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结果了!带走罚站女教师的副所长被免职、调离公安系统

2018-10-20 08:54 来源:中国青年报

  

  针对网传女教师因罚站学生被带入派出所数小时一事,湖南株洲县有关部门19日向记者通报了调查和处理结果。涉事的渌口派出所副所长赵明众系违规使用公权力,决定给予记大过处分、免去副所长职务,并调离公安系统。

  根据株洲县纪委监委调查,15日8点多左右,赵明众女儿在育红小学上学时,因迟到被班主任老师何某罚站。之后,赵明众以女儿被何某打耳光为由,安排渌口派出所一名民警和一名辅警前往学校调查。8点48分左右,民警将何某带离小学。在去往派出所途中,株洲县110指挥中心接到赵明众妻子报警,内容是小孩在学校被老师打了耳光。

  15日9点左右,何某被带入派出所执法办案区的等候区。25分钟之后,何某被安排到派出所办公楼会议室,期间有辅警陪同。在会议室内,何某及其亲属、所在学校校长,与赵明众妻子就此事进行协商,派出所有关负责人先后到场对当事人双方进行劝解。何某承认让赵明众女儿罚站但否认打过耳光。通过对班级部分学生调查,当时无人看见何某打人,可能轻推赵明众女儿到讲台前罚站。

  在会议室内,何某及其亲属向赵明众妻子道歉,表示学生如身体有伤害,愿意承担责任。后经医院检查,确认赵明众女儿身体没问题、脸上没有被打过的痕迹。15日14点11分,何某离开派出所,没有办理任何手续。16日下午,株洲县公安局、渌口派出所有关负责人就干警的不妥行为向何某道歉。

  经调查,

  赵明众作为共产党员、公安干警,在处理师生关系、家校关系的过程中,违规使用公权力。违反公安机关办案回避规定,违规派警处理涉及本人家庭成员与他人的纠纷,且处置不当。

  株洲县纪委监委决定:

  给予赵明众记大过处分,由县公安局免去副所长职务,由组织人事部门将其调离公安系统。同时,对县公安局、渌口派出所等相关人员给予问责处理。

  株洲县委、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举一反三、加强教育,在全县干部队伍特别是政法部门和执法执纪部门开展作风集中整顿和法纪法规教育,严明工作纪律;要求教育部门加强学校管理,加强师德师风建设,营造尊师重教的良好氛围。

  株洲晚报记者采访了各方当事人

  试图还原事件经过

  学生妈妈

  女儿哭诉因迟到被老师“打耳光”

  才选择报警

  当事学生小彤(化名)在株洲县育红小学上三年级,10月17日,通过微信朋友圈的寻人消息,记者联系上小彤母亲。

  据小彤母亲介绍,10月15日早上7点30分左右,株洲县下大雨,小彤本来平时坐公交车,她不放心,就让小彤的父亲送女儿上学,因为难打到车,女儿最后迟到了十多分钟。

  早上8点20分左右下早自习后,小彤母亲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女儿在电话里哭诉称,自己因为迟到,被班主任何老师打了一个耳光,并被用力推肩膀,推上讲台后被罚蹲马步。

  小童母亲反复跟女儿确认后,给何老师打了电话核实情况,“当时她在忙,我感觉她没有在意这个事情。”因无法接受女儿被打耳光,女儿又一直在哭,小彤母亲最后报警。而小彤的父亲赵某,正是渌口派出所的副所长。

  因1岁的儿子生病走不开,直到中午12点多,小彤母亲才来到渌口派出所,在这里见到了何老师及其亲属和学校校长,几方谈到下午两点多。

  小彤母亲说,当时,何老师称自己可能是无意中打到了小彤,并和亲属诚恳地道了歉,她见此也不想再追究,就说“算了”,大家同时离开了派出所。

  事发后当事学生受同学指责

  产生心理压力欲转学

  不过,小彤的母亲发现事情原来并没有了结。

  10月15日下午,她去接小彤放学回家时,校门口就有学生对小彤说:“你闯祸了,你让警察把何老师抓走了。”小彤就很不开心,对妈妈说:“这怨我吗?老师打我了,他们还这样说我。”

  10月16日上午,小彤再次打电话给母亲,称同学都围着她,指责她“为什么要找警察把何老师带走”,小彤母亲感到女儿心里有压力,当天下午将女儿请假接回安慰,并于当日下午到株洲市区看了一所学校,准备为女儿转学。

  10月17日上午7点30分左右,小彤出门了,小彤母亲以为她去育红小学上学,到中午打小彤的电话手机叫她吃午饭,才发现放在家里没带走,联系学校,得知小彤并没有去学校,顿时急了,当即到学校调取监控,并报警,同时,发朋友圈求助,直到当天下午,才在民警的协助下找回。

  原来小彤打算自己坐公交车前往市区的那所学校,下车后迷路了,被一名好心的陌生人带到了上班的地方。而由于小彤一直不开口,这名好心人无法联系上家长,直到看到微信朋友圈的寻人信息,才连忙联系上家长并报警。

  当事老师

  当天多人被罚站,没打学生耳光

  可能不小心摸到她的脸

  “全程被人监视,限制人身自由,没给过一口水,一粒饭。从派出所出来的那一刻,泪水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从来没有因为孩子迟到,打过哪个孩子一巴掌!我勤勤恳恳教书,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从派出所回到家中后,何老师写下了这段文字发在微信工作群。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了何老师。她讲述,10月15日上午确实下雨,早自习前,她就接到一名学生打来电话,称因下雨,可能会迟到,最后有四五名学生迟到,小彤是其中迟到较晚的学生,当时她叫迟到的学生站在讲台上,就走了。

  “可能有动作手势示意她站在讲台上面,不小心摸到她的脸,但是绝对没有故意打她耳光。”何老师说,当天迟到的不止小彤一人,她不可能打学生,也不可能只打她一人。

  何老师说,早自习结束后,她接到了小彤母亲的电话,问是不是打了小彤耳光,她说没有打,之后,她还把小彤叫到教室门口,安抚正在哭泣的小彤,问小彤为什么哭,“她说自己本来不会迟到,因为和爸爸一起出门才迟到,说完哭得更厉害。”

  十多分钟后,两名身穿警服的男子出现在教室门口,将何老师带到渌口派出所,何老师认出其中一人曾来学校帮忙给小彤开过证明。何老师说,在被带走的过程中,警察没有出示证件以及传唤文件,也没有做任何记录。

  何老师告诉记者,来到派出所后,她先是被两名警察跟着,坐在一楼一间审讯室内,里面有床,有刑具。后来又被带到三楼,还是被贴身跟着,没人来询问,没人找她做笔录,“我感到很恐慌。”直到中午,何老师才见到了自己的亲属和学校校长。

  何老师的姑妈说,当时她作为亲属来到派出所,要何老师向小彤母亲道歉,因为“打没打人不知道,但是罚站也是变相体罚。”何老师随后向小彤母亲道了歉,但是坚称没有打小彤耳光。从派出所回去后,何老师因“心里不舒服”,解散了班级微信群。

  10月16日上午,她接到小彤母亲的电话,称小彤被同学指责,言语很强硬,两人矛盾再起。当日下午,小彤向何老师请假,而何老师也向校方请假,从10月17日开始休息。10月17日中午,何老师接到小彤离家失踪的消息。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何老师任教的班级,询问了部分学生。这些学生告诉记者,当天是有几名学生迟到被老师罚蹲马步,不过何老师并没有打人耳光。学生并做了示范,“蹲马步”为贴着黑板的墙蹲下,双手端平。

  调查

  派出所副所长接到妻子电话

  派民警将老师从学校带走

  昨日下午,记者从学校监控录像看到,10月15日上午8点34分,两名身穿警服的男子走路进入校园,8时47分,一人与何老师离开。

  渌口派出所所长汤晟告诉记者,事发当天,小彤母亲得知女儿遭遇体罚后,先是打电话给其丈夫,也就是该所副所长赵某,因当天是其值班,于是便安排一名民警和一名辅警前往学校,将何老师带到派出所了解情况,后才拨打了110报警。

  “9点01分接到110指挥中心派警,老师是9点02分到的派出所。”汤晟说,因涉及家属,副所长赵某选择了主动回避,未参与调查。汤晟还说,他们是依照《治安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请老师到派出所了解情况,未限制其人身自由,一直由民警“陪着”,在派警前安排民警到现场调查,也无不妥。

  株洲县育红小学校长晏春华称,事发当天,校方对老师被带走调查一事并不知情,同时,小彤在派出所演示被老师扇耳光的情形时,也只是称在脸上摸了一下。

  “派出所从学校把老师带走,要不要通知校方?为何在报警前,民警就赶到了学校。”晏春华质疑道。

  对于校方提出的质疑,汤晟称,“在学校了解也是可以的,我们是涉事方,不方便就此事表态。”

  

  视频监控拍下的何老师被警察带走画面

  讲述

  当事学生此前也曾受罚

  “大冷天洗50多个碗,衣服都湿透了”

  采访中,小彤母亲称,小彤不止一次受到体罚。

  小彤是班里的生活委员,平时将全班同学的碗送到食堂去洗,今年年初的一天,孩子因贪玩忘了,将碗送到食堂时已经关门,何老师就让她自己提回家洗,小彤心里害怕,不敢提回家,最后在学校后门隔壁班一名同学家洗碗,大冷天洗50多个碗,衣服都湿透了,隔壁班这名学生的家长看到很气愤,打电话告诉了小彤母亲,小彤母亲联系上何老师后,何老师赶紧把小彤接回家,在小彤母亲面前诚恳道歉。

  “当时我认为是孩子责任心不够,受了体罚,虽说确实过分了点,我还是原谅了何老师。”小彤母亲说,她没有追究何老师的责任。

  谈及此事,何老师说,这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当时已经妥善处理。

  校长晏春华则称,当时小彤确实没有及时将碗送到食堂,但何老师并没有叫她自己去洗,而是有同学跟小彤说要自己洗完,小彤信以为真,就拿到同学家去洗了。

  来源:@新华视点(记者:阳建、袁汝婷)、株洲晚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