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病医生被捕 警方认定其致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

2018-06-22 06:12 来源:中国之声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有家属向媒体反映,贵州三名医生在正常履行医生职责的背景下,公安机关以严重不公正的方式筛分出鉴定意见书,将尘肺病诊断中客观存在的诊断读片差异视为医生严重不负责任,造成了国家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在2017年末,以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的罪名羁押。目前,案件已经处于检察院第三次审查起诉阶段。这起案件,被认为是全国首例“职业病医生因诊断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

  被捕医生妻子:医学的不确定性被算作失职

  三名被羁押的医生分别是黄亨平、张晓波、董有睿。贵州航天医院,是遵义市唯一一家具有职业病诊断资质并实际开展尘肺病诊断的医院,曾参与《贵州职业病诊断鉴定规范》的制定工作。以上三名医生均具有尘肺病诊断医师资格,其中张晓波、董有睿还是贵州省尘肺病诊断专家库成员。

  张晓波的爱人董捷说,在2016年夏天,她就听说警方在调查医院尘肺病骗保的事情:“当时我爱人说他们医院现在也在查,有一个煤矿说是尘肺病人,其实不是尘肺病人,举报医院的医生内外勾结,套取国家社保基金。公安机关在立案侦查这事,我说这里面有你什么事没有?他说是绝对没有事情的,经济上面他一点都不可能沾。”

  当时警方以经济诈骗罪带走黄亨平及另一位罗姓医生。遵义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雷鹏远说,医院隶属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因此办案没有经过卫生行政部门:“航天医院不是我们管理的医院,我们只有业务方面的指导。它是因为有企业举报到贵州省人社厅,认为他们那边的工人为什么那么多尘肺病,有套取社保金的嫌疑。社保厅拿到这个件以后交给了省公安厅,没有经过我们就直接办案了。”

  经过一年多的侦查,公安并未找到两位医生“涉嫌社保资金诈骗案”的证据。2017年10月开始,遵义市播州区公安局以“涉嫌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传唤鉴定小组的另外两名医生——张晓波、董有睿。张晓波的爱人董捷回忆道:“那天也是我过生日,接到他同事的电话,就跟我说张晓波被公安机关带走了,去问话。但是当时我听到这事的时候其实我还是挺坦然的。公安机关调查是很正常的。结果第二天他回来,我去看他神色比较沉重,后面他就和我说了,说我这个事现在定的可能是失职。当时我一听我就傻了,我说怎么会定失职呢?因为医学这个东西,是有很多不确定性的。”

  失职罪如何判定?

  11月1号,原先因涉嫌“诈骗罪”被刑拘的黄亨平,以“失职罪”被逮捕,此后,11月24号,张晓波、董有睿也因该罪名被逮捕。

  在刑法中,“失职罪”是指国有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亏损,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以及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张晓波的代理律师常铮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介绍说:“第一是要有行为,要有不认真负责失职的行为,第二是要有结果,比如说要造成损失;第三是行为和结果之间要有因果关系。其实现在这个案件大家关注的焦点都是在读片是差异率呢、是说诊断结果是客观存在的一种差异,还是说是他们不认真负责造成的一种错误。”

  代理律师常铮提到的“读片差异率”,是目前公安机关认为三名医生存在失职行为的证据之一。究竟什么是“读片差异率”?这种差异率如何计算?它是否客观存在?从医学角度来看,“读片差异率”在多大范围内是被允许的?

  医生:尘肺病诊断较难,确诊有一系列程序

  《GBZ 70—2015职业性尘肺病的诊断》中明确,尘肺病的诊断,主要根据可靠的生产性矿物性粉尘接触史,以胸片对照尘肺病诊断标准片来完成。

  贵州航天医院放射科主任余雷解释:“尘肺病比较特殊,其他地方我们可以手术、或者做活检、或者通过其他指标比如血液来印证。但是尘肺是没办法这样印证的,不可能每个病人都去开胸验肺,而且印证的指标也比较少。”

  因为确诊尘肺病的患者会获得相应的补贴,所以医院对于尘肺病的确诊有一系列的程序。“遵义地区小煤矿很多,大概每年我们这里有三万多人来做常规体检。体检先做常规数字化拍片,再筛选出有疑问的,然后可能要做随访观察,有些重点怀疑的,有些部分还做检查。1个月、3个月来复查,做对照。再次筛选出来的高度怀疑的部分再做高千伏射片。高千伏是目前尘肺病诊断的国家认定标准。高千伏摄片之后再进行筛选,筛选的一部分再由三人有国家资格证的高年职医师做尘肺鉴定。”余雷说。

  也就是说,病人要经过多个科室检查、随访、筛选之后,他们的高千伏射片才可能交给三位医生。张晓波医生的爱人董捷说,因为历时较长,医院还要进行病人指纹的录入与比对。

  医生是否构成失职,聚焦这些问题

  如果程序规范,那么,三位医生究竟构不构成失职,也就聚焦在三点疑问上:

  焦点一、医学究竟允不允许差异率存在?

  国家卫生计生委尘肺病诊疗专家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附属上海肺科医院医生毛翎说,首先,在尘肺病的读片中,是存在差异率的。“要根据他胸片上小阴影的多少,量越多,他的期别越高;量越少,期别越低。量少到一定程度他就不构成尘肺病诊断了。就说你到了60分,才能算及格,及格才能算尘肺病。其实60分和58分只差两分,没有太大区别的对不对?他这个小阴影的量可能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对这个病人来说,上尘肺和不上尘肺,他这个待遇就差多了。因此在判断他有没有尘肺的最后节骨眼上,这个医生的最后落笔落的是有还是没有那就非常重要了。”毛翎介绍。

  因为差别的客观存在,尘肺病的确诊需要至少三位医生做出诊断,取其中大多数意见。媒体记者查询相关专业制定教材,在一组专家的读片中,发生读片差异的范围为18.8%至33.2%,经验不多与经验最多的读片者差异达75.6%,甚至连读片者自身都有平均12.5%的差异。

  毛翎介绍:“这个读片差异率是客观存在的,同时这个差异率并不是对任何一张片子这个差异率都是一样大小的。如果一个三期的尘肺病人,有尘肺病诊断医师资格的医生可能有百分之九十都会判断他是三期。所以在判断三期的这个程度上,这个差异率是比较小的。但是你在判断零加和一期的时候,这个差异率就会比较大。”

  焦点二:综合差异率究竟应该如何计算?

  2012年至2016年,贵州航天医院共对10708人进行了高千伏胸片检查,进入最后专家鉴定环节的为2274例,确诊患者1640例。警方对这三位医生做出的鉴定意见是,以上诊断,读片差异率高达92.3%。

  在家属代表董捷看来,这个结果属于不公平抽样引起:警方只从确诊的1640例患者中抽取了547人的材料进行重新鉴定:“547个矿工,里面有393份不构成尘肺;然后还有111例呢,因为片子看不清楚,不能作为尘肺病诊断的片子,也予以否定。还有一个人,他是不能确诊,是或不是,但是他们最终还是把他划为不是。”

  毛翎认为,在统计学上,样本的抽取及测量,直接关系到结果的准确性:“也不说到零加和一期这个差异就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几甚至是百分之一百,也不可以这么高。但是你只挑了他们这边这个零加到一期的这个来算差异率,是不是显得他们这个差异率特别高?统计学上是要讲究随机的,那怎么样才能抽到的这个样本具有代表性呢?我们要随机抽,这不叫随便抽,就是叫随机抽。随机抽是有一定的方法的,而不是说你想抽谁就抽谁。所以你在判断这些医生到底是准确不准确,应该把他们的所有片子拿来。”

  焦点三:被调取的胸片及重新鉴定专家是否完全可被信任?

  家属们在三名医生被逮捕后,曾去贵州航天医院了解情况,董捷这样描述医院档案室的样子——独立柜子中竖放着胸片,距离地面高度有要求、片子之间也绝不能重叠。放射科主任余雷说:“他们把我们这里五年的诊断尘肺的(胶片)调走。我们老的高千伏胶片是用水洗的,水洗底片放一段时间以后会变质。高千伏诊断是三个月内最合适的。”

  对于新的鉴定意见,究竟有多大的参考度,董捷也并不认可:“这不是一道非黑即白的判断题,每个专家都不能保证自己片子看得准,看的片子是百分之百正确的。他自身的前后,根据时间的不一样,看片子都会有差异。一个不是绝对正确的答案,来否定我这个也可能不是完全正确的答案,你就来判定我有罪?”

  关于抽样及鉴定问题,中国之声记者昨天联系遵义市公安局及播州区分局,播州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是领导交办的,它是由各市区都抽调的人来办这个案子。整个事情还在侦查阶段,目前我们暂时不会给媒体什么回应的,等到事情结束以后,我们领导会出面给你们一个答复。”

  董捷说,2004年,因为医院需要,张晓波参加了国家职业病医师尘肺病培训班,获得尘肺病诊断鉴定医师资格。如今,他和另外两位医生却因为“失职罪”被捕。他说,这样的未来,谁都未曾想到:“这边医生还跟我开玩笑说,我们也有医生去考,但是没考上;不过现在想想很庆幸,还好没考上。你说这个话,是不是一个黑色幽默?”

  “三名医生因读片差异过高被认为构成失职罪被逮捕”一案究竟如何发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毛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