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濒危的雕版

2018-08-10 08:42 来源:北京晚报

  修复老的雕版是最难的工艺,闲暇时任宝全就找块木头练习。

  刷印使用朱砂成本太高,自己研制的朱墨为古籍的推广降低了门槛。

  孩子们喜欢了解雕版印刷让任宝全看到了传承的希望。

  15种几乎失传的装订方法在任宝全的乡村厂里全能见到。

  这里每年要刷印上百种书,会用掉宣纸上万刀。

  百年的老雕版在任宝全这会焕发出新的活力。

  像这样有百年历史的古雕版,任宝全收藏了四万多块。

  一块块有着历史印记的雕版、一摞摞宣纸,经过刷印、分拣、装订等十几道完全手工操作后变成了一本本透着古韵的书画……仿佛从古代穿越而来的雕版印刷车间——华艺斋坐落在东南大兴区采育镇韩营村的一个不起眼的院子里。任宝全就是让这个“穿越”一直延续的人。

  1967年出生的任宝全是韩营村人,从他记事起父亲就在这个雕版印刷厂工作,任宝全的童年就是在飘着墨香的车间里度过的。初中毕业后任宝全进入雕版印刷厂工作,刷印是所有工序中最脏最累的活儿,任宝全一干就是四年,之后开叉车、跑业务,1996年任宝全从村里承包了不景气的雕版印刷厂开始了自己的坚守之路。

  雕版印刷这个手工活看上去简单,其实在工艺技术上却很复杂,从刻板到最终成书需要20多道工序。工匠需要在硬度较大的木板上,用刀雕刻出反向字,使凸起的文字成为凸版,然后再覆上纸张,使版上的图文清晰地转印到纸张上。从事雕版印刷得懂古书、懂雕刻、懂宣纸,缺一不可。

  任宝全接收雕版厂后先对刷印工具进行了革新,原来刷印古籍的刷子都是用草根扎成,在刷墨、刷纸过程中,对雕版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磨损。所以任宝全改用了柔硬适度的棕片扎成了刷子,这样刷子只要在雕版上轻轻扫过即可,对雕版不造成任何损害。2004年,为故宫博物院刷印满文《大藏金》时需要使用朱墨,任宝全找到国内最好的制墨厂也没能做出理想的红墨,最后任宝全在染布厂找到了合适的颜色,最终在他软磨硬泡下“偷艺”成功,按照染布的配方自己研制出了合适的朱墨。装订古籍的工艺十分讲究,经过十几年的研究,龙鳞装、金镶玉等15种几近失传的装订方式在任宝全的厂里也都可以找到。

  正是这样的一家乡村雕版印刷车间,至今还承接着全国许多大型图书馆、博物馆的线装古籍印刷和装订业务,现如今以手工操作的雕版印刷术已濒临消亡,任宝全最担心的是这门传统手工艺有一天会真的消失。雕版印刷被评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后,任宝全和老工匠们开始走进学校为学生讲解这项古老的技艺,希望为这项技艺注入新的血液。 本报记者 安旭东摄J130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