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拿资质 爱驰汽车喜忧参半

2019-08-19 07:50 来源:北京商报

  历时近一年,江铃集团、长安汽车、爱驰汽车三方的合资合作正式落地。8月16日,江铃集团正式宣布,新江铃控股正式成立。据了解,新江铃控股由爱驰汽车、江铃集团、长安汽车以50%:25%:25%的股比重组而成。业内人士表示,本次合作是国内首个央企、地方国企和民营企业混改案例。尽管是各取所需,但在汽车市场整体下滑存量竞争激烈背景下,爱驰汽车入股后,作为大股东的爱驰在提升自身品牌产品的同时,也要面对激活和重塑陆风汽车的问题。

  爱驰入股江铃

  新江铃控股是国内首个央企、地方国企和新创民企三方混改的成功案例。江铃控股公司总裁徐骏表示:“这是一场发生在央企(长安汽车)、地方大型国企(江铃集团)和新造车势力之间的混改合作。”

  协议内容显示,新江铃控股将在品牌、市场以及电动化、信息化、智能化等核心技术上展开创新探索,形成从关键零部件到整车的完整工业体系和创新体系。同时,此次合资合作的达成,将为新江铃控股引入最新的新能源车平台、技术和制造开发体系。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爱驰入股江铃混改完成,对于企业与造车新势力都是一个机遇。”

  在未来品牌布局上,新江铃控股将同时运营爱驰品牌和陆风双品牌,形成覆盖主要国内外市场的完整品牌矩阵;在制造体系上,南昌、上饶两大生产基地与包含燃油、混合动力、纯电动在内的三大平台。此外,在产品以及渠道布局上,新江铃控股同样将整合多方优势。

  承接“烫手山芋”

  对于爱驰汽车来说,在成为国内首个混改案例参与者的同时,拿到作为造车敲门砖的生产资质,也让爱驰汽车距离上市交付更近了一步。

  生产资质作为造车新势力要跨过的一道高门槛,随着《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在2019年1月10日实施,国家发改委的资质审批大门已经关上。成立于2017年的爱驰汽车,资质缺失的问题也日益放大。

  面对亟待解决的资质问题,爱驰汽车采用入股国企混改获取资质,但也支付了更高的价码。不同于竞争对手直接代工或收购的方式来获得资质,爱驰汽车在50%的控股权下,获得资质的同时也将承接重塑陆风品牌的重任。“爱驰汽车的混改模式不同,通过混改可以把存量资源盘活。”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江铃控股亟待引入外部资源拓展产业链发展,盘活其活力和运营效率,而销量低迷的陆风对爱驰汽车而言无疑是一个“烫手山芋”。据了解,江铃控股成立于2004年,在2018年,受国内整体乘用车市场情况不佳以及企业自身市场竞争力不足的影响,2018年江铃控股净利润亏损高达8.2亿元,陆风汽车的销量低迷则是造成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

  在汽车市场整体下滑的局面下,江铃想要依靠自身已经举步维艰,对于亟待重启陆风业务板块需要注入新血液的江铃而言,想要解决生产资质的爱驰成为其“接盘侠”。业内人士表示,通过混改,江铃控股已经不再是江铃汽车的控股股东,且旗下资产陆风汽车也已经从上市公司剥离,公司只剩优质资产。股东方——长安汽车和江铃集团在将资质拿出的同时,也将“包袱”甩给了爱驰汽车。

  机遇与挑战并存

  实际上,爱驰入局后的新江铃控股面对的是一个需要完全重启的品牌。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作为江铃控股旗下的陆风汽车,今年3月陆风X7被法院裁定抄袭路虎揽胜极光的设计,对陆风品牌形象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同时,数据显示,2018年陆风品牌车型销量为1.88万辆,同比下降55%。这意味着,爱驰汽车在接手江铃控股的同时,要承担起“扭亏为盈”和品牌重塑的重担,否则江铃控股的风险,将首先影响到爱驰。

  “负资产的问题不能回避,但是我觉得只要是资产,就有价值。”爱驰汽车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付强表示,爱驰虽然可以以更简单的方式获取资质,但“陆风品牌依然有非常大的潜力和市场价值。”

  但对于爱驰来说,不仅要尽快盘活陆风资产,更重要的是让自己的主打产品尽快交付,并实现“自我造血”。按照规划,爱驰首款新车将于9月正式量产,随后进行交付。但从时间上来看,爱驰汽车的交付落后于竞争对手,也在一定程度上对爱驰未来在新能源市场的销量形成一定压力。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实习记者 刘晓梦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