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awawa的理论体系:向焦虑女性贩卖生意最易成功

2018-05-23 06:54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Ayawawa:向焦虑女性贩卖生意最易成功)

  几天时间,Ayawawa又往即将出版的书稿里增加了一万多字。这个过程被她称之为“不停地打磨”,目的是要将内容通俗到“一个白痴拿过来看都没有问题”。她坐在茶室里,爽朗地笑开了,桌上摆着她的上一本新书,白色腰封里的她双臂交叉兜在胸前,同样在笑,却甚是矜持。

  这是个成名于猫扑论坛时代的女网红,十多年来一直话题不断。拍过大尺度的模特照,成为门萨(MENSA,世界顶级智商俱乐部)中国会员之一,近十年出了近十本情感畅销书,标题诸如《完美关系的秘密》《聪明爱:别拿男人不当动物》。

  作为情感博主,她四五年前的言论仍然会被人翻出来,从而陷入有关“女权”的争议,比如,她在2011年3月15日的微博中写道,“倘若男方目前有婚姻承受能力、且能养得好一个Baby(起码养得起)的话,那么无论女方事业看来多么有前景,依然建议女方投奔男方。因为就像俗话说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

  2016年,《奇葩说》辩手马薇薇在自己主持的一档网络脱口秀节目《黑白星球》中喷了Ayawawa的价值观,称其情感学就是菜市场大妈的情感经济学,“用最少的钱买最多的黄瓜”。

  但这并不影响Ayawawa拥有298万多微博粉丝。据称其在全国各地的官方姐妹会的粉丝是通过严格筛选进入的,大都是拥有高学历的海归、或者年入百万的“白富美”。

  对于Ayawawa和她的娃粉,不少人像是在围观一个不可思议的组织,他们表示无法理解身边有人会听信Ayawawa“反智反人类”的说法。在娃粉们不为所动的背后,是Ayawawa以此延伸出更多针对女性的生意,比如开情感咨询公司、彩妆公司等等。Ayawawa也被冠以“中国女性爱情风险咨询创始人”的名头。

  理论体系

  公司年会将近尾声,台上冗长的相声让Ayawawa觉得有些乏味,她忽然闭上眼睛,一分多钟后,把面前的不锈钢勺子举起来贴到了脑门上,与眉毛平行。她没睁眼,慢慢把手松开,勺子依然在她脑门上停留了几秒,随即掉下来,“得靠意念,很玄。”她念叨。

  这是通过朋友的“灵觉高阶小班”学到的,课程内容关于促进感情技巧沟通,上面写着“教你用玄学的方式,和对方的潜意识直接沟通……而学到这一切,脱胎换骨,仅需两天”,报名费要两三万元。

  她相信某些看起来很玄的东西,就如同她自称能通过两三句话的信息量判断出对方的老公是同性恋,又能通过长相判断出一个穿着运动服来采访她的男主持人并不喜欢足球。她声称,这些判断是通过“最前沿的科学”理论推导出来的。

  Ayawawa的体系中的两个最基本概念——MV(Mate Value,婚姻市场价值)、PU(Paternity Uncertainty,亲子不确定性)。娃粉赤月凝对此解释说,PU的基础在于男性原生家庭,比如离异家庭的男性PU高,父母恩爱则反之,而PU高的结果就是对任何女人都难以信任,并潜在家暴行为倾向。

  女性是可以改变这个结果的——只要女人自身PU低,男人就愿意将其娶回家。这就要求女性要温柔体贴、肯定男人、守信忠诚、生活稳定等等。而MV,细化的指标为:年龄、长相、身高、罩杯等八项。娃粉们常用一句话来总结——提高MV,把PU降到最低,就会规避很多事情。这些Ayawawa自创的术语,被粉丝们当做努力学习而得来的知识点,似乎能够一劳永逸。

  Ayawawa的理论中,还有一套关于“剪石布”的基础系统。在赤月凝的标记中,这是来源于美国进化论学和生物学家罗伯特·L·特里弗斯(Robert L.Trivers)的“亲职投资理论”。而搜索这个名词,出现最多的却是Ayawawa自己的名字。

  赤月凝,被Ayawawa的经纪人洪震定义为“死忠粉”,她是Ayawawa官方粉丝群体——上海娃娃姐妹会副会长、广西娃娃姐妹会名誉会长。然而,她另一个身份是Ayawawa的大学学妹,本名李美平,比Ayawawa小两届。去年8月,她应聘进了上海娃娃工作室,成为Ayawawa分布在上海和天津的十名小助手之一。

  和她一样进入娃娃工作室的小助手都是女孩,必须经过三轮笔试和一轮面试。其中包括智商测试和情感测试,上述Ayawawa创立的基本理论都在考试范围内。因此,来应聘的多半是熟悉理论的娃粉。

  Ayawawa需要助手有能力来“翻译”她的结论。对于自己每天花费在新媒体的时间,Ayawawa总是对外声称只要15分钟,相当轻松。她的公众号,每天的头条一般是微问答,由两个小助手筛选出后台的粉丝留言问题,再提供到她这里,她把回答通过录音发还给助手,再由助手整理,她来核对,最后发布。这已经是她运营这个公号的第六年。

  按照美女的“层次”行事

  对于李美平而言,Ayawawa是改变她人生的人。

  那时候Ayawawa还是西南师范大学非本部一所院校的法学院大三学生杨冰阳,刚用“Ayawawa”这个网名混熟了猫扑,被喊做“猫扑女神”。同校计算机系大一新生李美平进入论坛里找校友,彼此发现,约了校门口的网吧见面。

  李美平一直记着杨冰阳第一句话就是夸赞她,“你的眼睛很漂亮”。李美平自认从小给美女当惯了绿叶,总是帮美女闺蜜占晚自习的座位、传纸条,习惯她们的坏脾气,觉得美女傲娇都是正常的,而杨冰阳的夸赞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但这位“不可思议”的女生仅仅是在网络上小有名气,现实中的校园,她不算活跃。她喜欢沉迷网吧泡论坛,课余给重庆一些网站当模特,以及在一些小媒体上写情感专栏。情感专栏的写作经历中,她意识到这是一种不需要实际经验的写作和操作。

  大学毕业时,李美平去杨冰阳的老家自贡玩,那时,杨冰阳已经毕业两年,去了上海发展,她让李美平直接去她家里住。

  当时,杨冰阳家的客厅里摆着许多杂志,里面有她做平面模特的摄影,她的母亲余宁翻开杂志指给李美平看,“我女儿,最白。”李美平无比惊讶,“她真的有很大的自由,要是我拍泳装照放在杂志上,我妈肯定要……”

  杨冰阳做平模的旧照中,至今还能翻见比泳装尺度更大的拍摄。Ayawawa的父母都曾是工程师,他们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时,说到当时也有过愤怒,告诉她“到此为止”,但还是相信她是不会违反原则。母亲余宁反复讲起杨冰阳从小到大自己最看重的择偶原则——就是智商高,“她是这样说的,我要交男朋友的话,首先就是智商,这就去掉了99%。曾经有个北大研究生来家里玩,我觉得不错,她说,哎呀,我十五分钟就给他洗脑了。”

  2007年,杨冰阳去考门萨俱乐部,至今她对此的解释都是,因为现实中没有能聊得来的,所以要拓宽圈子,以为里面能找到高智商男朋友。

  那一年,杨冰阳在门萨论坛遇见了现在的老公王鹏,觉得他跟别人的辩论很有逻辑,网聊之后见面一个星期就闪婚了。她的父母也对这个在新加坡深造的天津人很满意,“也是独生,门当户对真的很重要。”余宁说。

  而就在杨冰阳去北京考门萨的2007年,毕业的李美平去了上海的一家游戏公司,和之前网恋的上海司机恋爱结婚,她早已给自己规划好了要25岁成家。李美平努力地维护婚姻,没想到三年之后,在孩子两岁时,老公劈腿,他们吵架,分开,离婚。

  她想知道为什么这段婚姻会失败,于是去找市面上所有的感情类书,最后,是Ayawawa的感情理论说服了她,“我就明白了,是我MV不够。”

  这时的杨冰阳已经不再是混猫扑的大学女生,早就蜕变成为“著名情感博主”。她的经纪人洪震和她商量出和以前不同的发展路线——不再做性感的网红炒作,要提高身份档次。Ayawawa便在2009年怀孕后开始写书,内容来自曾经做的情感专栏,再加上进化心理学的理论,创造出新的“系统”。

  她自称,这些理论是从朋友那里听来的,但已经想不起最初具体的来源,随后她查阅国家图书馆网站的所有相关资料,并打印出来自学。她觉得自己是国内最早接触和掌握进化心理学的极少数人之一,并且拥有最全面的资料。当《中国新闻周刊》问及这些最全面的资料有多少时,她想了想说,“其实很少。”

  在那前后,相亲网站“世纪佳缘”和相亲类电视节目《非诚勿扰》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也是看完Ayawawa的理论,李美平感到焦急,“再不赶紧找对象,过三十就是一个坎。当时我刚度过二十九岁的尾巴。”之后,她在某相亲网上遇到了现任老公,同样是离异需要再组建家庭,她用Ayawawa的理论帮他,最终觉得两人在一起“什么都是对的”。

  李美平滔滔不绝地讲起跟现任老公恩爱的小细节,她说自己学会了如何在情绪不好的时候控制和转移情绪,她自信“跟我老公在一起,甚至连梦话都不会讲错”。而她称,她老公买了20本Ayawawa的书分给自己的下属。

  李美平讲出一个自己对Ayawawa这个人和理论都受用的原因,“她的颜值比我高三四分,她的思路是一个美女的思路,以我的条件来讲,她没有分享她的思想给我,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不知道美女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也不能按照一个美女的方式去行事,也就是提升MV。”

  转化与变现

  所谓“美女的思想”集中在Ayawawa各地的官方姐妹会里。这需要提供身份证照片、本人和Ayawawa三本书的合影等等真实信息才能进行申请,之后还要等待最终审核,通过者才能进入。

  据经纪人洪震声称,目前入会的娃粉有近万人,涉及21个省市自治区。他为这个组织设置了自认严密的架构,由全国名誉会长、总会长、副总会长,再下设各省的相应会长,其中还有人事组织、纪律监管、宣传推广、活动策划等八个部门。

  原则上,粉丝会组织Ayawawa理论的讲座、插花、烘焙、绘画、做衣服等针对女性的线下活动和聚会。在全国总会长兼上海名誉会长山药、全国副总会长兼上海总会长唐静等几位活跃的上海姐妹会成员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个类似于时尚、交友的聚会,她们喜欢用聚会的一半时间举着美颜相机自拍,并且都会感叹,“粉丝会的女孩子都美美的,而且能力很强,有着很体面的工作。”

  在粉丝会公开的照片里,娃粉们长发及腰,身着晚礼服,化着鲜亮的妆,周围围绕着钻石珠宝。洪震滔滔不绝向《中国新闻周刊》讲述她们如何厉害,比如身家过亿,有着诸如CEO之类“很牛很牛的职业”。

  Ayawawa微博上的很多粉丝,会在周末晒出自己的照片求网友打分,有些甚至会自己给出分数,看看和网友的打分是否一致。这是Ayawawa设置的“照片打分”活动。

  而在去年,Ayawawa还经营着一款名为“东画”的彩妆品牌,这个品牌隶属于其老公王鹏出资1000万元注册的上海施佳化妆品有限公司。她认为这是一个对粉丝双赢的工作,免除粉丝自己选化妆品的脑力劳动。

  第一次和《中国新闻周刊》见面时,Ayawawa坐在茶室里,她并不习惯喝茶,随意点了一壶花茶,举起茶杯喝下一口,鲜艳的唇色留在了白瓷杯边沿,讲到自己的彩妆品牌,是最兴致勃勃的。

  她做过七年淘宝,喊身边的人时,喜欢热情地叫“宝宝”,她讲到产品时会让你“体验一下”。她自称,做到第四年时,就拿到了比较好的化妆品配方,又接着做了两三年实验,还找到所有大牌的代工厂,原款式2000多元,但他们生产的则以300元左右出售。

  很显然,这些化妆品以及其他和女性有关的产品销售是Ayawawa经由粉丝转化变现的重要来源。除此之外,Ayawawa的老公王鹏还经营着上海熙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个企业,其中,这家公司从前年开始,推出一款名为“优弹素”的女性养颜饮品,它的销售渠道基本基于微商。王鹏坦承,“客户和娃粉确实是有一定的转换。”

  安全感与焦虑

  在第一篇微信爆款文章《女人婚前一定要问的五个问题》达到10万加之后,Ayawawa就发现,读者喜欢总结性的内容。她在鲁豫的节目中解释这样的原因,“这是可以代替思考的。”

  几年前,她也分析过为什么她的公号文章分享率低,而阅读量极高——发现粉丝不愿意分享给别人之后,她就主动告诉粉丝,“不要把我们的东西分享到朋友圈,要分享就发给闺蜜。”

  如今,她本人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8岁的儿子多半放在爷爷奶奶家里,三岁的女儿交给外公外婆。她很少和父母提起自己书中的内容,但他们知道MV和PU,“觉得有些道理”。而作为丈夫的王鹏始终认为自己是Ayawawa的“见证者”,“研究不深”,但是觉得Ayawawa在生活中和他的相处自然得并没有套路痕迹。

  Ayawawa觉得,她能做到和运用这一切,是由于她天生的感觉。

  通过1到1000期的“微问答”,她掌握到的数据是:从2013年5月到2017年1月,有472期的情感问题中提到了“安全感”这个词,占比是47.2%。而在去年1月到8月的250期中就有156期提到了“安全感”,占比52.9%。她认为,这就是未来大城市女性焦虑的趋势。这是她操持的这门女性焦虑生意的基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毛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