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 如果你月入1万很可能不用缴税

2018-10-22 06:32 来源:北京时间

  (北京时间记者 王兴悦 报道)个税改革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今年的个税改革是自1980年个税法出台以来第7次大修,力度空前。继2018年10月1日个税起征点从3500元提高至5000元/月之后,10月20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网站又公布了《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办法》将于2019年1月1日起实施。

  根据《办法》,再过两个多月,除养老、医疗、失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即“三险一金”)等已实施的专项扣除外,纳税人将由于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住房租金,以及赡养老人等实际状况,享受专项附加扣除的个税优惠。

  “专项附加税扣除”是什么?怎么理解?

  很多人以为,专项附加税扣除就是直接减免个税,其实不然。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在接受北京时间记者采访时说,它指的是在计算综合所得应纳税额时,除了起征点和“三险一金”等专项扣除外,还允许额外扣除的项目。举例来说,住房贷款扣除1000,不是减少1000的税,而是在5000起征点上再提高1000。

  具体而言,《办法》征求意见稿是这样描述的:

  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是指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和赡养老人等6项专项附加扣除。

  第一项:子女教育每月1000元

  纳税人的子女接受学前教育和学历教育的按照每个子女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的标准定额扣除。

  解读:学前教育包括年满3岁至小学入学前教育。学历教育包括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高等教育(大学专科、大学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教育)。

  子女的父母等法定监护人可分别按每孩每月500元扣除,也可由一方按每孩每月1000元扣除。

  第二项:继续教育每月400

  纳税人接受学历继续教育的支出,在学历教育期间按照每年4800元(每月400元)定额扣除。纳税人接受技能人员职业资格继续教育、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继续教育支出,在取得相关证书的年度,按照每年3600元定额扣除。

  解读:同一学历教育支出可以由其父母按照子女教育支出扣除,也可以由本人按照继续教育支出扣除,但不得同时扣除。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甘犁分析称:“接受民办教育和在境外教育的支出实际也统一纳入扣除范围。对于二胎家庭,扣除额将翻倍。”

  第三项:大病医疗每年1.5万起,限额6万

  一个纳税年度内,在社会医疗保险管理信息系统记录的(包括医保目录范围内的自付部分和医保目录范围外的自费部分)由个人负担超过15000元的医药费用支出部分,为大病医疗支出,可以按照每年60000元标准限额据实扣除。大病医疗专项附加扣除由纳税人办理汇算清缴时扣除。

  解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孙钢分析,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定义,当家庭自负医药卫生支出超出家庭总支出的40%时,则该家庭发生了灾难性医药卫生支出。统筹考虑不同纳税人群收入水平、风险承受能力,允许1.5万元以上的医药费用扣除是合理的。

  第四项:住房贷款利息每月1000元

  纳税人本人或配偶使用商业银行或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为本人或其配偶购买住房,发生的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在偿还贷款期间,可以按照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标准定额扣除。

  解读:非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纳税人不得扣除。纳税人只能享受一套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扣除。夫妻双方可以选择由其中一方扣除,具体扣除方式在一个纳税年度内不得变更。

  第五项:住房租金每月800元到1200元

  纳税人本人及配偶在纳税人的主要工作城市没有住房,而在主要工作城市租赁住房发生的租金支出,可以按照以下标准定额扣除:

  (一)承租的住房位于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国务院确定的其他城市,扣除标准为每年14400元(每月1200元);

  (二)承租的住房位于其他城市的,市辖区户籍人口超过100万的,扣除标准为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

  (三)承租的住房位于其他城市的,市辖区户籍人口不超过100万(含)的,扣除标准为每年9600元(每月800元)。

  解读:主要工作城市是指纳税人任职受雇所在城市,无任职受雇单位的,为其经常居住城市。城市范围包括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地级市(地区、州、盟)全部行政区域范围。

  夫妻双方主要工作城市相同的,只能由一方扣除住房租金支出。夫妻双方主要工作城市不相同的,且各自在其主要工作城市都没有住房的,可以分别扣除住房租金支出。

  第六项:赡养老人每月2000元

  纳税人赡养60岁(含)以上父母以及其他法定赡养人的赡养支出,可以按照以下标准定额扣除:

  (一)纳税人为独生子女的,按照每年24000元(每月2000元)的标准定额扣除;

  (二)纳税人为非独生子女的,应当与其兄弟姐妹分摊每年24000元(每月2000元)的扣除额度,分摊方式包括平均分摊、被赡养人指定分摊或者赡养人约定分摊,具体分摊方式在一个纳税年度内不得变更。采取指定分摊或约定分摊方式的,每一纳税人分摊的扣除额最高不得超过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并签订书面分摊协议。指定分摊与约定分摊不一致的,以指定分摊为准。纳税人赡养2个及以上老人的,不按老人人数加倍扣除。

  解读:其他法定赡养人是指祖父母、外祖父母的子女已经去世,实际承担对祖父母、外祖父母赡养义务的孙子女、外孙子女。

  很多人既有房贷压力,又上有老下有小。还有的人又租房又买房。如果纳税人处在这些复杂情况下,可以享受累加税收优惠么?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帮记者理清了思路:对大多数人来说,大病医疗并非日常支出,这个可以先刨除在外。剩下的5项扣除中,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只能选其一,这两个专项扣除是不能同时享受的。所以,可以同时享受的大致是4项:子女教育、继续教育、住房租金或房贷利息、赡养老人。

  加起来能享受多少优惠呢?这里举几个例子,帮大家算算账。

  个税改革后,计算公式是这样的:

  个税=应纳税所得额(税前收入-三险一金-免征额-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专项附加扣除)×适用税率-速算扣除数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根据以上计算公式和税率、速算扣除数的新变化,以今年在北京工作的小张为例。假设他税前收入20000,是独生子女,父母年满60,有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女儿,在北京租房住,自己在工作之余攻读在职研究生。那么他就可以享受到子女教育(每月1000)、赡养老人(每月2000)、住房租金(每月1200)、继续教育(每月400)四项专项附加扣除,总计4600元。

  不考虑三险一金和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小张的应纳税所得额为:20000(税前收入)-5000(免征额)-4600(专项附加扣除)=10400元

  而10400的应纳税所得额在适用税率和速算扣除数中都处在第二档,所以小张最后要缴纳的个税为:10400×10%-210=830元。

  也就是说,在北京月入20000,“多重身份”叠加的小张,最多缴纳个税830元,在10月1日新税改缴纳个税:(20000-5000)×20%-1410=1590的基础上,进一步少缴760元。

  同样的道理,假如在北京工作的小李税前月入10000元,有一个孩子读小学,正在考造价工程师,并将于今年拿到证书,贷款买了房,父母年满60岁,独生子。不考虑三险一金和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小李每月的个税就是(10000-5000-2000-1000-1000-300)×3%-0=210元。如果算上三险一金,小李的个税很可能接近于0,甚至可能都不用缴税!

  再举一个例子,在上海工作的小王税前月入50000元,孩子读职高,自己在读在职研究生,正在贷款买房,父母年满60,独生子,不考虑三险一金和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他的个税为(50000-5000-1000-400-1000-2000)×30%-4410=7770元。

  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有没有上限?

  关于这个问题,首都经贸大学财税学院的丁芸教授在接受北京时间记者采访时说:“从我国目前的税收征管水平情况来看,专项扣除制度刚刚起步,可以考虑先采取定额扣除的简易方式,方便纳税人进行申报,减轻税务机关的征管压力。后续在征管能力和信息系统提升后,逐步向限额扣除和据实扣除转变。”

  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情况以及主流的思路来看,专项扣除未来可能会继续朝着设定一定的限额方向发展,在这个基础上再根据个人申报情况进行扣除!

  这样大范围的调整,是不是程序会很繁琐?要递交很多审核材料才能被批准呢?

  对于这个问题,国家税务总局总审计师刘丽坚表示,六项专项附加扣除的范围、标准和实施步骤规定出台以后,为最大限度方便纳税人简化操作,税务总局还将抓紧研究制定配套操作办法。在具体操作中,纳税人只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申报就能享受扣除。申报时尽量减少资料报送、简化办税流程,相关资料和凭证尽量不用报送到税务机关;在这次个税改革中,税务部门将与多部门实现第三方信息共享,核对申报信息的真实准确性,最大限度地减少纳税人提供证明材料,“让信息多跑网路,让纳税人少跑马路”。

  不过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如果纳税人提供虚假资料,将付出不小的代价:

  据悉,税务机关可以按照一定比例对纳税人提供的专项附加扣除信息进行抽查。

  税务机关核查专项附加扣除情况时,首次发现纳税人拒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资料凭据的,应通报纳税人和扣缴义务人,五年内再次发现上述情形的,记入纳税人信用记录,会同有关部门实施联合惩戒。

  个税改革的确远非是将个税起征点由3500元提高到5000元这么简单。但相比中低收入者,中低收入者减税效应更加明显,这不利于税收公平,也有违个税改革“增低、扩中、调高”的总原则,即中低收入者少缴或免缴、高收入者多缴。

  未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的具体范围,还有可能增加。

  9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曾明确指出,“今后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专项附加扣除范围和标准还将动态调整。”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张连起在接受北京时间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税收征管的方向力求简便易行,但由于部门间信息共享机制还没有效建立,政策涉及面广,偏差情况不会少。专项附加扣除总体上比公众预期的高。总体看,专项附加扣除办法兼顾了公平和效率,减负力度超出预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毛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