报告的函》,并下发《关于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项目停止执行具体行政行为通知书》,但附近居民发现,海口市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项目仍在悄悄进行中。

  持续多年的垃圾围城和居民要环保的博弈,还在继续。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马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