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女子因术前焦虑,甚至不由自主发抖,医生跟她说了一番话就解决了……

2017-11-07 10:58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邹女士今年30岁,自从被查出乳腺纤维瘤需要手术切除治疗后,就一直很焦虑,甚至有时候还会不由自主地发抖。

  “这是典型的术前焦虑。”浙江省医学会精神科分会主任委员,浙江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精神卫生科主任于恩彦教授说。作为一名从业30多年的精神卫生专科医生,于恩彦表示,随着社会包容性和现代人认识、观念转变,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心理治疗。像浙江省人民医院接受心理治疗的住院病人,每年都有近千例次。

  女子开刀前焦虑担忧

  经过与邹女士的深入沟通,于恩彦了解到其焦虑的原因:原来,邹女士的母亲一年前曾做甲状腺结节手术治疗,但是术后恢复一直欠佳,声音嘶哑且疲乏无力,所以并不支持邹女士进行手术。同时,邹女士的女儿很“黏”妈妈,她担心自己术后有好几天无法亲自照顾女儿。

杭州一女子因术前焦虑,甚至不由自主发抖,医生跟她说了一番话就解决了……

  “除此之外,邹女士全职在家约3年,家人商量将其女儿送至托班,让她在家中新开的店面工作,邹女士十分担忧自己是否能适应。”于恩彦根据邹女士的担忧,耐心地将其心中的“死结”分为若干步,一一解开。

  他告诉邹女士,不同疾病手术都有一定风险,主刀医生讲了乳腺纤维瘤手术的必要性与预后,接着,他引导邹女士制订细致的、重返工作岗位的规划……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话疗”,邹女士心情好了许多。“谢谢啊,感觉好多了!”邹女士感激地对于恩彦说。次日,她坦然地接受了手术。

  男子总是怀疑自己得了重病

  “除了像邹女士这样术前焦虑的,还有的住院病人属于疑神疑鬼。”于恩彦说,“像45岁的龚先生,常年肩颈部及四肢游走性疼痛,总是怀疑自己得了什么重病。事实上,我们用最先进的仪器和方法给他做了很全面的检查,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问题,龚先生是由于对疾病的过分担忧和关注,加重了疼痛感。”

  最后,于恩彦给龚先生选用了合适的抗抑郁药物进行治疗,同时辅以心理疏导。一段时间后,龚先生的情况大为好转。

  于恩彦提到,早些年,对心理疏导有误解,不少患者有很强的病耻感与抗拒心,而现在不仅门诊病人多了很多(一年3万多人次),临床医生、患者及家属也越来越重视住院期间的情绪状态、睡眠质量等指标。“我们一年对住院病人精神卫生专科会诊就近千例次,九成住院病人及家属坦然接受‘话疗’,其中近两成还是病人或家属主动要求的。”

  其中,躯体疾病伴发的焦虑抑郁情绪(包括术前焦虑)所占比例最高,约占一半以上;其次为睡眠障碍,约占三分之一。此外还有因既往精神疾病史在住院期间需要药物调整的、谵妄、老年痴呆相关疾病等。

  “病人在手术前后出现轻度的焦虑是可以理解的,但严重的焦虑则往往会影响和干扰康复的进程。比如最常见的术前焦虑,表现为对手术的担心和恐惧,躯体反应严重时表现为心悸、胸闷、尿频、腹痛、腹泻及睡眠障碍等。”于恩彦提到,针对复杂的情况,他们会采取“三级会诊制”和“会诊回访制”,直至解决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何春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