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那些外国纸币上的“中国制造”

2018-04-25 11:40 来源:新华日报

  来源:知乎用户@马前卒导读

  这几天,一则标题为《中国建的这栋大楼印在了科威特的纸币上》的新闻引起了热议,说的是科威特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然而,中国造大楼登上科威特纸币早已不是“新闻”。

  咱们来看看都有哪些“中国制造”在外国纸币上吧!

  1、科威特 央行新总部大楼

  2014年6月29日,科威特中央银行第六版纸币。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承建的科威特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被印在了在5第纳尔纸币上。

  

  当时经历了两场海湾战争的科威特经商环境存在不少风险,中建已经撤出了在科机构。科央行 决定要把新总部印到货币上,促使中建回头拿下这个项目。

  最终在2008年 3月,中建三局击败5家境外竞争对手,一举中标,中标金额4.06亿美元。

  大楼地处科威特市中心,与科威特王宫相邻,占地面积2.6万平方米,地下3层,地上44层,总建筑面积16万多平方米,总高度240多米,建成后将成为科威特中央银行与科威特阿拉伯经济发展基金会总部共用的办公楼。

  

  大楼设计采用了几何形状作为主要特征,整座大楼形似削去了尖顶的金字塔,顶端是一座全部用玻璃建造的观景平台,亮灯后如同灯塔。2015年底,大楼完工,获得当年的中东海湾地区年度项目奖。

  2、泰国 拉玛八世大桥

  2003年3月,泰国新发行的20泰铢,背面图片是泰国拉玛八世国王阿南塔·玛希敦(1925-1946) 和拉玛八世大桥,这座大桥的主桥也是中国造。

  为解决曼谷地区拥挤的道路交通问题,在1995~1996年间,曼谷市政局对在湄南河上建桥进行了可行性研究,最终决定新建一座桥梁,以纪念当时的国王(即拉玛九世)的哥哥。新桥命名为拉玛八世(Rama VIII Bridge),位于王宫附近的曼谷市中心。

  

  大桥由中国和泰国、瑞士、加拿大、英国等多国公司组成的CPB联营体承建,于1998年9月15日与泰国曼谷市政府签约,造价27.2亿泰铢,中建总公司在联营体中负责主桥的施工,这也是中建在中国境外承建的第一座斜拉桥工程。

  拉玛八世桥是不对称倒Y形独塔斜拉桥。主跨采用钢结构混凝叠合梁配空间双索面结构形式。

  

  大桥主塔为人字型,高175米,钢筋混凝土结构,主路桥面宽29.3米,双向四车道,设计车速60公里/小时。主桥长475米,主跨300米,锚跨及背跨175米。大桥全长2480米。该项目于2002年9月20日正式通车,当年泰国拉玛九世王主持了启用仪式。

  在2016年中国网络上备受追捧的泰剧《一年生》里,拉玛八世桥成为了剧中两位主角情感出现重要转折处剧情的取景地。

  3、斯里兰卡 普特拉姆燃煤电站

  2011年2月4日斯里兰卡“独立日”当天,斯央行发行了以“发展、繁荣、斯里兰卡舞者”为主题的系列新版纸币。其中100卢比新钞正面印有“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的设计鸟瞰图。该系列纸币是自1950年中央银行成立以来发行的第十一版纸币。

  

  

  斯里兰卡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工程为中国信贷援建项目,是到当时为止中斯两国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也是斯里兰卡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建设项目,由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CMEC)承建。

  普特拉姆燃煤电站位于斯里兰卡西北部沿海的卡尔皮提亚半岛上,距首都科伦坡以北130公里,总装机容量达90万千瓦。电站一期工程的装机容量为30万千瓦,总投资额为4.55亿美元。这款100卢比正式发行后的第9天,也就是2011年2月13日,电站项目一期工程实现满负荷运行且一次成功并网,具备向斯里兰卡国家电网输送30万千瓦的发电量,可满足该国17%的用户电力使用。另二期工程已经于2010年3月18日启动,二期工程装机容量为60万千瓦,2014年竣工。

  斯里兰卡此前主要靠燃油发电,成本高昂,且不能有效满足国内电力需求。普特拉姆燃煤电站两期工程全部完工后,该电站的装机容量达到90万千瓦,占该国当时装机容量的三分之一以上,成为斯里兰卡发电量最大的电站。

  4、老挝 南累克水电站

  2010年,老挝国家银行发行面额为2万基普(约合16元人民币)的纸币,背面图案是三峡集团总承包建设的南累克水电站。

  

  南累克水电站距老挝首都万象市约150公里,装机6万千瓦,它是三峡集团所属中国水利电力对外有限公司(简称“三峡中水电”)总承包建设的中老模范样板工程,,1996年开工,1999年建成。

  1997年,项目开工初期恰遇亚洲金融风暴,总承包单位三峡中水电与各承包单位一起加紧赶工期,提前30多天并网发电,于1999年12月如期竣工。目前,电站运行良好,为老挝提供了稳定的电源。

  5、几内亚 金康水电工程

  金康水电站位于孔库雷河(Konkouré Fleuve)金康瀑布上游皮塔区。该项目建于1966年,是70年代著名的“三大援非项目”之一,奠定了中几两国双边合作深厚的历史和政治基础。中国至今仍在派驻技术支持人员。

  

  6、几内亚 凯乐塔(卡雷塔)水电站

  2015年5月,几内亚央行新发行面值为2万几内亚法郎(约合14元人民币))的纸币,背面印有中国和几内亚最大合作项目—卡雷塔水电站(KALETA,也被译作凯乐塔)项目效果图。

  从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向东北行驶160公里,孔库雷河有三峡中水电公司以EPC总承包方式承建的卡雷塔水电站,是几内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综合性水利枢纽项目,被誉为几内亚的“三峡工程”。

  几内亚位于非洲西部,是一个经济落后、电力匮乏的国家。卡雷塔项目于2012年4月18日正式开工,由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以EPC总承包模式承建,几内亚政府出资25%,另75%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支持。工程设计全部采用中国规范,永久机电设备全部从中国进口。

  2014年西非地区暴发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时,西方公司员工逃离,而中国公司留了下来。

  

  2015年,三峡中水电比原计划提前一年完成卡雷塔水电站的建设,结束了几内亚长期电力短缺问题,当年5月31日,第一台几组正式投产运行。建成后卡雷塔电站装机容量相当于目前几内亚国家总体装机量,是目前可运行装机总量的两倍。卡雷塔水电站的竣工,使几内亚国内装机总量翻了一倍,首都许多居民因此第一次用上稳定的电。

  

  7、阿尔巴尼亚 解放卡车

  前面几个都是“中国工程”,是中国企业到当地建设的国家名片。而中国制造的可移动商品也能在一些国家的纸币上找到。

  首先就是阿尔巴尼亚1964版和1976版5列克纸币上的解放牌汽车。

  1956年7月,第一批解放牌汽车驶下生产线,被名为CA10型。这是一款以苏联吉斯-150型为蓝本制造的汽车

  从1954年至1978年,中国对阿进行了大量的经济援助。

  

  在阿1964版和1976版5列克流通纸币上,除标注的印刷版别有所不同外,其他图案完全相同。其正面图案均为一艘正在航行的货轮,背面图案则均为疾驰在大桥上的列车和满载货物行驶在公路上的中国解放牌CA10型汽车。

  8、古巴 长城皮卡

  古巴现在并行两套货币系统,一个是可兑换比索(CUC),另一个是古巴比索(CUP)。外国人多使用的是CUC(汇率和美金绑定),本地人使用的是CUP。虽然两种货币都通用,但外国人出入的场所只收CUC。

  10元面值的古巴可兑换比索上,清晰的印有一辆长城迪尔皮卡的图案。长城迪尔皮卡,是长城汽车推出时间最早、市场保有量最大、出口数量最多的皮卡车型。

  

  

  2008年,长城汽车将4500辆迪尔皮卡出口到古巴,创造了中国车企出口数量最大、金额最高的出口纪录。

  9、毛里求斯 华人

  除了中国工程和中国制造,还有一个国家的货币上印有一位中国人。

  非洲国家毛里求斯,目前流通发行的25卢比(约4.4元人民币)纸币上,正面印着的是已故华人朱梅麟头像。

  1654 年4 月,三位华人来到毛里求斯,至今超过360 年。如今,华裔占毛里求斯人口的3%,初期华人因语言不通的关系,大部分经营零售,到现在已经“事实上垄断”毛国的零售贸易,是岛上仅次于法国裔的第二富裕民族。

  毛里求斯曾是英国在印度洋上的殖民地。这里的气候适合种植甘蔗,殖民政府便四处召集劳动力到毛里求斯开荒。当时的清政府已经在列强的坚船利炮下打开国门,饥寒交迫的广东梅州人朱维勋,也就是朱梅麟的父亲,便借此机会远渡重洋,来到了毛里求斯讨生活。

  朱梅麟(Moilin Jean Ah-Chuen,1911-1991)是第二代华裔。他的父亲在毛里求斯办起了百货商店。朱梅麟接手以后,建立起了全国连锁商店。这些商店就是ABC集团前身,这个集团目前是毛里求斯金融、商贸等领域的龙头企业。

  1942年,31岁的朱梅麟当选毛里求斯华商总会主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德国人封锁,当地粮食短缺,当时他是华商总会的主席,也是食品行业的巨头。他号召同行发放食品给民众,于是在五年的战争时间里,朱梅麟成了毛里求斯人的“靠山”,他让每一个民众都得到了食物。

  

  此外,朱梅麟还号召在毛华侨华人回国救亡,呼吁华侨华人捐献外汇支援中国。在他的倡议下,毛里求斯华人成立了中国人国土保卫队,抗击日本侵略者。

  1961年6月,英同意毛实行“内部自治”。作为华人社区的代表,朱梅麟在53岁时出任“立法委员会”委员,56岁时出任地区事务部部长。

  1968年毛里求斯宣布独立,朱梅麟由于长期以来在政治经济方面的贡献,被任命为新政府财政部长,这是毛里求斯华人获得的最高职位。

  上世纪70年代初期,国际市场上甘蔗的价格大幅度下降,给毛里求斯的经济带来了致命的打击,因为这个国家主要依靠的是甘蔗种植业,一旦这个支柱产业垮掉了,对于国家经济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

  朱梅麟利用自己华人身份,让女儿女婿找到很多富有的华商来毛里求斯进行投资,给困境中的毛里求斯提供了莫大的支持。

  为了从根本上拯救毛里求斯的经济,朱梅麟致力于改变毛里求斯的经济结构,将单一的种植业改造成多种产业并驾齐驱,尤其是化工业和纺织业,更是在他的支持下成为毛里求斯的主打产业。

  为了纪念这位华裔部长对毛里求斯的贡献,1998年,毛里求斯25元的纸币印上了朱梅麟的头像。

  

  怎么样是不是涨知识了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