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北盘江翻船事故调查:严重超载与水位突涨

2019-05-25 19:55 来源:上游新闻

  5月23日晚6时30分,贵州省黔西南州贞丰县鲁容乡板绕村北盘江边,从临县望谟远道而来参加板绕村韦家”头七“的28位宾客,在参加完丧礼后,坐上了主人家以300元价格租的一艘渔船,前往北盘江下游望谟县境内换乘汽车回家。

  上游新闻记者在事故现场获得的影像显示,有群众在岸边送别时拍下了28人上船时的身影,这艘平时用来打渔用的小船,面对数倍于核载量的乘客,运行十分吃力。获救乘客王超(化名)回忆,自己曾经同船主抗议过船舶超载不能再上人了,但船主表示“再上几个没问题”。

  开船之后不久,这个核载3人但严重超载26人的小船侧翻在北盘江里。

  截至5月25日下午6时30分,距离此次事故发生已整整48个小时,已造成10人死亡,仍有3人失联,16名乘客幸免于难。上游新闻记者在现场走访发现,事发地北盘江坝油段位于董箐电站与龙滩电站之间,属于龙滩电站的库区,目前处于低水位期,水位只有约2米左右。

  驾驶渔船的船主蒙某有着多年的跑船经历,事发江段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悲剧的发生也被指与突然变化的水位有关。

  一艘平时用于渔业生产的“乡镇自用船”,为何会变成酿造十余人死伤的严重超载的客船,这也成了当地人心中最大的谜团。

  5月24日,贵州贞丰县发生侧翻事故的渔船被拖到了岸边。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除标注外)

  28人参加“头七”遭遇不幸

  5月23日事故发生后,社交网络上流传了两段拍摄于事故发生前的视频,准载3人的渔船挤满了乘客,正在向河流的中央驶去。视频拍摄结束后,这艘渔船随即发生了侧翻。

  事发当晚11点左右,获救的6名伤者被送到贞丰县人民医院,在经过了一夜的观察治疗以后,他们的病情有所稳定,并于下午出院回家。5月24日早,伤者在病床上接受央视采访时,面对记者“事发时情况如何”的提问,伤者仅仅表示,“只知道船沉了,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距离事发现场不远处,便是出事船只船主蒙某的家,大门紧闭。根据官方通报,船主蒙某在事发当时获救,随后被贞丰警方控制。

  村民们介绍说,蒙某今年50多岁了,已经在北盘江上跑船了近30年,“他对水文情况应该十分了解”。

  5月24日上午,现场救援人员将出事的渔船从江中拉到了岸边,彻底对船舱进行了检查,确保船中没有人员。上游新闻记者在搜救现场注意到,有民警正在对出事船舶船体进行拍照取证,潜水员也在船只周围进行搜索。船舱内发现的船员服务簿显示,其主人具有货船操作资质。

  涉事渔船出发时共载了28名乘客,都是北盘江下游的望谟县乐元稹人,当天他们是到鲁容乡前来参加一个亲友的“头七”。在村子里,上游新闻记者找到了举办”头七“法会的韦家人,他们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当天他们找到了船主蒙某提出了包船的需求,最终以300元的价格成交,“船主名下有客船也有渔船,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天用的是渔船”。

  韦家人介绍,白天举办了仪式吃了饭之后,便将亲友们送到了码头,之后便离开了,事发时的情况具体也不清楚。对于因为自己家的事造成了如此大的悲剧,他们也感到十分的抱歉。

  事发前画面显示,船只严重超载。 图片源于网络

  乘客曾提出超载疑问

  王超(化名)和妻子一起参加了韦家的丧事,在返家的过程中遭遇不幸。王超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虽然不会游泳,但在落水后拼命挣扎,侥幸逃过一劫,妻子至今仍然没有下落,他懊悔自己不会游泳,“要是我能拉她一把,我们两个肯定都活了。”

  王超获救后被送往了贞丰县城的医院接受观察治疗,经过一夜的休整,他的情况好了很多。王超对上游新闻记者说,当天参加了韦家的丧葬仪式后,一共有近50人坐船回望谟县,在他所乘坐这趟船之前,渔船就已运载近30人跑了一趟相同的线路,“没想到第二次就出事了”。

  王超对上游新闻记者回忆称,他在上船之后发现所有的人都挤在甲板上不愿意到船舱中去。渔船在驶离码头后,又回到了码头装载了多名乘客,王超对船主蒙某表示,“船这么小,还超载这么厉害,不怕出事呀”。船主蒙某则回应“没有问题”。

  鲁容乡当地流传称,5月23日下午,北盘江上的董箐水库曾开闸放水导致事发江段水位有所上涨,水情的变化直接导致了此次事故。事发前上游水库开闸放水的说法得到了王超的证实。王超说渔船在驶离码头后不久,遇到了一处转弯,但不知道为何渔船突然发生了急转弯,随即整个船便翻倒在了北盘江中,船上所有的人都落了水。

  落水之后的王超,清晰的看到了北盘江江底,但是无法触及。因为不会游泳,王超只能用力的挣扎,“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岸边”。在和上游新闻记者交流时,王超一直在后悔没能拉妻子一把。

  针对网络上“村民们坐船为何不坐车”的疑问,王超解释说,船上的人大多是来自于望谟县乐元镇里好村,如果是走陆路的话,需要绕行贞丰县城,路程超过了200公里,耗时则约有4个小时。如果从板绕村出发坐船到下游的乐元码头再换乘汽车到村里,只需要1个小时左右。节约了近3个小时,这也是村民们选择坐船的原因。

  北盘江上的搜救现场。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根据贞丰县官方公布的信息,事发后当地政府立即组织武警、消防、医疗等力量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救援,贵州省消防救援部门共调派97名指战员、潜水员携带14套潜水装备、2台水下机器人以及5艘橡皮艇赶赴现场处置。

  5月24日,上游新闻记者从高速下来之后发现,到达事故现场还有近20公里的县道,由于道路正在施工,这给救援力量到达现场增加了不少的难度。

  对于部分媒体报道的事发河段“水深30米”一说,当地海事部门说,此次渔船翻船事故现场位于北盘江的中下游段,属于龙滩水利枢纽的库区,北盘江贞丰县段全年都适宜航行,但因上下游的董箐、龙滩两个电站对水流量的调节,事发江段的水位并不高。

  贵州省黔西南州救护队的救援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们是23日晚约10点赶到的事故现场,到达后对现场的情况进行了初步评估,出于对搜救人员安全的考虑,救援队伍待天亮后投入了水下机器人等装备。现场搜救人员表示,他们最远到达了事故下游30公里处进行了搜救。

  救援人员陈亮(化名)和伙伴5月23日晚11点左右赶到了事故现场进行救援工作。陈亮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当天在事故发生地下游约200米处发现了一名遇难的男性青年,遇难者沉到了北盘江江底,卡在石头缝中,潜水员花费很大气力才将遇难者打捞上岸。

  搜救人员还在北盘江下游的回水湾里以及北盘江望谟县境内,分别发现了两名遇难者的遗体。上游新闻记者对比官方公布的数据,5月24日当天的搜救中,搜救队伍一共发现了5名遇难者的遗体。

  陈亮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此次救援的有利因素在于事发河段的水位普遍不深,能见度能达到约7米左右,搜救人员能够进行目视搜索。河水水温维持在约20度左右,搜救人员可以长时间进行作业。

  陈亮也表示,同样因为是水位低,搜救队员搭乘的橡皮艇在出入部分河段时,也面临着较大的困难,对于部分点位的搜救增加了不少难度,24日的搜救中不得不在河流两岸徒步进行搜索。除此之外,在下游支流汇入后,北盘江水质变得浑浊起来了,这也给搜救范围扩大之后带来了困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指挥部提出的要求”。

  遇难者家属现场祭奠。

  出事前水位突然升高

  贞丰县地方海事处处长岑绚国表示,根据海事部门初步了解,出事时驾驶该船舶的就是船主蒙某本人,他拥有相关的驾驶证件,出事的船舶属农户生产生活自用船,准载仅3人,但事发时已超载26人,“不仅超载违法,而且改变用途运人涉嫌非法经营。”

  贞丰县地方海事处资料显示,事发流域属于龙滩水库的库区,是四级航道,“不仅客船能开,一千吨的船都可以开进来”。但目前北盘江处于低水位期,库区是自然航道,应是禁航的状态,“河道是原始河道,没有渠化过,有暗礁等存在。”

  岑绚国证实了幸存者王超“23日下午上游水库曾加大下泄流量”的说法,船主在熟悉河道的情况下,突然升高的水位很有可能导致了此次事故,“水小突然变得水大,4台机组就是800个单位流量,有些暗流、暗礁的位置就发生了变化,可能和这个有关系。”

  岑绚国表示,从23日傍晚接报后赶到现场开始,他就一直在现场进行搜救工作,但没见过船主本人,对于事发时情况还没有了解。由于出事船只属于“乡镇自用船舶”,监管的主要责任是在属地的乡镇有关部门,贞丰县地方海事处主要作为行业主管部门领导相关的工作进行,他还表示当地一直对超载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处理。

  周围村民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当地民众有乘船出行的习惯,“坐船到下游的望谟县乐元赶场,很方便很近,开车走陆路的话要几个小时,坐船只要一个小时就到了”。

  近年来,当地已经没有了固定的客船行驶,只有私人拥有的客船在赶场日等进行运营,“费用也便宜,10元钱一个来回”。随着公路交通的快速发展,当地的水运交通已大不如前,甚至有些船舶已经废弃,“现在已经没有客运船了,只在有事时,村民用自己的渔船偶尔接人渡河。”

  关于此次事故的原因,当地官方尚未发布相关的信息,目前失联的3人仍未寻获。

  5月24日,贵州省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安全生产工作,贵州省委、省政府要求,深刻调查事故原因,严肃追究责任。同时要求各地各有关部门要深刻吸取事故教训,迅速开展水上交通大排查大整治,加大监管执法的力度,积极推进联合执法,实行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更加细致扎实地做好安全生产各项工作,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故。

  (原标题:贵州北盘江翻船事故调查:严重超载与水位突涨)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