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抹黑”腾格里沙漠

2019-11-14 07:35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 尹海月

  编辑 | 陈卓 从玉华

  那些黑色的液体埋得不算深,有人说,用棍子轻轻一戳,它们就能从黄色的沙土地里流出来。官方通报显示,最浅的地方距离地面只有20厘米。

  但是,直到14年后,这些秘密才终于被翻开。近日,有环保志愿者曝光,腾格里沙漠边缘出现大面积污染物,11月10日,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人民政府网站发布通报显示,污染场地系1998年-2004年宁夏美利纸业集团环保节能有限公司(简称“美利环保”)将美利纸业产生的部分造纸黑液倾倒所致。目前,宁夏和生态环境部也分别成立工作组赶赴中卫市,调查督促污染整改工作。

  地下埋的黑液。尹海月/摄

  倾倒地位于宁夏中卫紧邻沙坡头国家自然保护区的美利林区。据官方通报,在美利林区共发现14块污染场地,总面积约12万平方米。尽管林区内人烟稀少,但在其中居住和工作过的人仍感受到黑液的威力:林区内一位居住25年的住户称,2004年,家里种了3年的74亩苹果树被黑液泡死,“路上都是臭水。”负责林区治安工作的李大庆(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他听说此前陆续有黄羊因陷入到被污染的沙地中而死。

  11月11日,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清挖现场发现,倾倒点已被清理组挖到几米深,仍有黑色液体从地下渗出。这些液体气味刺鼻,闻后让人有呕吐感。

  11月11日,宁夏中卫美利林业沙漠污染现场,大型挖掘机在现场进行挖掘清理。尹海月/摄

  自称在美利环保担任过环保车间主任的王强(化名)告诉记者,曾有职工被黑液烫到,下半身失去知觉。

  这些刺鼻的黑液最终却流入林区,渗入沙漠。王强说,此举在当时广为人知。按照正常流程,黑液应进入到美利环保的回收池中进行处理,但他那时的工作恰恰是防止黑液流入回收池。

  王强见过那些倾倒黑液的一辆辆油罐车进入林区,“二三十辆车,晚上排队拉。”倾倒点为当时美利纸业为建林修路而挖的大坑。

  作为美利纸业下属子公司的一名司机,李大志(化名)在2004年频繁开车进入那片林区。根据官方通报,那是最后一年排放黑液。李大志每天的工作是拉着挖土机去林区挖坑修路,同在沙漠里的还有一辆辆拉黑液的罐车。他眼见黑液被倒进松软沙土。如今回想起来他还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感慨,“真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当时,他没有戴口罩,也不记得有什么味道,只看见白天黑夜很多车辆在沙漠里来来回回。

  11月11日,航拍清污现场堆放的被清出的污染物。尹海月/摄

  据李大庆回忆,有些黑液被直接浇入沙土,使道路硬化,以降低建林修路的成本,供车辆驶过。随着速生林建成,黑液又混合黄河水,被抽调到山上,用以灌溉林区。记者在现场发现,在临近污染处的道路上,黑色物质混于土中,肉眼可见。

  后来,李大庆带着环保志愿者到此查看,林区内12万平方米的污染才被人发现。

  记者发现,14块污染场地分布于美利林区西角。这里距市区16.5公里,村庄距离此处较远。按行政区域划分,排污地属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区域。

  有媒体评论称,这意味着,企业其实深谙环保执法跨区难的现状,靠着种种伎俩规避监管。

  在被发现有排污问题之前,美利纸业在当地被视为能带来希望的单位。一位已居住40多年的村民看来,造纸厂提供就业机会之余,造纸厂还会回收稻草,给农民钱。

  鼎盛时期,美丽纸业的员工数量有1.7万名,王强记得那时月工资800块,找个对象都很容易。

  彼时,被誉为“把造林、治沙、扶贫结合起来”的“林纸一体化”工程还饱受赞誉,时任董事长刘崇喜提出,从2001年始,用5年时间投资40亿元,营造50万亩速生杨木林基地,建设年产30万吨制浆生产线,年产41万吨造纸生产线。

  两年后,300多台推土机在两个多月时间里推平了千余座大小沙丘,开始营建速生林,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路在沙漠中排列开来。

  全市投入到这场建林运动中。老员工朱全明回忆,当时每个职工至少分到200株树苗,在春季一个月内播种完。速生林防风固沙明显,以前,沙漠就在县城边上,速生林将沙漠逼退了数公里,“我们对这片林子情有独钟。”朱全明说。

  然而,速生林用水量巨大,朱全明告诉记者,栽种速生林成本过高,企业面临资金锻炼,如今的速生林已不允许采伐,“速生杨的寿命就十年,不采伐,它就开始慢慢死亡。”

  记者在现场发现,林区内不少速生杨已变得矮小、枯萎。十几年前,这片林区帮助中卫人抵御风沙,十几年后,这里因污染问题、过高的栽种成本再次面临何去何从的命运。

  10月21日,中卫市生态环境局对进行黑液排放的美利环保正式立案调查。

  然而,十几年来,产生黑液的美利纸业几经变更。2006 年10 月,美利纸业更名为中冶美利纸业集团有限公司。2009 年 8 月,中冶美利纸业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纸集团”)。2013 年 2 月,中纸集团被划转至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5年2月,美利纸业制浆生产线永久关闭,该公司再未产生过造纸黑液。

  马小林称,目前正在调查当时哪些人参与到黑液排放中,但由于时间久远,好多人已退休,“有些历史也说不太清。”

  此外,对美利环保参股40%的美利云也面临争议。对此,美利云官方通报称,美利云于2006 年 6 月参股美利环保,美利环保涉嫌环境违法行为则发生在公司参股之前。

  针对此次污染事件相关企业的责任划分问题,中卫市生态环境局局长赵凤山称,最终结论仍在调查中。

  截至11月10日,该污染场地共清挖固体废物52700吨袋,均用带防渗内衬吨袋临时规范堆存。现场一辆挖土机的施工人员告诉记者,已在这里清理十几天,为了防止刺鼻的黑液对身体的损害,公司为其配备了颗粒物防护口罩。

  11月11日,航拍清污现场堆放的污染物。尹海月/摄

  对于黑液排放带来的污染问题,沈阳化工大学退休教授、环保志愿者李庆禄接受记者采访称,造纸业带来的环境污染、地下水污染最为严重,造纸废液是复杂的有机化合物,在土壤内部进行有机化学反应,产生的环境激素将对当地生物性造成破坏。

  此前,生态环境部工作组现场调查督促污染整改工作。第三方环境治理公司北京博诚立新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具了《应急处置工作的指导意见》,对现场黑色粘稠物质样品进行采集,送往上海等地检测。

  现场技术人员介绍,经对现场污染物的ph值、氰化物、重金属、挥发性有机物等取样检测,检出苯酚等有毒物质,初步判断为一般性污染物,最终结果待检测全部完成后确定。

  马小林告诉记者,目前的清理处置工作已花费400多万元,全部清理完还需要十几天的时间。下一步将等待第三方检测结果,确认是否对地下水造成污染,制定进一步治理方案,“估计这一次为历史会付出惨重的代价。”马小林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