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免疫治疗尚未应用于临床

2018-11-01 09:23 来源:广州日报

  2018年是免疫治疗大火的一年。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和日本免疫学家本庶佑荣获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们被授奖的理由是“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本庶佑教授1992年发现T细胞抑制受体PD-1,2013年依此开创“癌症免疫疗法”,免疫治疗遂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很多乳腺癌患者也渴望从这种新的治疗方法中获益。然而现实并不都是那么美好,记者采访了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科主任廖宁教授,她表示,虽然免疫治疗在乳腺癌研究上已取得一定成效,但要应用于实践仍需要更多基础及临床研究加以探索。

  免疫治疗用于临床 尚在探索

  乳腺癌是全球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症,是全球女性健康的头号杀手。近三十年来,新型抗癌药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诊断与治疗的进步使得乳腺癌死亡率下降了39%之多。但这场抗击乳腺癌的战争仍面临着许多问题和挑战,亟待探索新的有效治疗方法。近十年来新型免疫治疗药物不断涌现,目前已有6种药物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黑色素瘤、肺癌、肝癌及肾癌等多种肿瘤的治疗。但实际上,FDA尚未批准免疫治疗用于乳腺癌,虽然免疫治疗在乳腺癌研究上已取得一定成效,但要应用于实践仍需要更多基础及临床研究加以探索。

  “目前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哪一类免疫治疗最具前景?是否需要联合治疗,联合何种治疗疗效最佳?如何利用生物标志物预测免疫治疗疗效等等。”廖宁介绍,为了使免疫治疗发挥最大的疗效,目前有许多研究着重探索免疫治疗联合化疗、抗HER2靶向治疗、PARP抑制剂及其他免疫治疗等联合治疗模式的疗效和安全性。化疗不仅具有细胞毒作用,而且能够通过释放细胞因子和TAAs来诱导机体产生免疫反应。因此,化疗与免疫治疗联合可能有协同作用,这一设想已被许多临床前研究证实。但联合哪一类药物能以最小的副作用达到最佳的疗效仍需对免疫治疗的机制进行更深入的探索。

  三阴型乳腺癌有了新治疗武器

  但从前不久召开的第二十一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上也传来好消息,乳腺癌中最凶险的类型三阴型乳腺癌如今也有了新的治疗武器。

  与其他类型的乳腺癌相比,三阴乳腺癌更容易发生内脏转移,而且晚期三阴乳腺癌患者会更容易出现耐药,复发后的生存期也短,中位生存期约为9.6个月,手术后除了辅助化疗没有其他药物可以使用。可以说,三阴乳腺癌是乳腺癌中最为凶险的类型。

  但最近针对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有一个好消息——治疗卵巢癌的新型靶向药物PARP抑制剂将为三阴乳腺癌患者带来新希望。据悉,美国FDA已批准这类药用于治疗携带BRCA基因突变、Her2阴性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其可降低三阴性乳腺癌患者42%的死亡风险,并将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延长了2.8个月。

  廖宁表示,BRCA基因突变的三阴乳腺癌患者都相对比较年轻,如果该药能够成功用于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意义非常重大,非常值得期待。

  提醒:注射过奥美定的一定要尽早取出

  采访中,廖宁通过本报迫切呼吁早些年通过注射奥美定隆胸的女士,一定要及早到正规医院将其取出,以免造成二次伤害。

  廖宁介绍,奥美定是一种无色透明类似果冻状的液态物质。最早产于乌克兰,1997年引入我国,应用于隆胸。其主要成分是聚丙烯酰胺水凝胶(PAAG),具有细胞毒性、神经毒性及肾毒性。很多求美者注射奥美定后出现感染、假体移位、排斥反应等情况,2006年奥美定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可致癌物之一,被禁止用于医疗美容。

  据中国数据研究中心统计,在中国曾经接受奥美定注射的受害者可能达到100万左右,奥美定的非法使用导致数万患者被毁容或者患病,成为很多女性的一生之痛。

  “我现在每个月都要做三四台取出奥美定的手术,因为奥美定在人体内分解后的单体是有毒性的, 可造成神经毒性、感染甚至致癌,因此,注射过奥美定的女性一定要尽早去正规医院将其彻底取出,避免二次伤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支艳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