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里溃疡侵袭澳大利亚 我国也有散发病例

2018-05-04 13:50 来源:北京日报

  蔡晧东

  有媒体日前报道,近两年来澳大利亚布鲁里溃疡的病例明显增多。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和澳大利亚的数据,2004年以前澳大利亚每年报告的病例不过40例,2016年增加到186例,而2016年11月至以后的1年里报告了236例。

  布鲁里溃疡因像麻风病一样具有永久的致残性,被科学家称为“新型麻风病”。这种病主要在热带、亚热带和温带地区流行,我国也有散发病例报告。

  皮肤溃疡是患者主要表现

  据报道,墨尔本大学临床医学副教授丹尼尔·P·奥布莱恩等研究人员在《澳大利亚医学杂志》发表研究报告,警告布鲁里溃疡暴发呈“流行病”态势,需要“迅速、科学地应对”。报告说,维多利亚州“疫情恶化,表现为病例数量剧增、症状加重、出现新的感染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2016年报告布鲁里溃疡病例182例,较2015年飙升72%;2016年11月至2017年11月报告236例,同比增加51%。

  早在1879年,就有人在乌干达发现了这种可以导致慢性溃疡的疾病,但当时还不知道其病因。1948年澳大利亚也发现了这种疾病,科学家在患病儿童腿部溃疡中首次发现了溃疡分枝杆菌。1962年,乌干达布鲁里地区的儿童中再次出现本病流行,被称为“布鲁里溃疡”,从此这种疾病的名称沿用至今。

  布鲁里溃疡是由溃疡分枝杆菌引起的疾病,从这种细菌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感染后的主要表现为皮肤溃疡。这种病会导致皮肤和软组织严重损伤,有时侵袭骨骼、造成严重畸形或终身残疾。

  事实上,溃疡分枝杆菌是结核杆菌和麻风杆菌的同胞兄弟,都属于“缓慢生长的分枝杆菌”。由于布鲁里溃疡像麻风病一样具有永久的致残性,它又被许多科学家称为“新型麻风病”。

  发病过程痛感不明显

  从症状上来看,布鲁里溃疡初期表现为一个或多个较硬的无痛性皮下结节、丘疹或斑块,随后周围皮肤大面积硬化或水肿,后逐渐发展为皮下脂肪坏死,血管闭塞。如不治疗,结节、肿块或水肿会在4周内形成溃疡,溃疡表面有黄色液体渗出。

  由于毒素特性,发病过程患者疼痛感不明显,且一般没有发热。数月后,溃疡部位会长出肉芽组织,病灶逐渐愈合,皮肤纤维化,瘢痕挛缩,导致关节僵硬及畸形等问题。少数患者的病灶可能播散至骨骼,引起骨髓炎,或继发感染,甚至导致败血症。

  布鲁里溃疡主要在热带、亚热带和温带地区流行,目前全球至少有33个国家和地区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过这种疾病,非洲、南美洲和澳大利亚等地区流行率也较高。而且,病例报告的数量在十多年来呈增多趋势。

  由于布鲁里溃疡是世界卫生组织所列的17种“被忽视热带疾病”之一,许多国家的数据并未完全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1999年至2002年,非洲布鲁里溃疡大流行,估计至少有10万人患病。世界卫生组织在2016年收到来自13个国家的报告共1920例,2017年这一数字增至2206例。

  我国虽然不是布鲁里溃疡的流行地区,但也有散发病例的报道。首例病例报道发生在2000年,一位荷兰的旅游者到我国山东旅游,感染布鲁里溃疡,回国后被确诊,治疗6个月后好转。2002年,河北省也报道了1例5岁女孩足部皮肤溃疡2年多就诊,被诊断为布鲁里溃疡。2007年,重庆报道1例19岁男孩因左踝部慢性溃疡就诊,被诊断为布鲁里溃疡。不过,此前我国因对溃疡分枝杆菌鉴别不清,也有过“皮肤非结核分枝杆菌感染”的报道。

  皮肤破损及时清洗和消毒

  尽管布鲁里溃疡在我国比较罕见,但随着我国的国际交往越来越密切,国外流行的一些疾病也可能输入我国,大家应该提高警惕。

  目前,溃疡分枝杆菌的环境宿主和传播途径尚不十分明确,因此无法制定预防策略。大多数科学家认为溃疡分枝杆菌存在于热带等较温暖地区的自然环境中,如土壤、池塘里。感染者多为贫困地区或难民中的儿童和青少年。

  皮肤破损是感染溃疡分枝杆菌的必要条件,细菌通常经皮肤破损处或昆虫叮咬处感染人体。因此,皮肤受外伤后一定要清洗伤口,酒精消毒,切忌将受损伤的皮肤暴露在脏水和土壤中。虽然很多病例呈家族集聚性特点,但最近的证据表明: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需要提醒的是,如果皮肤出现较长时间不能愈合的溃疡,应及时到医院诊断治疗,使用一些抗结核药物,如利福平、链霉素、克拉霉素等,越早治疗效果越好。澳大利亚创伤和组织修复协会副主席兹拉特科·科佩茨基指出,利福平和克拉霉素结合治疗布鲁里溃疡,治愈率接近100%,但治疗不及时则可能造成长期残疾或毁容。

  (作者单位:北京地坛医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吴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