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70%-80%的肝癌病人是乙肝患者

2017-11-08 11:10 来源:都市快报

  追踪肝癌第一元凶——乙肝

  得了乙肝担心别人有看法连医生都想瞒

  乏力腹痛一个月再去查已经是肝癌

  11月1日,是45岁的王先生(化名)住院的第49天,这一天,是妻子陈女士(化名)近一个多月来,过得最踏实的一天。

  王先生患的是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诱发的肝细胞肝癌,且肿瘤巨大,正常肝脏体积很小且肝硬化明显, 用常规治疗方法无法达到根治。好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普外科梁霄主任医师及其团队的努力下,王先生终于脱离了危险。

  老公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得的是肝癌

  以为是比较严重的乙肝

  45岁的王先生,家住台州,体形消瘦,1米68的个子,体重只有100斤,入院前从事装潢工作。

  说起老公的病,妻子陈女士最先涌上心头的就是埋怨——

  “他这人太固执了,我说什么,他从来都听不进去的,不知道我是为他好。”陈女士说,“来这里(邵逸夫医院)前的一个多月,他说过肚子痛、没力气、没胃口,我让他去医院看看,他非要硬撑。我就提醒他,他有乙肝,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和别人比,早点去看看,没问题当然好,有问题可以赶紧治,可他就是不听。”

  9月12日,让陈女士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天,王先生早早收工了,说肚子难受,浑身没劲儿,这让陈女士心里咯噔了一下,好说歹说地把丈夫拽去了医院。

  “到医院后,医生发现他皮肤发黄,就问有没有肝病史,我说他有乙肝,已经二十多年了。开始,他还埋怨我,说他的乙肝已经好了,让我别到处说。”陈女士说,当所有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单独告诉她,她丈夫的情况有些严重,建议赶紧住院,如果她不放心可先和家里人商量商量,或去杭州看看。

  那一刻,陈女士呆住了。“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问什么,更不知道去找谁商量,女儿还在读大学,儿子才8岁。”陈女士说,走出诊室,她又必须故作淡定,因为她知道丈夫是接受不了这一现实的,她只能找机会慢慢地透露给他。

  9月14日,陈女士带着丈夫找到了梁霄医师。检查发现,王先生的右肝有个巨大的占位,接近10厘米,考虑为肝细胞肝癌,与肝癌相关的肿瘤标志物AFP指标超过7.9万,肝硬化程度严重。

  “医生,我老公还有得治吗?你和我说实话。”这是陈女士了解丈夫的病情后,问的第一个问题,“我当时心里想的是,不管花多少钱,只要有得治,就一定要给他治。毕竟他还年轻,我们还有两个孩子,如果放弃,我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

  手术,是目前有效治疗肝癌的最佳手段,然而,经过反复精准评估,医生发现,如果切除王先生的病肝,剩下的残肝体积仅占标准体积的23.99%,不能维持生命。怎么办?

  梁医师建议采用一种俗称为“二步切肝”的方法,即用一根绕肝带解决肝脏分隔难题,避免胆漏等并发症,把正常的肝脏组织养大后,再将病肝切除,手术分两次进行,均采用腹腔镜下手术。

  相对传统的肝脏切除手术,它创伤小,病人恢复快。

  陈女士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建议,并表示愿意全力配合,只要能救她老公的命。

  9月20日,王先生做了第一次手术。那天,是陈女士来到邵逸夫医院最怕、最紧张的一天。

  陈女士说:“术前谈话时,医生和我说,由于我老公的情况复杂,术中可能会出现开进去、结果做不了的情况,那样的话,他们会打电话给我,让我保持电话畅通。我老公是下午5点多进的手术室,6点半的样子,我突然接到手术室的电话,让我去一趟。我当时整个人就蒙了,生怕医生告诉我,我老公没救了。”

  当时,陈女士所在的地方离手术室只有两层楼,走楼梯是最快的,但那时她整个人是蒙的,“安全出口”明明就在眼前,她却一圈一圈地绕,绕了四五圈都没找到,直到保洁阿姨给她指路。走到手术室,站在医护人员面前的陈女士突然“失语”了,不知道问,也不知道听,直到有人问她是不是王先生家属,她才反应过来。

  “你丈夫的手术很顺利,接下来就是把正常的肝脏再‘养’大,等待第二次手术,下次手术也是微创腹腔镜完成。”听到这话,陈女士才舒了一口长气。

  幸运的是,三周后经过评估,王先生的健侧肝脏明显增大,体积达到了42%,接受了第二次腹腔镜手术,切除了病肝。手术那天,当陈女士看到一大盆的病肝时,禁不住倒吸了口气。

  直到现在,王先生还不知道自己患的是肝癌。陈女士说:“我了解他,一旦告诉他了,他肯定接受不了,还有可能放弃治疗,他会觉得癌症肯定是没救的,花这么多钱去治,没必要。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得了比较重的肝病,还不知道是恶性的,等治疗得差不多了,再告诉他,他会比较容易接受。”

  或许是因祸得福。前两天,陈女士的丈夫突然对她说,出院后,他再也不喝酒了。以前在外面干活,不管干得多累、多苦,睡一觉就没事了,没想到生病这么痛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他还告诉陈女士,要她监督他,并向她保证,出院后一定听她的话。

  听到这番话,陈女士乐了,但还是不改往日的作风:“现在,你知道痛苦了哦,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喝?”

  日前,记者从梁霄医师那了解到,王先生的手术很顺利,术后恢复平稳,不出意外的话,近期就可以出院了。

  为什么乙肝才是肝癌第一元凶?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病科主任、博士生导师盛吉芳主任医师说:“我国是一个乙肝大国,目前全国约有93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基数。虽然,乙肝病毒携带者只要严格控制好乙肝病毒,不让它活动、进展,大部分人不会进展为肝癌,但相比非乙肝病毒携带者,他们患肝癌的风险要高8-10倍,这也是为什么乙肝是我国肝癌的第一大‘元凶’的原因。”

  和乙肝病毒的潜伏期一样,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最终进展为肝癌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通常需要经过慢性肝炎→(或)肝纤维化→肝硬化→肝癌,这样“三步”或“四步曲”。

  不过,也有研究显示,3岁以前就感染乙肝病毒的,约90%的携带者到二十多岁就会进展为慢性肝炎。一旦病毒进入活动状态,若不加以控制,肝脏会随之纤维化,部分患者会不经过肝脏纤维化,直接步入肝硬化,甚至肝衰竭、肝癌。“我曾接诊过一个肝癌患者,只有9岁。因此,新生儿24小时内接种乙肝疫苗很有必要,同时,如果母亲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建议加打乙肝高价免疫球蛋白。”盛主任说。

  盛主任还发现,在我国,不仅70%-80%的肝癌患者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还有家族集聚的现象,她曾碰到过一个家族,先后有9个人因肝癌去世,差不多每两三年就走一个,其实,这个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1.每年做一次乙肝三系检查,若五项全为阴性,说明没有乙肝抗体,建议及时接种乙肝疫苗;若1、3、5项为阳性(俗称“大三阳”),需要进一步检查肝功能和病毒核酸(HBV-DNA),说明有较强的传染性,必要时要及时进行抗病毒和保肝治疗。

  2.若已明确是慢性乙型肝炎,可通过安全有效的抗病毒治疗,让病情得到改善,延缓疾病的进展。临床建议每3-6个月随访一次,随访内容包括肝脏B超、AFP(肿瘤标志物)、肝功能、血常规,以观察肝损情况,或者筛查早期肝硬化、肝癌。

  研究显示,肝癌的5年生存率与肿瘤的大小密切相关。一般来说,小于2厘米的为早期,2-5厘米的为中期,5-8厘米的为中晚期,大于8厘米的为晚期;早期肝癌的5年生存率可达80%-90%,而晚期肝癌的三年生存率连10%都不到。

  理论上,乙肝患者进展为肝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为什么近年我国肝癌患者呈年轻化的趋势呢?

  盛主任认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部分乙肝患者对乙肝危害的了解不够,没引起重视,致使病毒反复活动;另一方面,乙肝病毒有“帮凶”,如饮酒、熬夜,摄入了富含黄曲霉素的食物或水,乱吃药物或保健品等,这些不仅会加速进程,患者还可能会因某次严重的肝衰竭,半年内就进展为肝硬化或肝癌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何春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