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兄弟曾被毒蜂刺到晕厥 如今却靠驯蜂年入百万

2017-10-24 13:56 来源:成都商报

  你听说过“飙蜂子”吗?

  捉一只野蜂拴上红线,然后追着这只野蜂,找到它的蜂巢,将蜂巢“收割”,拿走蜂蛹或取走蜂蜜……这是乡村里少年们的游戏。不过宜宾县有对“追蜂少年”从这种恶作剧般的“打野”活动中找到灵感,把野蜂收回家进行驯化,培植蜂王和职蜂,帮野蜂建巢,做起了养蜂生意,今年已经赚到了100多万。

  宜宾县喜捷镇的洪峰、洪伟是一对20出头的亲兄弟,两兄弟最高学历是职中,从小贪玩,从记事起不是捉泥鳅黄鳝,就是追捉山上的野蜂。在所有并不被任何人看好的爱好里,兄弟俩最喜欢的是“飙蜂子”,被当地人笑称“追蜂少年”。自2013年起,兄弟俩尝试将野蜂收回家进行驯化,并帮助野蜂建巢,经过多次尝试后,兄弟俩建起了养蜂专业合作社,养殖胡蜂和蜜蜂等,年产值 (不含政府补贴)超过300万元,纯利润超150万。

  ▲弟弟洪伟

  ▲哥哥洪峰

玩蜂:拴红线追,只为取蜂

  “飙蜂子”是流行于四川农村地区的农闲“游戏”,不论是少年还是成年人,都乐此不疲。每年到农历九月后,野外的胡蜂、土蜂蜂巢里,密密麻麻的全是成熟的蜂蛹。如果没有外力干涉和破坏,蜂蛹将很快变成勤劳的职蜂,承担起整个蜂群的野外觅食和筑巢。

  无论是胡蜂还是黄蜂,都生活、筑巢在野外山林或较高的建筑物上,取之较为困难。尤其是野外,山高林密,一个小小的蜂巢很不易被发现。人们根据野蜂的习性,发明了“飙蜂子”的办法:捉一只外出觅食或打浆的职蜂,在它们腿上拴上红线,然后跟着红线追,最终找到蜂巢,取而食之。

  洪峰、洪伟两兄弟在十六七岁时,不是抓泥鳅黄鳝就是“飙蜂子”。洪峰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少年的玩劣天性,总让他们坐不住。到了秋天蜂蛹成熟时,他们看到有人在山林间“飙蜂子”感觉特别刺激,两兄弟便学着别人找来红线拴在野蜂腿上,然后追着跑找到蜂巢,用火将发疯的职蜂驱散,摘巢取蛹。

  “我们当时看到别人‘飙蜂子’好像很容易,但自己做起来发现很困难。”洪峰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首先是捉不到目标蜂,摸索了好几天,才发现职蜂会在山林中找虫子吃,或者在青纲树、芭蕉树上打浆回去筑巢。刚开始用手去捉,结果根本捉不住蜂子;后来用网,网住一只寸多长的虎头蜂。

  “就在我捉住它准备拴绳时,它把毒刺刺进我的肉里。”洪伟回忆,一瞬间天旋地转,人晕了十几分钟才醒来。回家后,洪峰忍着巨痛装得若无其事,兄弟俩谁也不敢告诉父母。

  追蜂:追着追着,追出点子

  被蜇了两三次后,兄弟俩终于摸索出“飙蜂子”的经验。“我们捉了蜻蜓之类的昆虫诱捕成蜂,将食物放在红线做成的圈套内,它来吃食物,我们抓住红线两端轻轻一拉,就套在它屁股上。”洪峰说,被打上记号的蜂子可能混然不觉,它会在傍晚时飞回自己的巢穴。洪峰和洪伟着跟着追,找到蜂巢后再想办法摘取。“蜂子在天上飞,没有任何障碍。但我们在地上,只能见山爬山、遇水涉水。”洪伟告诉记者,很多时候追着追着蜂子就不见了。

  “飙蜂子”的第一年,兄弟俩一共收获了五个蜂巢,卖了7000多块钱,可谓“无本万利”。当时的洪峰刚刚从某职中毕业,在父亲的安排下摆摊做生意,专门销售畜兽药。但洪峰觉得每天守摊子很无聊,而“飙蜂子”不但好玩还能挣钱,洪峰便不顾父亲的反对,开始把心思全部花在“飙蜂子”上。“那时候一公斤蜂蛹可以卖150元左右。”

  两三年后,洪峰看到当地农村有人养蜜蜂,这些蜜蜂本来在野外,养蜂人捣毁它们的巢穴捉了蜂王关在蜂箱里,于是蜜蜂就在蜂箱安营扎寨,成了养蜂人的“制蜜机”。“蜜蜂可以养,胡蜂为什么不可以呢?”洪峰一边琢磨此事,一边取蜂巢时有意捉了蜂王。可是很快冬天来了,兄弟俩好不容易捉回的蜂王没法过冬,被冷死了。

  驯蜂:被野蜂蛰,多次失败

  洪峰的父亲洪林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生意人,他虽然不要求儿子们一定要读多少书,但至少要有一技傍生以维持生活。当父母发现洪峰兄弟放着好端端的生意不做,整天跑山“飙蜂子”后,非常反对。洪峰至今记得父亲的话:“野蜂子怎么养得家?我看你两兄弟是疯了吧!”

  洪伟说,好在父亲并不强迫他们。又一次洪峰路过邻居家,发现邻居劈开的老柴疙瘩里,居然有像地道一样细细小小的通道,里面躺着冬眠的虎头蜂。“这个意外发现让我灵光一闪,自己找来工具钻木头,给过冬的蜂王们建起一个个巢穴。”

  有了过冬的巢穴,从野外捉回的蜂王终于不会被冻死,但仍有一部分技术问题解决不了,养着的野蜂营养跟不上,产量也比较低。养蜂的第一年,兄弟俩投入九万多元现金,到头来几乎是血本无归。后来,洪峰从电视上看到云南有个养蜂人,养殖胡蜂很多年,技术很成熟,兄弟俩瞒着家人,和冯天宇、黄桃等几个朋友远赴云南“取经”。回来后解决了蜂王喂食,补充营养液,增加温度过冬等问题。

  通过慢慢摸索,洪峰兄弟发现,野蜂虽然性情凶猛,但如果不是人为激怒,它们也不会主动攻击人。而一窝蜂,只要把蜂王驯服,成百上千的职蜂都服从于蜂王。蜂王在哪里,职蜂们就在哪安家筑巢。问题是蜂王并不那么温驯,要把养蜂做成产业,光靠一两只蜂王也不成气候,得有更多蜂王。蜂王的作用在于产卵成蛹,就必须有公蜂进行交配。而发情期的蜂王,性情变得更加暴躁凶猛,经常在洪峰兄弟俩身上扎刺放毒。“最多的时候,洪伟身上被扎八次大包。”黄桃告诉记者。

  卖蜂:卖蜂卖蛹,年入百万

  解决了驯化、喂食、过冬和繁殖等一系列问题后,洪峰兄弟俩和另外三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于2013年成立了胡蜂养殖场,开始成批量、大规模养胡蜂、蜜蜂等蜂种,在宜宾县喜捷、柳嘉等镇养蜂。“胡蜂是野蜂,虽经驯化,也不能像养猪一样集中养在一起。”洪峰告诉记者,胡蜂生活在野外,人工养殖同样难以彻底消灭它们的野性,因此在人为控制之下依然要在野外养。

  “野蜂都有各自不同的领地,养近了就要打架。”洪峰告诉记者,有的蜂巢可以很近,几米十几米都行,蜂王都在巢内,职蜂在野外各行其事,晚上归巢睡觉。但像虎头蜂之类的大型野蜂,其势力范围达到方圆五公里,这就给养殖带来难度。为了解决此问题,洪峰发动所有亲戚,在各家各户房前屋后的山林中挂养。

  据黄桃介绍,野蜂身上浑身是“宝”:蜂巢是职蜂咬化树皮一点一点建成,可以煎汤泡脚;蜂蛹每公斤可以卖到近300元。

  据洪峰的合伙人冯天宇介绍,今年蜂场投入110余万元,产值将超过300万元,纯利润将在150万元以上。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宜宾县畜牧水产局饲料兽药股副股长雷贤华处了解到,胡蜂养殖利润较高,洪峰兄弟所提供的产值、利润属实。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邵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