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杭州两地医生联手救援只为一个出生十多天的小生命

2018-03-14 14:17 来源:青年时报

  驾车行驶路线。

  孩子手术后目前情况稳定。

  医生在给孩子做手术。

  “这是一次长途的生命接力赛,从祖国中西部到东部沿海,一路18个小时飞奔1600多公里,两名120救护车司机、一名医生、一名护士,还有两名老人,安全把病重患儿从重庆送达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NICU。对生命这样的敬重、爱护和坚持让人动容。我们将接过生命的接力棒,继续创造生命的奇迹!”

  昨天凌晨时分,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医师钭金法刚走下手术台,发了这条朋友圈。出生15天的男婴毛毛不负所有人的希望,终于挺到了杭州,挺完了手术。这背后是一段跨越1628公里的坚持,是重庆、杭州两地医护人员对一个弱小生命的守护。

  早产儿刚出生患上重疾

  2月27日,在母亲肚子里才待了33周的毛毛就来到了这个世界。毛毛是早产儿,出生后的第一、第二天还能进行正常喂养,到了第三天医护人员发现小家伙不对劲。

  “他的腹部很胀很硬,大便不正常,核磁共振显示肠子有问题。”毛毛的奶奶说,出生后第四天,毛毛从南充转到重庆某医院,腹部切口探查后医生发现,这是致死率极高的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

  很快,毛毛的情况急剧下滑,腹腔里的小肠已经出现大面积坏死,大便布满腹腔,炎症导致脓液渗出创口,白细胞、白蛋白、血红素都急速往下掉,医院的医生束手无策,当告知孩子已经没有手术希望,只能做临终关怀时,孩子的爸爸一度昏倒在地。

  由于无力救治且病情危重,奄奄一息的毛毛被抱出医院回到住所。当一家人悲痛地以为仅出生几天的小生命就要在身边消失时,第二天一早,毛毛微弱地睁开双眼,发出了一声啼哭。

  朋友圈里的杭州医生燃起希望

  毛毛还活着!3月8日,毛毛的爷爷奶奶抱着他来到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医院,NICU副主任医师朱兴旺收治了他。

  “家人以为宝宝没救了,让我们为宝宝进行临终关怀,让他不要痛苦地走完最后一程。然而经过我们全力施救,毛毛的精神状态、面色都有显著好转,所有人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NICU朱兴旺副主任医师评估孩子病情后,觉得如果这样放弃就太可惜了。

  3月11日晚上10点左右,朱兴旺在朋友圈里向国内专家发出求助信息。他的这条信息很快被千里之外的浙大儿院NICU住院总医师沈晓霞看到,她回复说,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在治疗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上有丰富的经验。

  当晚11点,朱兴旺与钭金法取得了联系,在了解病情后,钭金法认为尽快二次手术是最后的希望。微信里,两名医生想一同为这个孩子做最后的努力。曾一度灰心的家人也再次振作了精神,他们决定就算拼尽最后一丝努力也要为孩子治疗。

  18小时行驶1628公里来到杭州

  很快,转院成为了当务之急。朱兴旺考虑,如果选择民航,弱小的毛毛要承受高空低气压带来的影响,腹部的创口可能会裂开,腹腔内的肠管有流出来的风险;选择高铁就无法携带必需的医疗设备;大家也想过空中急救直升机,可当地的医疗直升机最大飞行时间只能支持两个半小时,从重庆到杭州至少要3个半小时。在一系列评估后,重庆九龙坡区医院决定,派救护车和两名随车驾驶员,一路护送毛毛来杭。

  3月12日凌晨2点多,朱兴旺带着院长的嘱托和从医院借来的1万元钱,和护士万洪姣一起护送毛毛来杭。他们踏着夜色从重庆出发,不眠不休,只在加油时才停下去洗手间方便。

  “我们一路上没有合过眼,因为宝宝的情况随时会有变化,他创口上的纱布每隔3个小时就被腹腔内的脓液渗透,因此必须更换。我们要密切关注他的生命体征、呼吸情况,每个人都不敢松懈。”万洪姣说,“宝宝真的好争气,他很想活下去,时常极力睁眼看看这个世界,连这样小的生命都不愿意放弃,我们就更要坚持!”

  1600多公里的长途驾驶对于救护车司机刘师傅、丁师傅来说也是前所未有的,但为了毛毛能尽快被救治,他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两人轮流驾驶,最后只用了18个小时就走完了跨越四省1600多公里的路程。昨天,记者见到他们时,脸上依旧挂着明显的疲惫。

  术后已撤离呼吸机情况稳定

  重庆九龙坡医护人员这份对生命的执着让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团队、NICU团队医护人员为之感动。当得知救护车将在12日晚上8点到达浙大儿院后,两个团队迅速做好了治疗预案。

  3月12日晚上7点50分,救护车到达浙大儿院,NICU施丽萍、马晓路两名主任接下了救治的重担,为毛毛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随后,钭金法为毛毛进行了手术。夜里11点多,手术结束,此时距离毛毛离开重庆还不到24小时。

  手术后,毛毛还要度过一系列难关,包括在重庆第一次手术探查切口周围组织感染、严重的腹膜炎,以及可能引发的败血症。但正如NICU主任医师马晓路说:“接力棒交到我们手里,我们定当全力以赴!”

  昨天,当记者进入NICU时,见到护士正为毛毛做造瘘口护理,尽管他的头部还不到记者的半只手大,但洪亮的哭声似乎在向世界宣告自己还活着,小手小脚不停挥动着,也展示了生命的顽强。

  经救治,昨天中午12点,毛毛已经脱离了呼吸机。从重庆到杭州,带着对生命的敬畏,创造了生命的奇迹。18个小时、1600多公里的路程有多艰辛,朱兴旺、万洪姣和两名司机师傅都说没想过,他们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争取时间,就能多争取一线生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何春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