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院长单霁翔 2018年的最后一班岗

2019-01-10 10:22 来源:北京晚报

  元旦前后,接连的北风和低温,让北京展现出冬日那种典型的干冷、响晴,天蓝如洗,让人觉得冷得痛快。在元旦假期,就着如此美景,去故宫走一走是值得的:红墙、黄瓦和蓝天搭配起来是北京最美的模样。

  2018年的最后一天,记者在故宫游玩,有幸偶遇故宫院长单霁翔,并跟随单霁翔一起度过了一次难忘的故宫“跨年之旅”:从2018年最后一天的上午到夜幕降临,单院长在马不停蹄的忙碌中,亲自送走2018年的最后一位观众。十几个小时之后的清晨,单院长又出现在午门的大门外,迎接2019年的第一批观众,故宫和他的“守门人”也迈进新的一年。

  在与单院长一天的相处中,这位自称为故宫“看门人”的院长,将他对故宫的关注之情展露无遗。

  御花园

  10:30

  卫生间改造凸显人文关怀

  上午10点半的故宫御花园,远远就看见身穿黑色冬装挂着胸牌的单院长正带着一群客人参观,得知我是经常采访故宫的记者,单院长发出邀请:“愿不愿意跟着我走走?”跟着单院长游故宫,这样的机会谁能拒绝呢?

  跟着单院长走了没几步,就听院长说,这是咱们参观的第一站——卫生间,说着一转身他就进了御花园外的一个公共卫生间,一边走还一边说“不许拍照啊”,然后钻进男厕,没影了。早知道单院长是著名的冷幽默段子手,今天终于体会到了。

  等到单院长从厕所出来,他问我“你觉得厕所有什么变化吗?”我发现,女厕比以前大了不少,内部重新进行了装修,干净漂亮了很多。单院长说,这就是故宫2019年将要开始的“厕所革命”,御花园的卫生间是第一个完成改造的。“以前女厕外面经常排长队,我们把原来男厕女厕位置换了一下,男厕加上吸烟室和休息室改造成了女厕,这样更科学,内部重新设计装修,提高了档次。”

  一位故宫院长,竟然如此关心厕所这样的小事,多少让人有些吃惊。不过,接下来我发现,单院长还关心更小的事:一边走着,他忽然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很小的纸片,一直拿在手里,直到找到一个垃圾桶扔了进去。“故宫的地上不能有纸片垃圾,如果地上没有一片垃圾,观众也就不会扔了。包括在墙上刻画的,一旦出现我们会如临大敌立刻擦掉,墙上没有划痕别人也就不画了。”单院长说,他四五年前下来巡查老得捡垃圾,现在基本走一趟下来也捡不到一片。

  其实正是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让故宫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例如,以前故宫的端门广场、御花园没有座位,很多人席地而坐。单院长定制了观众座椅,还将御花园花池等改造成可供观众休息的座椅,这样可以供近400名观众在此休息。端门广场把树坑填平了,在树坑上做一圈树凳,加上靠背座椅和餐桌椅,一共能给观众提供近千个座位。

  在隆宗门内,我注意到新竖起了一个“母婴室”的牌子,单院长说,“之前有观众反映没有母婴室,带儿童参观多有不便,2018年我们就利用原有办公用房改造设立了一个。”院长还补充道,“观众走到这里正好走完三大殿,走了一半,累了,2019年我们还要把后左门、后右门内原来的商店收回改造,提供热水,变成老弱病残孕专用休息室。”

  太和殿

  11:00

  “文物要有尊严不能蓬头垢面”

  跟着单院长一路向西,走过太和殿的右翼门,单院长指着这扇打开的大门说,过去这个门从没打开过,原来这一带都是非开放区,现如今,太和殿的左翼门和右翼门都打开了,景观一下子丰富起来。

  实际上,多年来故宫老观众都对一块牌子记忆深刻,牌子上写着“非开放区,观众止步”,因为故宫70%的范围都曾立过这种牌子。“都说故宫建筑多,可观众看不到它的馆舍宏大,都说故宫藏品多,但是99%的藏品睡在库房里,绝大多数观众进了故宫以后,只能沿着中轴线走,看看皇帝坐在什么地方,躺在什么地方,在哪儿结婚,就穿过御花园走出去了。”单院长觉得这不是一个博物馆应有的样子。

  “过去观众沿着中轴线走,只能观看三大殿,连一棵树都没有,现在出右翼门一看,非常漂亮,有古松、有十八槐;出左翼门是箭亭广场,过去骑马射箭的地方,视野一下子就开阔了。”单院长表示,故宫为了打开这两扇门也付出了很艰辛的努力,总共拆了135栋临时建筑。

  单院长自嘲:“故宫院长是个高风险的岗位,有今天没明天,整天提心吊胆怕出事儿。”但是因为怕出事儿,为了保证文物的安全,就不开放,不拿出来展览,这个思维方式单院长觉得有问题。

  “过去的思维方式是,要保证文物安全,拿出文物越少越安全,都在库房锁着才安全,所以拿出来展出的不到1%。一个瓷器掉地下摔了,博物馆的责任,全世界都知道;反过来,一屋子的古代服装、织绣、地毯全腐烂了,一点责任没有,属于自然腐蚀,这个机制得改变,现在我们就要反过来做。”

  单院长说他的原则是“能开的全都开”,比如新开的家具馆,“过去是6200多件家具都在库房里,90多个小库房最高摞了11层,现在都拿出来,建了家具馆,处理好就没危险。”

  故宫有10200件雕塑,过去没有展厅,后来成立了雕塑馆,其中两尊菩萨3米多高,是1500年前北齐的雕塑,非常珍贵,而且在馆内,秦始皇兵马俑也神采奕奕地展出来了。“所以文物必须要有尊严,文物不能蓬头垢面,必须要融入人们的生活才更有尊严。”

  现在故宫80%的区域都可以参观了,这给故宫开放管理处的职工增加了大量工作。“过去200多人封门,现在800多人封门,每个人都拿一个接触器,每个角落都要走到。这样每天查一遍,我觉得比封闭更安全。”

  西门工地

  12:00

  以后管道再也不会穿红墙了

  跟着单院长一路向西往隆宗门方向走去,忽听单院长一声低呼:“我们就怕这种大高跟鞋。”原来前边不远处一位女观众穿的皮鞋鞋跟又细又高,走路咯噔咯噔的。“这要是去御花园,踩上甬道,那个小石子就会崩出来。”单院长满脸的心疼,他说为了保护故宫的地面,曾经一度请观众穿鞋套,但是没能推行开,现在全凭观众自觉,他请大家最好穿软底鞋参观故宫。

  可以看得出来,单院长对故宫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甚至对一个小石头都是有感情的。我曾经听过单院长的演讲,他对于故宫的历史、数字、甚至故宫猫等几乎如数家珍,那份熟稔的背后透着他的热爱和艰辛付出。据说单院长上任伊始,就在5个月里走完了故宫的9371间房屋,自1420年紫禁城建成,只有两人做到了这件事:单霁翔和他的秘书。

  跟着单院长走过冰窖对面的一堵正在施工的红墙,他的脸上又露出心疼的表情,“我们的苦恼就是热力等各种管道,因为施工,不得已在这里做了一面假墙。”为了走管线,红墙上有几个很显眼的孔洞,古建筑遭到破坏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但单院长表示,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发生了,他面带神秘的表情说:“敢不敢跟我去一个地方,故宫职工都没去过,就是里面太脏,你这衣服怕是够呛。”

  我注意到单院长黑色的工作服上蹭了不少土,尤其是一双鞋,很旧而且满是灰尘,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照他的说法,他经常出入那个很脏的地方,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呢?单院长带着我们一路向西,快到西门附近是一片施工围挡,进去是红色的工棚,空地上停着铲车等施工车辆。跟着单院长走进工棚,眼前的情景令人大吃一惊,里面尘土飞扬,地面被挖了一个很深的大坑,一层一层的楼梯通往地下深处,下面隐约可见管道。“这就是故宫正在建设的地下管廊,单院长很自豪地告诉我。

  “故宫要在红墙以外建一圈市政管廊,最深到14米。为什么这么深?因为故宫地下3米以内是文化层,怕有文物,躲过这层,加固以后在底下铺设管道,里面将来要进17种管道,建好以后,管道再也不用穿红墙、穿古建筑了。”单院长满脸欣慰。

  这个工程最终要到2020年6月才能完成,“我们所有的古建筑维修都会在那时竣工,迎接故宫600年的生日。”单院长很憧憬那一天的到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