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海军杀女童"案重审两年未判 母亲病故未等到

2018-07-17 06:29 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唐山“廖海军杀女童”案重审两年未判决 母亲病故未等到结果)

  7月16日中午,唐山廖海军的母亲黄玉秀因病离世,弥留之际她遗憾没能看见自己和儿子案件的再审判决。

  19年前,廖海军被认为杀害同村两名女童被判无期徒刑,廖海军的母亲黄玉秀和父亲廖友则因包庇罪分别被判刑五年。2009年,最高院撤销了原审判决,廖海军走出已经被关了多年的监狱。

  出狱后的廖海军父子(法制晚报资料图)

  山村疑案一家三口被判有罪

  1999年初,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新集村发生命案,两名女童陈尸村头一口枯井。

  案件发生后不久,警方在廖家墙壁上找到了一处血迹,进而认定17岁的少年廖海军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后廖家三口被警方抓捕。而廖海军的父亲廖友从被抓捕到送医抢救都是在24小时之内发生的,此后廖友的巨额医疗费用全部由警方负担。

  2003年7月9日,法院判决廖海军杀人罪成立,判处无期徒刑;同时廖海军的父亲廖友和母亲黄玉秀都因包庇罪被判刑五年。

  在事后,廖家三口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均声称受到刑讯逼供,廖友还展示了他身上遗留的伤痕。但在法院的庭审及判决中,均未认定该案件存在刑讯逼供。

  廖海军母亲黄玉秀在接受法庭调查

  最高院撤销原审判决

  2004年,廖海军的父母先后服刑期满被释放,从走出监狱开始,夫妇俩就走上了申诉的道路。

  法制晚报记者采访廖海军母亲黄玉秀时,黄玉秀讲述了她申诉的历程:“我进到监狱时还不识字,在监狱里学会了写字,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出去后要申诉。”

  通过对原审卷宗的查询,黄玉秀和律师发现,警方在廖海军家曾经发现了血迹,但经过公安部的DNA比对发现,该血迹并非被害人的,而是黄玉秀本人的血迹。但办案单位没有采纳公安部的鉴定,而是去了上海寻找了一家新的鉴定机构,最终的鉴定结论显示:送检血液系黄玉秀的血迹,但不排除混有被害人的血迹。

  值得一提的是,该案件所有的物证最终在检察机关的证物库里全部失踪,检察机关给出的理由是:房间漏雨,全部丢掉了。

  2009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在调阅了廖海军案全部的卷宗材料后下达了裁定,撤销了该案件的原审判决,发回再审。

  2010年,廖海军走出已经被关押了多年的监狱,得到了暂时的自由。

  每周廖海军都会给法院院长邮寄挂号信询问自己案件何时有结果(受访者供图)

  再审开庭两年未判

  廖海军在被释放后,法制晚报曾报道该案,引起了国内媒体的高度关注。就在那次报道之后不久,廖海军的父亲廖友因突发疾病猝然离世。

  廖海军此后开始四处打工,并坚持向法院申请开庭再审他的案件。2016年5月,在等待了多年后,唐山中院终于开庭再审了廖海军故意杀人案,但从那次开庭之后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法院仍未下达判决。

  廖海军在多次向唐山中院查询无果后开始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周三都会以挂号信的形式向唐山中院的院长询问自己案件的结果何时出来。

  母亲离世遗憾未见再审判决

  7月16日下午,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电话采访了廖海军。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母亲是患什么疾病离世的?

  廖海军:肝腹水,已经抢救了多次,这次没抢救过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母亲临终前,是否留下了什么话?

  廖海军:我母亲临终前一直昏迷,不过在之前明白的时候,她一直遗憾没有看到法院的再审判决结果。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父亲廖友在去世时,是否留下了什么遗言?

  廖海军:他走得更快,脑溢血,很快人就没了,没留下什么话。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现在在哪里居住?生活状态如何?

  廖海军:我现在居住在北戴河,已经结婚成家,我妻子他们家都知道我的遭遇,对我都很好,我妻子还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是否曾经想过放弃?

  廖海军:我不会放弃,我要坚持到底,不只要告慰我那已经离世的父母,也等于是给我的孩子一个交代。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毛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