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业承压 九芝堂转型陷红海

2017-12-05 09:37 来源:北京商报

  12月3日-6日,九芝堂牙膏产品五年战略发布在长沙举行,这是九芝堂牙膏产品的第一次公开亮相,也意味着九芝堂开始涉足大健康领域。在“北有同仁堂、南有九芝堂”的光环下,九芝堂的两大主力产品:驴胶补血颗粒和六味地黄丸,近年由于触碰到市场天花板,后续发展缺乏强劲动力。业内认为,发展牙膏品种,进入日化行业,对于医药企业来说门槛相对较低,九芝堂也能借此触及更多盈利增长点。不过牙膏市场竞争激烈,九芝堂产品的后续发展还不明晰。

  九芝堂牙膏上线

  九芝堂即将推出的裸花紫珠系列牙膏,将突破“功效与口感清新难以兼备”的瓶颈。九芝堂牙膏运营中心总经理吴中英表示,目前,市面不乏中药功效的牙膏,也不乏强效清新口气的牙膏,但将二者结合的牙膏少之又少。“九芝堂牙膏不仅添加了天然萃取的裸花紫株、铁皮石斛、三七等多种上乘中药材,而且采用了国际领先的EC180技术,达到中药功效与口气清新共存的效果,不同牙膏产品的口气清新保留时间分别达到半个小时及近一个小时,弥补了市面中药牙膏在此方面的不足。”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九芝堂官网后发现,在研发牙膏产品之前,九芝堂就已经开始了对日化产业链的布局。目前,九芝堂旗下已有日化产品“九芝堂胶原滋养面膜”,以及划分在大健康品类下的“芝生美”膳食纤维饮品等产品。从这一点来看,日化产品的研发已经成为九芝堂的发展领域之一。目前,九芝堂没有披露过日化及大健康产品产生的切实收益数据,不过,从去年年报披露的数据看,刨除中成药、西药和生物药品,九芝堂的其他产品营业收入为1720万元,占总体营业收入的0.64%,增长率较去年同期提升5831.39%。

  进入日化领域,对于医药类企业来说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前有云南白药、后有江中药业,无论是做牙膏还是涉足快消品,不少企业都凭借对市场的高敏感度和产品的高差异化程度,将副业做成了主业的一部分。得益于在中药领域的发展规模,九芝堂研发并销售中草药型牙膏具有一定的先天优势。不过,裸花紫珠这一概念并不新奇。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目前市面上已经有了将裸花紫珠这一药材用于牙膏产品中的企业。广州诺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诺口健已经开始销售“诺口健裸花紫珠药物牙膏”,目前在淘宝网上可以购买。

  对于牙膏新品后续的布局,北京商报记者多次拨打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电话,但截至发稿依然无人接听。

  频繁资本运作

  虽然与同仁堂一样身为老字号,但九芝堂的股权纷争却更为复杂。2002年1月,“涌金系”全面接管九芝堂,通过湖南涌金投资控股公司及实际控制人个人持股的方式一度控制九芝堂超九成股权。九芝堂成为“涌金系”拥有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并逐步搭建起以九芝堂和千金药业为主的实业平台,以及以国金证券、云南国际信托为核心的金融平台。然而,由于“涌金系”创始人魏东于2008年自杀身亡,九芝堂开始经历频繁的高层人事变动。此后,九芝堂业绩陷入停滞,“涌金系”开始筹划退出,新东家逐渐浮出水面。

  2015年5月24日,停牌4个月的九芝堂对外发布重组预案,九芝堂拟以14.22元/股的价格向李振国、辰能风投、绵阳基金、杨承等合计非公开发行股份4.58亿股,购买其所持有的100%股权。与此同时,作为九芝堂的大股东,长沙九芝堂(集团)有限公司以18元每股的价格向李振国转让8350万股,占比28.06%,价格为15.03亿元。2016年1月17日上述交易完成,李振国持有九芝堂3.2亿股,占比42.32%,取代“涌金系”的陈金霞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涌金系”的九芝堂持股降至4.84%。

  虽然在医药界素有“北有同仁堂,南有九芝堂”之说,但经过这几年的资本运作后,与同仁堂相比,九芝堂的体量却稍显薄弱。2017年半年报中,仅从净利润一项数据来看,同仁堂上半年实现净利润5.99亿元,而九芝堂仅为3.62亿元,二者之间相差2.37亿元。同时,九芝堂主要依赖的两个传统品种驴胶补血颗粒和六味地黄丸,目前市场竞争压力较大,后续发展遭遇瓶颈。目前,全国六味地黄丸市场有70余个品牌、3000多个批号,九芝堂的驴胶补血颗粒则定位低端,产品局限在湖南地区,竞争优势并不明显。东方证券出具的研报也曾指出,六味地黄丸的生产厂家众多,九芝堂生产的六味地黄丸仅占2.74%。而在补血市场,九芝堂的驴胶补血颗粒仅为6.5%。

  玩转大健康待考

  对于医药企业来说,大健康产品无外乎日化品和功能性产品两种。2012-2015年,制药企业在大健康领域进行投入已经发展为行业共识。2012年天士力在云南普洱总投资45亿元建设工业示范基地,一期已投产;2015年3月,人福医药前期投资3亿元推出清慕三花凉茶;2015年6月,太极集团推出高端罐装太极水,随后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集团推出凉茶和玛咖乌龙茶两款饮料,前者功能宣称为去火,后者为提神;2016年上半年,金嗓子推出清嗓润喉的草本植物饮料。

  大健康的红海被搅动得近乎翻起泡沫,但脱颖而出的企业却非常少见。此前,九芝堂在大健康领域也遭遇过失败。旗下开展保健品业务的芃茂公司在北京运作不足一年,便不得不流血退出该市场。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牙膏产品又因为成本相对较低,被一众药企列为最容易发展的对象。仅在牙膏市场就汇集了云南白药、片仔癀、哈药集团、广州药业、葛兰素史克等企业,牙膏也成为医药企业进军日化产业的突破口。

  《2016年度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公布的数据显示,仅国内企业中,39家中药企业有31家推出自己的中药牙膏产品,占上榜中药企业数量的80%。但在业内看来,目前做出成绩的凤毛麟角。北京刷新活力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温承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当下无论本土品牌还是外资品牌,牙膏产品的同质化很严重,尽管在用料上有差异,但却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日化产品本身要求的高品牌效应,很多药企都难以应对。而日化行业的渠道壁垒和变革,也远非常年稳定的药企所能适应。”日化行业观察员赵向晖坦言。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潇立/文 白杨/制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一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