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贷被曝光之后

2018-10-11 09:30 来源:北京晚报

  不久前,28岁的陈浩在寻找着房源,“押零付一”的方式让手头不宽裕的他十分看好。然而,陈浩所面对的却是他从未听说过的“租房贷”。当在某平台交纳租金时,陈浩发现账户中多出了15400元的贷款,而他却从未申请过这笔贷款。

  8月底,多部门要求不得运用银行借款等融资途径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9月19日,北京发布关于开展打击侵害群众利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的通知,重点打击投机炒房和黑中介。

  一系列重拳整治之后,记者走访市场发现,租房贷依旧活跃在房屋租赁市场中,一些租客仍因此莫名地背上了一笔贷款,巨大的风险也隐藏其中。

  案例1

  一笔不了了之的贷款

  28岁的陈浩寄居在同学的出租房内,找房、看房占据着他周末的大部分时间。半个多月前,陈浩租赁好了单间公寓,却一直不敢搬进去居住。

  陈浩因为工作原因,准备搬到通州马驹桥附近。在北京工作四年,此前一直住在公司的宿舍中,这是陈浩头一次租房。

  9月上旬他便开始看房,经过多次看房后,陈浩最终从某网络平台中找到了一名中介,看中了一间月租1400元的单间公寓。

  在看完房后,已经到了晚上7点多,陈浩与中介人员就来到了公司准备签订合同。中介人员向陈浩推荐押零付一的方式,租金按月交纳,每月为1400元。“他说这样可以减轻我的压力,不用一下子拿那么多钱出来,我觉着也挺好的。我想仔细看一下合同,他说没有必要细看,都是制式合同,就看租金、日期等重点即可。”

  六七页的合同中,陈浩签了几次名字。在最后的附件中,中介人员告诉陈浩,除第一个月房租直接交现金,以后的房租直接交到平台即可。“我以为是中介公司的收款平台,就在上面签字了。”

  陈浩将一个月租金与1200元管理费交给了中介人员。临走前,中介人员告知交费平台为“元宝E家”,次日通过留存的手机号即可进行注册登录。

  陈浩登录后发现,自己的名下多出一笔15400元的贷款。“当时自己吓了一跳,没敢继续在填写个人信息。”

  陈浩马上退出平台,给中介人员打了电话。“中介人员说,‘走平台’就是这种方式。要不这样,就要年付。”在与中介人员的争吵中,电话被挂断,中介人员不再接听他的电话,也未再回复陈浩发去的微信。

  所幸的是,一天之后陈浩再登录平台,发现自己的贷款信息已经不复存在。

  陈浩从未搬进过出租房,他担心生米煮成熟饭后,自己维权更加被动。

  为了能够要回已经交纳的一个月房租和管理费,陈浩曾去过一次出租房,遇见了一名中介人员带着租客看房,租客采用的也是押零付一的方式。陈浩将合同中附件给他看过后,告知租房会带来不必要的贷款。“但是后来,中介人员和他偷偷说了几句,这个租户自己对租房贷没有什么反感,他就在平台注册了。”

  案例2

  一次困难重重的维权

  24岁的张伟因为手头不宽裕,在租房时给中介人员提出了只想找个押一付一的出租房,房租在1000元左右。

  两天之后,中介人员将张伟带到了丰台南路附近的韩庄子西里小区,房间是由厨房改成的,月租金为1100元。

  在签合同时,中介人员表示,房租在平台上交纳即可。在中介人员的帮助下,张伟完成了注册。

  张伟每月都按时交纳房租。半年之后,他突然接到了一家贷款公司的电话,询问其是否还要继续贷款。“这个时候对方告诉我,我租房用的是贷款的方式。”

  张伟无奈地向贷款平台表示,自己继续续租,继续在平台中贷款。“价格低的房子不好找,这个房子又在公司附近,最后也没办法。”

  但是续租后不久,张伟所租住的房屋因为群租房而被查处。两居室一共住进了6家,除了两个正规卧室外,客厅被打成三间隔断,厨房也改造成了卧室。

  但是,当张伟找到中介人员的时候,对方却表示,是张伟违约在先,不退任何押金。“我没有地方住了,押金又不退,还要继续还贷款。”几天中,张伟的重心从工作转向了索要押金中。

  张伟发现有租客与他有着类似的经历,就联系上了租客,一起来到了房屋中介公司讨说法。期间,中介人员坚称对方违约在先,不退还押金等,并将张伟和租客推倒在地。“我们就报警了,警察建议协商解决。”

  中介人员最后妥协,表示可以退还押金,但是需要当天搬走,并收取200元清理费。“我们最在意的是租房贷,在我们的要求下,中介人员帮助我们在平台上解除了贷款。”

  平台扣除张伟200元的违约金,张伟如释重负,收拾好行李搬到了同事的出租屋。

  调查

  “押一付一”下的暗流涌动

  8月、9月,多部门联合出手,整治房屋租赁中的种种乱象,被媒体曝光的租房贷还会有市场吗?

  在某网络平台中,记者看到,“押一付一”成为一些中介人员推销房源的利器。一名中介人员表示,押一付一的方式需要在平台付款,也可以选择直接支付的方式,但需要一次性付完一年租金。

  十里堡附近的一名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押一付一的方式要进行“分期”,类似于小额贷款。

  在6号线褡裢坡附近的一间出租房,中介人员表示,押一付三的方式可以直接将钱付给中介公司。“但如果选择押一付一的方式,就需要贷款了。”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租房给陈浩的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中介人员,对方表示,陈浩因为没有在平台中完善信息,贷款并未生效。

  “元宝E家”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平台是专业提供房租消费分期平台,让租客告别传统的房租支付方式,减轻租房压力。

  在租房平台“看房狗”创始人李贝克看来,押一付三是租房市场的惯例,但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年轻白领来说压力较大。所以押一付一产品具有极大的需求,能降低租客的现金压力。“但是在现有的租房行业里,租房贷这个产品则变成部分中介公司、公寓公司在经济上盘剥绑架租客的陷阱和地雷。”

  李贝克表示,利用“押一付一”、“走第三方支付无风险”的方式吸引租客,待签订合同时发现,押一付一其实是有贷款要求。如果租客不再租房,一些中介公司利用“租客交了定金又不租”这一理由,直接就把租客定金给吞了。

  调查中,多家房租中介人员回应称,押一付一的付款方式需要以租房贷的方式支付房租。面对此前对租房贷的集中整治,一名中介人员表示,因为部分租客有相应的需求才会继续存在。“有的时候会明确告诉租客,让租客知道情况。这样做一是能让租客少交费用,二是公司能快速让资金回笼。”

  探因

  拿房、出租、贷款 再拿房的利益链

  与张伟一样,一些租客被迫选择接受贷款住进出租房内,也会遇到一些麻烦。

  在租房平台“看房狗”的租房维权群中,常有租客因工作原因需要搬家,但提前告知中介公司后,仍旧麻烦不断。李贝克说,解除租房合同还需解除贷款合同,这需要支付两次违约金。一些中介公司会故意拖延解除贷款合同,拖延时间退还剩余押金,让租客承担的违约风险处于极大的不确定中。“这时候租客基本上要么不敢搬家,要么就同时承担以前的房租贷款和新房租租金两笔支出。”

  “租金贷金融产品结构有一个现金流时间差。”李贝克说,贷款方一次性发放11个月或12个月租金给出租方,作为未来的房租使用。但是一些中介公司将这笔贷款,挪用做经营资金去拿房。最终形成拿房、出租、贷款、再拿房的利益链。“这实质上就把租客的消费贷款,变成了自己的无息商业贷款,让租客用贷款来承担中介公司和公寓公司的经营风险。也曾出现过小中介公司破产之后重新注册新的中介公司,租客的贷款损失、居住权益损失和征信损失便显现出来。”

  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表示,一般的租房合同只是普通的租赁关系,而一旦涉及向第三方金融机构借贷,则属于金融借款,相当于给租客又套上了一道枷锁。租客作为直接借款人,一旦遇到中介公司关门等因素,责任便落在租客头上,对租客的法律风险十分明显。

  在几次争吵后,陈浩发现几乎没有要回一个月房租与管理费的可能性。对于租房贷,他仍旧耿耿于怀。“当初如果告诉我贷款租房,我就不租了。现在没有时间和精力跟中介耗下去,只能自认倒霉。”

  (应采访对象要求,租房者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 赵喜斌 J209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