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海钩沉】大众40年前来中国,哈恩“功过”任评说

2019-01-04 07:06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张宇星

  饶斌说,他是20世纪80年代汽车工业战略奇才,他最先发现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潜在的汽车市场,并最先用最可行的方案和高明的谈判技巧感动了中国汽车人。

  皮耶希认为:“哈恩最大的功绩在于,他及时地以热情和勇气使集团实行了全球战略。最重要的举措就是在中国投资(1985年)……

  陈祖涛说:“哈恩是很有战略眼光的,在我们决定发展轿车工业之初,他就看准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判断中国轿车会有较大的发展,值得投资,所以在公司内部众说纷纭,没有定论的时候,力排众议,在西方其他大汽车公司还没有涉足中国之前,率先和中国合作,抢先登陆中国市场……

  对于近40年前的战略选择,大众集团收获了实实在在的市场回报;在中国市场上,从1984年仅生产千余辆桑塔纳,到现在一年卖出400多万辆汽车,约为大众当年在全球所售汽车的两倍(1981年,大众全球汽车销量仅为224.6万辆);与日本近10家车企在华销售汽车的总量相当,再一次证明其40年前“第二支柱”或“桥头堡”战略的成功。作为当事人,也是大众方面最主要决策者的哈恩博士,极其幸运地在90多岁高龄时,仍能够心安理得地享受业界内外的由衷肯定和高度尊重。

1980年代至1990年代初,大众汽车全球产量及其在汽车制造商中的排名(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翻拍自大众汽车的《94’中国家庭轿车研讨会》报告)

  在此次来北京领奖之前一个月的2018年11月19日晚,在长春的一汽奥迪30周年庆典上,哈恩博士欣然接受了全场持续时间最长的热烈掌声。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在现场感到,这经久不息的掌声发自内心,出乎真情……

  对于40年前,哈恩博士做出进入中国市场的战略决策,业界评价的主流是正面的,当然也有“客观”,甚至是非正面的。

  作为哈恩博士的继任者,大众集团原董事长费迪南德·皮耶希在《汽车和我——费迪南德·皮耶希自传》中写道:

  “哈恩最大的功绩在于,他及时地以热情和勇气使集团实行了全球战略。最重要的举措就是在中国投资(1985年),收购西雅特(1986年)和斯柯达(1989年)。可是,哈恩没有能切实控制这些新任务的具体执行情况,导致许多人行为失控。这些项目磕磕绊绊地进行着,没有任何预警系统。因此,当人们发现某件事情发生混乱时,实际上已经太晚。”

  偏于非正向的评论还有走得更远的。《汽车大战——占领21世纪的竞赛》认为,“是他(皮耶希)迫使哈恩退休的”。该书作者玛丽安·凯勒写到:大众的一个顾问最近告诉我:“每一个人都说卡尔·哈恩是个有远见的人,因为他掌握了西雅特和斯柯达两种车型的生产。但是哈恩并不是真正有远见的人,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二者是不同的。”

  但是,哈恩博士的中国谈判对手或合作伙伴都对他给与高度评价。在饶斌夫人张矛所著《饶斌专记》写道:“饶斌后来这样评价哈恩博士:他是20世纪80年代汽车工业战略奇才,他最先发现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潜在的汽车市场,并最先用最可行的方案和高明的谈判技巧感动了中国人。” 作为中国汽车工业的主要奠基人和杰出开拓者,饶斌与哈恩博士共同促成了大众与中国的第一个合资项目——上海大众(今上汽大众),这一评价可以说是至高无上。

1984年10月10日,在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合营签字仪式上,饶斌和哈恩(前排左三、左二)分别签字

  曾任中国汽车工业公司总经理、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理事长的陈祖涛,在《我的汽车生涯》中,曾经多次提到哈恩“有抢先进入中国市场的战略眼光”。

  陈祖涛说:“那时候,西方汽车大国没有几个看得起我们,不是不愿意合作就是漫天要价。几经周折,我们和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取得了联系。德国大众内部对于与中国合作意见也不统一。一派意见认为,中国的经济基础太差,合作生产的批量又不大,无利可图,不搞。以董事长多克尔·哈恩(应为卡尔·H·哈恩,下同)为首的另一派认为,中国的经济会不断发展,可以和中国合作,眼前虽然无利可图,但将来一定会有收获的。”

  他说: “其实大众公司的董事长多克尔·哈恩是很有战略眼光的,在我们决定发展轿车工业之初,他就看准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判断中国轿车会有较大的发展,值得投资,所以在公司内部众说纷纭,没有定论的时候,力排众议,在西方其他大汽车公司还没有涉足中国之前,率先和中国合作,抢先登陆中国市场,尝到了甜头。但多克尔·哈恩绝不是只要尝点甜头,他还有更大的发展目标,他给当时的中国汽车工业公司的领导写了封信,内容是,大众公司和中国在上海合作,这是我们大众对中国的支持和帮助,作为回报,中国今后只能和大众合资,不能让第三者参加。他想要独家在中国发展……三大轿车生产基地他占了两个,够厉害的了。而且他还想再和二汽(东风)谈合作……当然,我们也能理解,资本的最终目的,就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

  2018年10月24日,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的采访时,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张绥新博士说,我们不得不钦佩哈恩博士的战略眼光。他持有一种信念:像中国这么一个幅员广阔、人口众多,有着自己独特的传统和历史的国家,作为一个外来的汽车厂商也好、其他厂商也好,不可能单纯地出口产品到这个市场。必须要进入这个市场、进入这个国家,扎根在这个国家,成为这个国家的组成部分,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地为这个市场提供最好的产品与服务。

  张博士说,这40年来,大众一直是这么走过来的,也是这么做的。今天,中国市场已经是大众集团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大概占到(集团总销量的)40%。当我们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确实应该向哈恩博士这样的前辈致敬!

  2018年12月16日,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哈恩博士十分坦然也非常享受地说,对于我个人而言,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的事业是我个人事业中最重要的,也是回报与收获最多的一段经历。因此,我不仅对中国有着深深的感激之情,我认为我就是中国的一分子,我非常感谢中国给予我整个人生中如此重要的一份礼物。(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宇星)

  相关阅读:

  【车海钩沉】 40年前,大众汽车为什么来中国(上)

  【车海钩沉】 40年前,大众汽车为什么来中国(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