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银、保监会合并 李克强的回答有深意

2018-03-21 06:27 来源:侠客岛

  (原标题:【经济ke】关于银、保监会的合并,李克强的这句回答有什么深意?)

  今天中午的李克强总理答记者问,相信岛友们都已经看过了,毕竟上条推送中,留言那么踊跃。

  眼尖的你可能已经发现,这次答记者问里,有相当一部分内容都提到了金融监管。(具体内容见下面【经济Ke】专门制作的长图)不过,既然提到金融监管,就不得不提这次机构改革中的热门话题——银、保监会合并。

  今天李克强总理在提到银、保监会合并的内容时,是这样表述的:这次机构改革把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也是要防止规避监管的行为发生……

  何解?且听岛叔说。

  《史记》:“当帝尧之时,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大禹改其父鲧堵水之法为疏浚之道,“绝九川之四海,浚畎浍之川”,于是,万民安定,“告成功于天下”。

  当今之时,流动性充斥市场,各类资金如决堤的洪水,纵横恣肆,“一发不收,转千湾、转千滩也未平复。”

  3月13日,整合银监会、保监会职责,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会)的改革方案落地。同时明确将银监会和保监会拟定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

  至此,在银行与保险业,央行负责宏观审慎监管、银保会负责功能监管、行为监管、机构监管,已是大势所趋,中国式双峰监管模式雏形初显。

  洪水、猛兽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未来三年主要任务是打好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排第一,而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

  防洪攻坚,自然要有联合部队。

  2003年,银监会成立,“一行三会”的分业监管格局正式成型。然而,在随后的金融市场化之路上,我国却逐渐形成混业经营的现实,银行同业业务快速膨胀,影子银行鬼魅般飘忽不定,信托资金大走通道,保险公司也玩起了变相高息揽储的把戏。

  据说,光是银行理财资金就有30万亿元,各类躲猫猫的资金可高达百万亿元。在此前监管架构下,这些资金腾挪躲闪,左冲右突,无从穿透,不知道钱从哪里来,又到了哪里去。流往股市,杠杆高企,其后果是2015年股灾;奔向债市,则有2016年末债灾;至于脱实入虚,在金融业内空转,或是通过各种渠道注入房地产,白居易也说“长安居、大不易。”

  原财政部部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会长楼继伟抨击道,过度的混业造成一系列金融乱象,名目繁多的中国特色衍生品另人眼花缭乱,同业、通道、嵌套、资金池、庞氏融资性的万能险、P2P、非标、现金贷等等层出不穷、相互叠加,结果是不断抬高资金成本,加剧实体经济困难。同时,风险传染的渠道极不透明。

  有不透明的洪水,就有猛兽。大鳄、妖精、害人精、灰犀牛各种出没,小孩夜哭不止。安邦、海航、华信、中植、宝能等金融控股集团蜂拥而起,速度之快已让人为之目眩神迷,而资产规模动辄以万亿元计,已超乎【经济ke】码农的想象空间。

  专业术语太多,还是看故事更精彩。两年多前,“宝万之争”大戏开场,姚振华的宝能系拿出20亿元资金撬动浙商银行132亿元,最终以450亿元成为万科的第二大股东,如果按万科一度42元/股的价格计算,宝能系浮盈600亿元。

  数字很惊人,操作也复杂得令人眼花缭乱莫辨雌雄。不过,万变不离其宗,其本质还是借钱,变着法借钱,循环借钱,层层加杠杆。

  “宝万之争”白热化时,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都曾出手调查,然而,三方最终都未能穿透资金底层。今年1月30日,万科独立董事刘姝威还连发两封公开信,直指宝能系与配资的浙商银行存在的资金合规问题。

  一位私募基金人士告诉【经济ke】,在“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分业监管框架中,不论哪个部门都无法独立解决“宝万之争”及其他类似问题,“资金链横跨银行、保险、证券等多个市场,从各自的角度来看,似乎都是合规的、可控的,但全局来看却又风险重重。在资本市场上,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分业监管的割裂与失效在这里暴露无遗,利用监管漏洞大搞监管套利也就成为各路玩家这些年最为热衷的危险游戏。

  更可怕的是,监管层个别人士也成为被围猎的对象。前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就是典型之一,正是在其治下,监管大开绿灯,各种伪创新层出不穷,乱象四起。

  归流、入海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要回归本源,为实体经济服务”。这是今后金融监管改革的顶层思路。

  如今,庞大、复杂的混业经营的局面已成,重回分业经营时代几无可能。现实倒逼下,防控金融风险,消除监管盲点,防止监管套利,避免风险的交叉感染,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是金融监管改革的现实逻辑。

  去年,全国金融稳定委员会成立,如今,银保会亮相。这是监管体制的顶层结构。

  监管姓监是共同的定位,实质重于形式、穿透式监管是统一要求,让各种套路在火眼金睛下烛照,是共同的方向。

  强监管是必然。保监会告别父爱主义,2017年发出的监管函同比多了一倍,新构建“1+4”监管框架被称空前严厉。

  郭树清去年上任银监会主席之后,在银行同业、理财、表外三个重点领域严控影子银行、交叉金融、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等风险点。

  颇有意思的是,2017年,银监会和保监会推出一模一样的“防风险、治乱象、强监管、补短板、服务实体经济”的主题行动,堪称同频共振。

  最近发生的不少事串起来看,已预示着未来的走向。安邦已被接管,宝能系的姚振华去年就已被禁入保险市场十年,还有各路传奇大豪也在风口浪尖。

  监管层的表态高度一致。

  周小川3月9日表示,实质上的一些金融控股集团,存在虚假注资、循环注资,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不够透明等问题,也酝酿了一定的风险。

  郭树清今年公开表态,要清理规范金融控股公司。

  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在回应安邦被保监会监管的问题时明确表示,有一些大的金融控股集团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违法违规的问题,形成了巨大的风险隐患。监管部门“拆弹”,就是不让“黑天鹅”飞起来,也不让“灰犀牛”冲出来。

  乘乱而起的群雄时代结束了。

  去年底,金融稳定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后,央行牵头一行三会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凸显出今后监管思路。

  五大基本原则,值得读上十遍。

  (一)坚持严控风险的底线思维,把防范和化解资产管理业务的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减少存量风险,严防增量风险。

  (二)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标,既充分发挥资产管理业务的功能,切实服务实体经济的投融资需求,又严格规范引导,避免资金脱实向虚在金融体系内部自我循环,防止产品过于复杂,加剧风险的跨行业、跨市场、跨区域传递。

  (三)坚持宏观审慎管理与微观审慎监管相结合、机构监管与功能监管相结合的监管理念,实现对各类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全面、统一覆盖,采取有效监管措施,加强金融消费者保护。

  (四)坚持有的放矢的问题导向,重点针对资产管理业务的多层嵌套、杠杆不清、套利严重、投机频繁等问题,设定统一的标准规制,同时对金融创新坚持趋利避害、一分为二,留出发展空间。

  (五)坚持积极稳妥审慎推进,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坚持防范风险与有序规范相结合,在下决心处置风险的同时,充分考虑市场承受能力,合理设置过渡期,把握好工作的次序、节奏、力度,加强市场沟通,有效引导市场预期。

  面对混业金融现实,既要堵乱源,也要给出口,各路资金从无序横流变为“九河既道”,百川归海,流向实体经济,将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毛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