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座大妈"动车上抓伤劝让乘客:被骂不要脸气不过

2018-09-21 06:35 来源:红星新闻

  (原标题:“占座大妈”动车上抓伤劝让乘客:他们骂我不要脸,气不过)

  “座霸”再现?9月17日,重庆北站,上海虹桥开往成都东的D353次列车上。一位年约六旬的大妈坐在了乘客小张的座位上,迟迟不见起身让座。这时,同排的曾女士转身帮着小张提醒大妈,先起身让座,待列车开行后,再找其他空位坐下。不想,在劝让过程中,曾女士遭到了大妈言辞激烈的回击,面部也被抓伤。

  被占座的小张称,自己曾友好地提示大妈坐了自己的位子,但大妈口中虽然答应让座,却迟迟不见动。“那个女孩子跟她说话时语气也是很和气的,大妈却突然变得特别激动,对女孩子说‘管你什么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等话。”

  19日,记者从该次列车所属的成都铁路局了解到,事发后,列车员将大妈和曾女士分开,并对双方进行了调解和劝导。列车长薛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大妈姓王,在涪陵北站上车,遂宁站下车,其购买车票为无座票。

  20日,记者在遂宁见到了当事大妈,对于“占座不起”、“抓伤劝让乘客”,其称,本来是要让座的,但东西太多,还没来得及提,旁边的曾女士就在骂她,气不过才吵起来,继而发生抓扯。

  动车“座霸”?

  大妈“占座”不起

  抓伤劝让女乘客

  9月17日下午6时许,由上海虹桥始发开往成都东的D353次列车,停靠在重庆北站,再依次经过潼南、遂宁两站,当晚8时27分即可抵达终点站成都东。家住成都的曾女士于当天上午11时32分许从武汉汉口上车,眼看不久就可到家,不曾想在列车上与一大妈发生了冲突,面部还被抓伤。

  曾女士坐在7号车厢13排两人座位置,大妈坐在邻侧三人座位置,两人仅隔着一条过道。事发时,列车靠站,正是上下旅客时间,曾女士注意到,有三个20多岁的年轻人上车,座位正好是大妈所在的三人座,“他们是一起的,位置也挨着的,在同一排。”但此刻,靠过道的位置正被大妈坐着。

  大妈坐着的是上车三人中小张的位置。小张随之上前提醒大妈,希望其起身让座,“但她并没动。”这时,小张也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在过道站着。

  见状,曾女士转身帮着小张再次提醒大妈先让座,待车开动后,再寻其他空位坐下。不料,在此劝让过程中,大妈突然情绪激动,对曾女士一阵严辞回击。曾女士称,大妈骂其“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期间还带着脏字,骂其家人。“她当时表明自己买的是站票,而她自己先到,反正就是不让。”

  曾女士说,自己并不想与其吵架,但又也有些气愤,回了一句“你不要倚老卖老,没买到位置,凭啥偏要去坐人家的位置”,之后,便回座位坐下。不想,这时大妈突然奔过来,掐着曾女士头发和脖子,并抓伤了她的面部。

  曾女士也予以了回击并束缚住大妈双手,不让大妈继续动手。僵持下,两人被赶来的列车员和周围乘客拉开,从车厢靠前位置移至中部。随后,大妈被列车员带离当事车厢。

  在抓扯过程中,曾女士眼下面部被抓出两道伤痕,大妈颈部也留下了抓痕。

  列车长——

  大妈所购车票为无座票

  “当时整个车厢的旅客都在指责她”

  19日,记者从该次列车所属的成都铁路局了解到,事发后,列车员将大妈和曾女士分开,并对双方进行了调解和劝导。一名负责人表示,该起争执主要是旅客与旅客双方的纠纷,但很快被平息了下来,此后,列车秩序未再受到影响。

  20日晚,记者又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当次列车的列车长薛先生,其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一些情况。

  薛先生介绍,当时列车停靠在重庆北站,在该站列车将停靠20分钟,事发时正是旅客上下车时间,列车工作人员正在组织旅客上下车,自己当时正在盯着时间组织列车司机发车。“当时临近发车了,在得知车厢内有争执发生后,立即安排了列车安全员过去将双方分开,开车后,我本人也跟着去了现场。”

  “他们在7号车厢,车厢内有一个大的旅行团,一开始以为大娘是这个团的,也有人在拉她,有两个旅客给我讲了一下情况,后来发现整个车厢的旅客都在指责她,都统一站在那个女乘客那边的。”薛先生介绍,后来经过了解,是大妈坐了其他人的座位,“当时大娘不让,她的一个意思就是,位子空了很久了,我坐了就是我的。”

  薛先生介绍,列车工作人员随即将大妈带到了相邻的8号车厢,并安排在列车员休息的边座上休息。经过查看车票和询问,大妈姓王,遂宁射洪人,自涪陵北站上车,终点站在遂宁站,其购买车票为无座票。

  “我们把两人分开后,还安排了人员在两节车厢中部看着,不让双方再起纷争,并对双方进行了协调安抚。”薛先生表示,在沟通过程中,大妈仍在自言自语说着话,仍有谩骂情况。

  受伤曾女士——

  “好意提醒,反被抓伤”

  旁边一位大伯也被抓伤了

  “现在时隔两天还未结痂。”19日,曾女士称,抓扯中,自己眼下面部被抓破皮,留下了两道伤痕,当时还有渗血情况。

  曾女士表示,自己本是好意提醒,却反被抓伤,“看到那个小伙子在那儿站着,我想站在那儿也堵塞过道,上上下下的。就想说,你先让人家坐了,本来重庆到成都就没几个站,等车开动了,肯定还是有很多空位置的。”

  对于大妈的动手,曾女士说:“我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理她了,但她自己越说越激动,一直骂我,说话很难听,也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动手。”

  曾女士说,大妈被拉开后,还曾坐到另一个乘客的位置上,旁边一位大伯看不下去,让其离开时,又与大伯动了手,“那个伯伯的脖子还遭抓伤了。”曾女士表示,随后,列车长也赶来,把大妈带离该车厢。

  “事后,列车长了解了情况后进行了协调,说相互道歉进行和解,但当时我没有同意。”曾女士说,“道歉就是纵容她这种不良行为,不管怎么说,倚老卖老不对,随便骂人动手打人就很恶劣。”

  曾女士表示,自己也曾想要报警要求大妈赔偿,但不想耽搁行程,之后也就放弃了报警的想法。记者从成都铁路公安了解到,列车乘警确未接到报警。

  被占座乘客——

  “她嘴上说‘好的’,但却一直不动”

  先上前动手打了曾女士

  19日,被占座的小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上车发现大妈占座后,因自己买的是同行三人坐在一起的票,故提醒大妈让座,但大妈嘴上说着“好的好的”,其实又一直没动。

  小张介绍,在持续了大概一分多钟后,坐在走道另一边的曾女士起身,想要好心提醒一下大妈,便说“婆婆,你让一下嘛,让他们先坐,这趟车人比较少,等下等车开动了,你再找其它空位置坐,情绪也很平和。”

  “刚开始那个女孩子说第一次时,老婆婆并没有理她。她就多说了两次,语气也是和气的,没有情绪化。”小张表示,“但这个时候,大妈突然变得特别激动,对女孩子说‘管你什么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等。”

  “女孩子也就说让大妈不要倚老卖老。”小张称,随后曾女士返回座位,但大妈突然激动,上前先动手打了曾女士。“那个时候那个女孩子已经没有理她了。当时大妈掐那个女孩子脖子,还打伤她的脸。”小张说。

  当事大妈——

  被骂“不要脸”后骂了女乘客

  自己没有先动手

  20日下午,记者辗转找到了当事人王大妈,对于17日在动车上发生的事,其称感到非常气愤,表示自己确实是无票,但正在让座,却仍然被骂“倚老卖老,不要脸”,还被多名乘客打伤。记者看到,大妈脸上和脖子上有几处抓痕,另外她还称头部被打了。

  王大妈今年66岁,她介绍,她在重庆涪陵在儿子上班的地方打扫卫生,每个月会回一趟射洪,每次都是到遂宁乘坐动车前往。

  回想起17日在动车上发生的事情,王大妈显得比较激动。王大妈介绍,当天她确实买的无座票,在涪陵和几名老人上车后,其中一名老人称有一个位置无人,就叫她先坐,等有人上车后再让座。到了重庆北后,上来几名小伙子,一名小伙子站在她旁边。

  “我就问那小伙子‘位置是不是你的?我的票是无座,我让你’。”王大妈介绍,当时小伙子也没有催促,就站在旁边等,因为她背了一个包,还提了一个包,但她正在拿东西让座时,过道旁边一名女乘客就说“倚老卖老,不要脸”,“我当时一听就冒火了,就指着她说‘管你什么事,你一辈子不得老,你要被车撞死,得癌症死……’”

  王大妈承认自己指着女乘客骂了,并在向记者介绍过程中,比划着当时的动作。对于谁先动手,刚开始王大妈表示监控可以还原一切。后来,王大妈表示,她只是指着女乘客骂了,但并没有先动手,而且车上其他乘客听说她的票没有座位后,纷纷指责她。

  “当时那名女乘客就直接打了我,把我脸和脖子都抓伤了,我就抓她的头发,她打了我两下,我打了她一下,后来好几人打我,还有一名男的在我后面打了我脑壳(头),直到被乘务员和警察(记者注:列车安全员)拉开。”王大妈称,她没有票是事实,但她正在让座,并不是不让座,“后来,是两名警察把我扶到另外一节车厢坐下,还给我倒了水,直到到达遂宁后扶我下车的。”

  对于王大妈被打一事,她的老伴儿更是气愤,称希望找到那名女乘客,特别是打老伴儿头部的男乘客,他希望为老伴儿讨个说法。

  对于王大妈的说法,记者再次与曾女士和小张进行了联系,两人均称是王大妈先动的手。对于骂“不要脸”的说法,曾女士表示,“不要脸这样的话,在场的人都在说她,我说没说过记不得了,情绪激动的时候可能说过吧,那个时候是她动手打了人了,太多乘客看不下去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毛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