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摇号不租牌随时买 北京购车族开发曲线拿牌新招术

2019-08-23 14:23 来源:经济观察网 干群芳

  “金杯10座黄牌可进二环路。”在网页上搜索金杯汽车关键词时,一家北京的金杯汽车4S店如此直白的宣传。在普通地区,这则标语并不引人关注。金杯汽车一般用于商用,在一线城市常见于搬家现场。而且从所需的驾驶证来看,私人家用车对应的是C照,而金杯对应的则是B照;从车牌来看,私人家用车一般用的是蓝牌,而金杯则用的是黄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金杯都不是家用车的选择范围。

  但在北京,这则宣传成功地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没有北京车牌指标的,(很多)都买这种车了,今年(数量)开始增多的。”上述金杯汽车4S店的销售顾问向记者表示。在北京市汽车牌照一号难求的情况下,数十万的摇号大军中,有人开始将目光瞄向了金杯阁瑞斯、福特全顺等10座中型客车。“直接上北京牌,不用摇号。除了长安街,哪里都可以跑。”上述金杯汽车4S店的销售顾问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根据以往的情况,金杯的购买者一般将车用于拉货和拉客,而如今出于家用诉求的购买者数量开始增加。

  从2010年开始,北京市开始实行摇号政策,在申请人数逐年递增、配置汽车指标逐年递减的情况下,北京的车牌指标中签率也连年下降。2019年北京市第二期普通小客车指标摇号的中签率约为2462:1,即便是新能源汽车,也已经排队到8年后。

  除了9人座的轻客车型和10座中型客车,在皮卡“进城解禁”的风向中,北京的皮卡也新晋为私家用车新宠,包括长城、上汽大通等企业人士都向记者证实,北京地区的销量大幅上升,一些地方甚至是一车难求。

  显然,摇号大军的曲线自救又有了新的途径。虽然此前已经催生出车牌租赁、结婚过户等对策,但这种行为花费较多且具有一定风险。接下来,越来越多的体型较大、颜值不高的黄牌客车以及皮卡,将有望贴着“babyincar”行驶在北京五环内的道路上。

  B1驾照的新需求

  研究生小徐毕业后在西南六环附近的一家国企上班,尽管才工作一年,但拥有一辆车对他而言已十分迫切。在拿到北京户口之后,小徐在父母的帮助下着手在北京买房。“我在两个月的时间里用业余时间看了60多套房。必须精挑细选,我不想浪费家里给的这笔钱。”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要看完60多套房,拥有一辆自己的车成为前提。

  汽车迷小徐的梦想座驾是一辆本田思域。但在北京摇不到车牌号的他,仔细研究之后最终购入一台京B摩托车。有了这辆摩托,小徐顺利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巨量的看房任务,挑出了在他看来性价比最高的一套房。但当爱情来临时,没有车的苦恼再次降临。

  那个姑娘住在东六环。在北京这座城市恋爱,西南六环到东六环的距离绝对可以称得上异地恋,且京B摩托车要想进五环还得掐着时间点,未来也实在不适于家用。“买个全顺还挺好的,只是没有时间去学B照。”同部分网友一样,小徐也关注到了中型客车这一解决方案。在这种方案下,不仅不用摇号,可以随便进市区,而且也不影响同时摇小客车的指标。

  北京市某知名驾校的李教练向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现象。他表示,从去年开始,驾校增考B照的学员相对多了起来。“增驾B1买10座的车不用摇号。这些人太多了,排着队学呢。”李教练称。根据他的观察,增加B1的学员主要分为两大类,绝大部分是外地人来北京做个体经营生意的,需要买一辆中型客车拉货或者拉客;但如今新增了一部分以京户为主,家里没摇到号,需要解决用车难题的群体,这部分人群的占比能达到10%。“金杯阁瑞斯卖得最火,这车多漂亮啊,就比别克GL8大一点。”李教练向本报记者表示。而在记者向上述金杯汽车4S店销售表达了私家用车的需求时,她也连发了多张金杯阁瑞斯的照片过来供参考。据了解,金杯阁瑞斯是华晨金杯引进丰田技术开发的一款高端商务车,最早于2002年推出。

  从车身尺寸来看,阁瑞斯的长度和宽度均比别克GL8要小,但高度和轴距则分别比别克GL8的数据高。阁瑞斯被定义为客车,而别克GL8是MPV,当然这也导致了阁瑞斯对应的是黄牌B1本,而别克GL8对应的是蓝牌C1本。“现在的制度不健全,是有漏洞可钻的。”小徐向本报记者表示,此前全顺有一款6座车型踩在了漏洞上,能够上蓝牌在北京市内自由穿梭,但后来被有关部门发现并禁止。

  如今,摇不到号的北京居民们,也正是在制度交叉的缝隙之间艰难寻求出路,并局部带火了部分车型的销量。乘联会数据显示,金杯阁瑞斯6月份全国销量为1011辆,同比下滑48.9%。而上述金杯汽车4S店的销售告诉本报记者,该款车型他们店一个月就能卖好几十台。

  妥协之策

  “北京皮卡市场近来是异常火爆”,北京北辰汽车交易所一家中兴皮卡店的销售经理孟先生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没有强烈的开车进城需求的前提下,皮卡也颇受郊区群众的青睐。

  今年年初,经济观察报记者在走访北京皮卡市场后了解到,由于皮卡在多个省市相继解禁,在北京解禁的消息也不断传出,而在北京,皮卡不用摇号就能直接上京牌,因此,从2018年7月开始,北京市场的皮卡销量开始上升,到2018年12月已突破4000辆。到2019年前两个月,北京市场皮卡销量更是超过5000辆,在全国市场排名第二,超过云南省。

  不过,对于中轻型客车和皮卡,也有人担忧这款车型使用不便。“车这么大,停车怎么停?而且油耗高、高速过路费高、上险也比较麻烦。”多位业内人士在听到金杯的特殊解决方案之后,向本报记者分析称。除此之外,也有人难以接受金杯作为商用车的低端印象。

  在小徐告诉女友想买一辆全顺之后,其女友就认为买来家用有点不太好看。“现在的金杯不是过去的金杯了,特漂亮。车里的中央空调好得很。”上述驾校的李教练向本报记者表示,很多人开始买金杯用来家用,也和车况的变化有关。

  上述金杯4S店的销售还向记者推荐一款上蓝牌、不限行的6座车型,“它属于特种车,政府部门联合上牌,这个没必要跟你解释得很清楚,只要能上牌就行。”根据网友爆料,有汽车销售打出了“行驶证标注为半封闭货车的小客车,经改装后通过验车并上牌,不限行也不占指标”的促销广告,不过网友称该种方式有被扣罚的风险。

  家住通州潞城附近的小陈告诉记者,在摇号五年都没有中标之后,他们家最终妥协,在2017年买了一辆长安的轻客。“这车不用摇号,但是不能进五环内。”小陈表示,家里买这辆轻货,一方面是为了周末郊外出行方便,另一方面是其父亲考虑拉点菜来卖。潞城是北京6号线的东侧终点站,而小陈的公司同在6号线的青年路附近。“若是上班,还是坐地铁方便。早高峰开车从东往西走,堵得难受。”小陈称。

  但这辆轻型货车却在今年年初被小陈一家卖掉了。这是由于北京市政府迁至通州区之后,相关的管理条例更加严格,小陈父亲的摆摊卖菜计划也只能作罢,再加上这辆轻型货车必须挂靠在人家公司旗下,每年产生的相关费用就超过一万元以上。“不怎么用得上,成本高,利用率还低,想想还是卖了。”小陈向本报记者表示。

  郊区群众的新焦虑

  随着皮卡、中轻型客车的加入,使生活在北京郊区的居民出行可选项再度增加。此前,挂外地牌照是北京郊区居民开车的首选方案。但如今,这种方式也面临着新困扰。

  去年6月份,北京市交通委发布了针对外地车牌的新政,提出自2019年11月1日起,外地牌照汽车,进入六环路(不含)以内道路和通州区全域范围道路(不含高速公路主路)行驶的,每辆车每年最多办理进京通行证12次。这一新政让很多郊区群众微薄的用车幸福感再次降低。

  上述小陈的哥哥开的就是外地牌的车,平时主要用于家用。“他也没啥办法啊,限行了就少开呗。”小陈表示。在外地牌加大限行的情况下,有网友甚至猜想这会催生出“外地牌汽车拼车以及租赁经济”。

  而有着更高频用车需求的群体普遍只能选择租赁、过户的方式获取京牌。这种方式虽然被称为地下交易,但多年以来一直存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听闻,甚至有越来越公开的意味。在微博上搜索北京车牌,便能看到跳出多条租赁、过户北京车牌的广告。“租赁三年4.5万,5年6.2万元,当年就能办完。如果是结婚过户,需要15万元,10天就能办完。长期租赁20年(背户)需要10.5万元。”本报记者随机拨打了一家车牌中介的电话,对方如此介绍道。

  “想要京牌指标的,您听我一句,抓紧买,马上限制夫妻结婚3年以上才能变更,别到时候牌子过户费劲,左右为难!”另一条微博如此写道。在本报记者拨通电话之后,对方优先推荐结婚过户的方法,称16万元15天能够包办好,其他方式还包括直落、公司法人变更等。“7月份还没有这么贵,才14万。但是11月份新政马上要实施了,现在需求增加了。”她表示,现在结婚过户车牌需求强烈,到一定程度之后车管所肯定会予以治理,随结随办的政策可能会变。

  对于租赁、结婚过户获取车牌的方式,相关的风险纠纷报道随处可见,这也导致很多人不敢尝试。“我们家也有想过这种方法,但因为目前还没有很迫切的需求,加上也有风险,就没有去弄。”小陈向本报记者表示。相对而言,购买中小型客车和皮卡,成为最安全的折中方案。

  今年上半年,广州、深圳发布了增加购车指标的文件,其中广州从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将在目前12万个指标的基础上,增加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额度。而深圳自2019年6月起,在原定每年8万个指标的基础上,2019年至2020年每年增加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4万个。截至目前,北京的购车指标尚未有松动迹象。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