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蛇吞象入主锦湖轮胎

2018-07-09 09:02 来源:北京商报

  在经历两年波折后,青岛双星与锦湖轮胎间的跨国并购案终于尘埃落定。7 月 6 日,青岛双星与韩国产业银行在韩国首尔完成锦湖轮胎股权的交割,青岛双星约 39 亿元人民币持有锦湖轮胎 45% 股权,正式成为锦湖轮胎的控股股东。业内人士表示,在国内外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此次并购举动,可以看作是青岛双星应对市场变化所进行的积极调整,有利于青岛双星的长期发展;但能否顺利完成并购后的 " 消化 " 工作,将是其未来一段时期面临的最大挑战。

  双星登顶国内市场

  按照 2016 年全球轮胎 75 强排行榜,锦湖轮胎排名第 14 位,青岛双星名列第 34 位。在此次并购之后,二者销售额相加,青岛双星将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轮胎生产商,还将跻身全球前十名。

  2016 年 9 月,在锦湖轮胎 42.01% 的股权将被出售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吸引了全球多家国际化企业参与竞标。2017 年初,青岛双星及旗下子公司开始介入锦湖轮胎重组,并凭借在中国市场的优势击败了德国大陆、法国米其林、上海航天、中国化工等 10 余家竞购者,以非价格因素而中标,并于 3 月 13 日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不过,由于锦湖轮胎自身及外部的各种因素,2017 年 9 月 6 日青岛双星与韩国产业银行宣布无责任终止协议。

  今年 3 月初,韩国产业银行宣布将与青岛双星重返谈判桌,并表示锦湖轮胎将向青岛双星发行价值约 6400 亿韩元的新股,若达成协议,青岛双星将成为锦湖轮胎的最大股东,持有 45%的股份,而由韩国产业银行领导的债权人集团持股总数将从 42%降至 23%。但随后,由于青岛双星将 " 工会同意 " 作为收购的前提条件,而锦湖轮胎工会在民族情感和员工就业等方面提出强烈抗议。

  3 月 22 日,青岛双星董事长柴永森与韩国产业银行董事长李东杰为此在首尔韩国产业银行总部召开媒体见面会,就工会和社会各界所关心的问题表达了双方的意见和见解。4 月 1 日,锦湖轮胎工会表决通过,同意中国青岛双星以约 6400 亿韩元(约 39 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自身 45% 的股份,从而成为锦湖轮胎的最大股东。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表示,中国强大的汽车产业需要强大的零部件产业体系支撑,青岛双星此次并购锦湖轮胎不仅有助于提升轮胎行业创新能力,也有利于汽车产业提质增效,从而推动汽车上下游产业高质量发展。

  并购双方命运迥异

  虽然都深耕轮胎行业多年,但两家企业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发展趋势。上世纪 90 年代,青岛双星一直深耕国内运动鞋领域。1998 年,为实现多元化发展,青岛双星开始涉足轮胎业。2004 年 3 月,青岛双星托管了东风轮胎公司,开拓了中西部市场。

  在随后的七年间,青岛双星逐渐成为了一个以轮胎业务为主,品牌运动鞋业停止快速增长,大量其他多元业务基本没有形成规模的企业。2013 年以来,青岛双星又淘汰了 60% 以上的轮胎落后产能和产品,并砍掉了质量低、利润低的产品。

  经过多次业务调整后,目前轮胎业务已成为青岛双星的绝对主营业务,贡献了公司大部分营收和利润,也使青岛双星得以保持较为稳定的盈利状况。2017 年,青岛双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09 亿元 , 同比增长 14.62%。其中,轮胎、材料、机械和其他业务占青岛双星主营产品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8.1%、8.7%、2.53%、0,轮胎业务不仅在营收中占比最高,19.99% 的毛利率也高于其他业务。

  另一方面,锦湖轮胎近年来却逐渐从发展的高峰滑坡到破产的边缘。资料显示,锦湖轮胎有 58 年的历史 , 是韩国第二大轮胎企业 , 曾排名全球第十大轮胎企业,在全球拥有 8 个工厂和 5 个研发中心,主要产品是 PCR(轻卡胎和乘用车胎)。锦湖轮胎自 1994 年开始进军中国市场,至今已有 24 年。

  但是,自从 2011 年央视 "3 · 15" 晚会曝光锦湖轮胎未按规定配比生产引发爆胎等安全隐患后,锦湖轮胎的市场份额跌落到 15% 以下。受累于中国市场节节败退,锦湖轮胎连年亏损,全球排名从第十名下滑到 2016 年的第十四名。

  截至 2016 年,锦湖轮胎经历了连续三年的亏损,到 2017 年,锦湖轮胎又陷入债务危机。2017 年财报显示 , 锦湖轮胎上半年就出现 507 亿韩元的巨额营业亏损,相较 2016 年,全年亏损也只有 379 亿韩元。随后,有关锦湖轮胎即将破产的传闻也开始出现。

  顺利消化存考验

  此次并购完成后,对于青岛双星将对锦湖轮胎采取的安排,柴永森表示:" 双星希望通过与锦湖轮胎合作,而不是窃取技术,成为全球十大轮胎制造商。就像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收购沃尔沃汽车品牌一样,我们将保证锦湖轮胎的独立管理。"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双方互补性较强,所以青岛双星在收购锦湖轮胎后选择不干涉后者的独立管理可以理解,双星的转型和发展经验可以更好地帮助锦湖解决现有的问题,两家轮胎企业可以在双方利益冲突最小化的情况下形成最佳的协同效应。

  事实上,青岛双星此次并购锦湖轮胎与此前吉利收购沃尔沃有较大的相似性。2010 年 8 月,吉利成功收购瑞典著名豪华汽车品牌沃尔沃,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同样充分给予了沃尔沃自主权。但收购后,吉利经历了一段 " 消化不良 " 的时期。

  据统计,仅在收购沃尔沃后的第一年里,吉利在沃尔沃身上的总投资额就已经接近 130 亿元,吉利的负债也因此呈直线上升状态。吉利集团 2009 年的债务为 160.5 亿元,但 2010 年这个数字就上升到了 710.7 亿元,且其中的 479.7 亿元为短期内就要偿还的流动负债。吉利方面的资金压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此次并购后,鉴于国内轮胎业的大环境,青岛双星也将会在未来面临更大的经营压力。2017 年,尽管国内轮胎业转型加快,轮胎的产量、产值、出口、销售收入均呈现稳定增长,但轮胎行业的整体利润却出现大幅滑坡。数据显示,2017 年中国轮胎业的利润降幅高达 49.56%。

  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对于以大吃小的收购,青岛双星此次并购锦湖轮胎这种以小吃大的收购属于 " 蛇吞象 " 式收购,未来或将面临更多善后工作方面的挑战,甚至出现收购方 " 消化不良 " 乃至失败的情况。另外,对于锦湖轮胎存在的巨额亏损和债务问题,如果青岛双星处理不好,则有可能对自身的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跃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