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万人在“滨海大宗”炒邮票被骗 幕后操控者“浙江华恩”非法获利10多亿元

2018-01-13 14:07 来源:都市快报

  

  抓捕现场 警方供图

  金华警方破获全国首例邮币卡特大诈骗案

  被抓近400人,每人分工合演“大戏”

  1月11日,河北滨海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下称“滨海大宗”)官网再次发布停业整顿的通知——从1月1日至今,它已发布10次停业整顿的通知。如果从2017年1月20日算起,该交易市场发布停业整顿的公告,至今已近一年。

  该市场的停业整顿,缘起千里之外的浙江金华警方破获的一桩特大诈骗案。其幕后操控者为“滨海大宗”的会员公司浙江华恩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华恩”)。此案,近400人被抓,涉案资金高达10多亿元。

  这也是全国首例打击邮币卡诈骗的成功案例。目前,此案进入正式公诉阶段。

  几家奇怪的公司

  事情最早要从金华江南警方发现的一条线索说起。

  李女士遇到一个网友,带着她认识了一个昵称为“队长”的炒邮票导师,导师跟李女士讲了几个来回,李女士在河北邮币卡交易中心开了一个交易账户,开始在网上买卖邮票。

  刚开始,李女士买的邮票是涨了,但李女士想收手出场时,导师跟她说可以继续持有还会涨,有一次李女士执意想取钱,但平台突然崩溃了,等平台恢复后就开始跌了。

  李女士越来越觉得自己被骗。金华江南警方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

  金华市区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公司。

  一幢写字楼里有三层都被人租走了,每一层都有四五十号人,每层都隔成了格子间,看起来像新兴的网络公司,但这些公司却没有像一般公司一样在醒目处挂公司名称的牌匾。

  与此同时,警方还发现在义乌、宁波都有类似情况。

  调查发现,这些写字楼里员工的工资奖金都是一家叫“浙江华恩”的公司发的,其注册地在义乌。

  从调查看,“浙江华恩”出手很大,花了七八千万元买下了义乌一块地,设立了总部,经营规模很大,投资诸多,还入股了某著名集团。

  2016年12月29日,金华市公安局统一调度江南、金东、义乌、东阳警方,并联手舟山普陀警方,共抓获400人,他们都是“浙江华恩”的员工。12月30日,警方顺藤摸瓜,冻结了“滨海大宗”银行账户10多亿元资金。

  股票群里一半是“水军”

  为理清案子的脉络,最早介入的金华江南警方下了不少功夫。江南刑侦大队民警专门去请教专家,画了一张张k线图,并把各种账目脉络理清,从而发现线索。

  “真是布长线钓大鱼的骗局!”时任金华江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侵财中队中队长王亮说。

  “浙江华恩”共在浙江设立了6个营业部,营业部又下设4至6个战队,每个战队里有七八个业务员,设一名组长和一名副组长。战队相互之间是竞争关系,定期公布业绩。

  在这个犯罪脉络里,各方角色粉墨登场。

  先来说最基层的业务员。业务员先是加入到各种炒股票QQ群,潜伏在里面,物色目标,然后建个新群。

  很多股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加入。接下来,业务员战队的小组长出场了。他们会在群里讲一些炒股票的经验,这些经验,都是从网上抄来的。

  实际上,这个新的群里有很多是托,差不多是“100个人里有一半都是自己业务员扮的”。

  业务员换上各种马甲,扮演各种角色,有的冒充自己也是刚被拉进来的新人,有的是扮演已经炒股获利的股民。每天会有“托”上来说,“老师你讲得真准,我昨天这只股票涨了!”。

  “也有人炒股票真的赚钱了,但这些都不是骗子最后的目的”,金华江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娄超说。

  过十多天后,群里扮演老师的组长就会说,自己这些经验都来自一位大师的点拨,他会介绍大家去某直播间,去听真正的专家老师讲课。

  直播间里,“大师”撤回走势图

  就这样,炒邮票的“小白”们又挤进了直播间,关键人物“大师”出场了。

  专案组民警介绍,就跟一些电视节目一样,直播间里的画面上是k线图,所谓的“大师”用语音讲解,每天早中晚都会开课,每堂课上2个小时。

  直播间里,“托儿”依然多过诈骗对象。

  这时,业务员又换上各种新马甲,充当“水军”。有的说自己也是刚进来听的,有的则会在底下赞叹:老师讲得真好!还有的扮赚了钱的,有的则扮亏了钱的……

  两个多星期后,突然某天,屏幕上会跳出一张不是股票的走势图,过一会,图片被撤回了,“大师”说自己是不小心发错了。

  第二天又是如此,“大师”又说自己不小心发错了,是自己私下在看的一种走势图,还语重心长地说:“这个你们玩不来的,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才可以玩的”。

  当有人好奇地在直播间里问这到底是什么时,“大师”就会透露它是邮票走势图。不过他不再多讲,留足悬念。

  再过几天,“大师”说自己对股市失去信心了,让大家跟着他去炒邮票,甚至还夸下海口说,你们该贷款的就去贷款,该卖房的就赶紧卖了,把钱都拿出来跟我做,一定保证赚钱的,“托”们又是一片捧场。

  “假设直播间里100个人,60个人是托,剩下的40个人里面总有人会心动。”金华江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余华说。

  买断邮票做庄家

  接下来,会有一个战队“副组长”扮演的客服,出面教大家怎么注册怎么使用交易账户,所注册的平台就是河北滨海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交易平台。

  等“小白”陆续进场,“大师”就出面告诉大家,跟他买哪张邮票。刚一开始,邮票连续几天涨停板。

  余华介绍,在大家进仓买邮票前,也就是前面布局的同时,这只邮票的交易价格已经被拉升到远远高于邮票面值,如某题材的邮票一版连票,面值30元,“滨海大宗”有30万张的存量,“浙江华恩”就买断这一品种邮票。“浙江华恩”再拿出其中5万张,自己暗箱操作(按照交易平台设限,每天交易品种的涨跌幅不能超过10%),“浙江华恩”自己卖自己买,每天涨停,最终把邮票价格拉升到300元一张,成了他们在受害人身上骗到的第一桶金。”

  浙江华恩是坐拥25万张邮票的大庄家,哪怕小白们全部拥有5万张,也始终玩不过庄家,庄家想涨就涨,想跌就跌。

  据调查,截至案发前,“浙江华恩”前后在河北滨海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花了900万元,买断了13个品种的邮票。

  注定赔光的结局

  “大师”推荐的邮票,开始几天会涨一点,如果他说第二天会跌,也真的会跌。几次下来,“小白”们都已深信不疑,当把手上所有资金都放进去时,邮票开始跌了!

  这时,“大师”会借口政策调整等,让大家补仓。

  当然,也有开始赚了一些钱后迅速离场的,但对“浙江华恩”来说毫发无损。因为所有的钱都在盘里,赚的是亏钱人的钱,而所有进场的人都是高位进仓,已经被“浙江华恩”割了第一茬“韭菜”。

  从调查看,很多“小白”是在400多元一张邮票的超高位进场,最后跌到了七八十元,心灰意冷离开直播间。

  当然,也会有人亏损后在直播间质疑“大师”,一旦如此,就会瞬间被踢出直播间,或者由业务员发“水军帖”,把质疑“沉下去”。

  而“大师”的课开始逐步减少,到最后,他会很无奈地说“既然大家不信任我,我就不来讲课了”,随后真的消失。

  然后,新的一拨受骗者被拉进直播间,“大师”又改了名字,再次出现。

  “浙江华恩”还设立了专门的系统,对新拉来的人的身份逐一审核,一旦发现是以前的“残余分子”,立刻踢出。

  每个操盘手上的银行卡密码都在保险箱

  抓获的诈骗团伙成员中,共有11个操盘手,分两个小组,操盘手根据指令,做与受骗人反向的操作。

  涨还是跌,他们都得听讲师团队队长张某的。张某30多岁,戴眼镜,长相斯文,像个学者。

  在直播间讲课的“大师”,是骗局里的“讲师”角色。抓获12个讲师,队长是张某。

  张某每天根据盘面走势,大盘行情涨或跌到什么程度,都由他控制。“300元进场,一直拉到700元一张,看看资金都进来了,就开始跌,跌到底了,再往回拉升一点”,专案组民警说。

  有时,他还会让操盘手故意导致平台崩溃,让大家取不出钱来。

  被榨干的进场资金,最后都进了“操盘手”的账户,每个操盘手上有很多银行卡,但密码都被锁进了保险箱,而保险箱只有“浙江华恩”的老板符某才能打开。

  在这条犯罪利益链中,基层的业务员除了2000元底薪,还能按进场资金的1%提成作为奖金。

  每次当有资金进场,稳住受害人进场资金后,业务员就可以拿到提成。

  普通讲师和操盘手都是拿固定工资,而张某到案发前,已拿到300多万元的“奖金”。

  从调查情况看,“浙江华恩”此次出事前已经开始打算转行做茶叶交易了。幕后老板符某是海南人,之前做过白银交易,后来才开始慢慢改做邮票。

  “浙江华恩”把15000多人拉进了炒邮票骗局,从中非法获利10多亿元,被用于投资诸如电影、酒业等方面,还花了七八千万元买了义乌一块地,并在山西太原、内蒙古等地注册了多家“空壳”公司,主要是为了争取到“滨海大宗”交易平台的各种注册的号码段,他们公司的员工也注册在其中,这样一来,被蒙骗进场的“小白”会看到不断有人进场……

  邮币卡交易是新型诈骗

  余华分析,此案中,邮币卡(邮票、纪念币、纪念卡)交易的本质,是一种新型诈骗手段。

  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滨海大宗”有2000家会员公司,但大部分公司和“浙江华恩”一样,都是空壳公司。

  在破获这起大案的基础上,2017年7月,公安部牵头成立7.19滨海大宗邮币卡诈骗案专案组,全国警方联手出击,联合打击。

  “滨海大宗”又称河北邮币卡交易中心,2015年清整部际联席会议对全国贵金属、原油现货交易发起新一轮整治后,它于当年10月开始转型交易邮币卡,并且后来居上,一度以单日20亿元左右的成交金额位居全国邮币卡电子盘首位。

  到去年停盘整顿前,“滨海大宗”共上线了近300只邮票和纪念币,至今依然还在整顿期间。现在还有网友不断发新帖,说自己被人拉到该市场交易邮票,最后钱没了。

  截至2017年底,各地邮币卡电子交易平台约有120家。监管部门说,现在,邮币卡交易的发售模式与证券发行上市类似,但是产品上市数量极少,且大多封闭运行,藏品实物托管的真实性存疑。交易品种经平台封闭交易和人为炒作,价格严重脱离实际,实物交收比例不高。这些暗中操纵价格、买断邮票、庄家与散户对弈等行为都是违法犯罪行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何春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