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海淘 他们却在研究如何让老外买中国造 有人月售5万美元

2017-12-29 06:52 来源:红星新闻

  中国的网购群体、“海淘”一族对诸如亚马逊这类跨境电商平台一定不陌生,不少人通过这个跨境电商平台购买自己需要的海外产品。但鲜有人知的是,涌向跨境电商的还有另外一个群体——他们的目标不是购物,而是把中国的产品通过亚马逊这类跨境电商平台直接卖给外国人。

  但语言、文化和平台规则的差异,让他们在运营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困难。如今,像“山姆大叔”陶鑫这样的跨境电商培训课堂正在悄然兴起。

  参与学习培训的中国卖家主要集中在中国的义乌和深圳,他们有自己的工厂,曾经为很过国外品牌代工,但是他们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前进,现在有了诸如亚马逊这样的平台,他们就可以将自己的商品直接以品牌化的形式卖到全球。

  他们通过跨境电商平台向海外售卖的产品主要是三大类:首饰、服饰、电子产品。

▲正在参与培训的中国卖家们,其中还有怀着身孕的学员 受访者供图

  涌向亚马逊的中国卖家

  主要集中在义乌和深圳,卖首饰、服饰、电子产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有大量的网店,城市里穿梭着骑摩托车送货的快递员,但是激烈的竞争让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利润越来越低。对中国企业来说,美国消费者成为了他们的新目标,而且相比中国消费者,美国人的价格意识更弱而消费能力更强。

  报道称,现在中国卖家已经涌向了亚马逊,亚马逊也会定期在中国举行会议,宣传自身平台,介绍提供的物流和支持服务。商业情报集团Marketplace Pulse估计,亚马逊有大约100万活跃卖家,其中三分之一来自中国,今年新加入的就有25万人。亚马逊一名发言人称,亚马逊平台上有来自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卖家。

  ▲《华尔街日报》对中国人涌向亚马逊开网店的报道 报道截图

  陶鑫也认同国内电商市场饱和是中国卖家涌向跨境电商平台的原因之一。此外,他还认为中国的产品慢慢适应了国际市场的需求,适应了全球化的发展也是中国卖家开始到跨境电商平台开网店的大背景之一。“就像十年前、二十年前我们从国外进口商品,就是因为那些商品适合中国市场和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一样。”

  陶鑫向红星新闻介绍,现在通过跨境电商平台向外国人销售产品的中国卖家主要集中在义乌和深圳,因为这里集中着产业制造带。销售的产品主要是三大类,义乌的首饰、华东的服饰和深圳的电子产品,比如手机充电器、数据线、手机壳等。

  “其实中国的跨境电商目前还处在一个早期阶段,从未来趋势来说,会和国内的淘宝一样,销售的种类会更多,产品也会更高端。”但是要走到这一步,陶鑫认为至少还要五年。

  对于开设培训课为想做跨境电商的中国卖家提供帮助,陶鑫说:“我希望更多人知道跨境电商这个行业,把这个行业壮大起来,而我自己做了11年跨境电商,也是希望出一份力,让这个行业更为人所知,更加健康发展。”

  ▲陶鑫(右1)和参加培训的学生合影 图据《华尔街日报》

中国卖家遭遇的三大难点

  文化差异、语言、平台规则和推广方式

  “山姆大叔”是陶鑫给自己取的绰号,大约11年前,跨境电商还没有兴起的时候,陶鑫就开始接触这个行业。当时,他在一家面向全球市场的中国在线零售初创企业工作,和不少国际客户有过合作。2011年,他开始在亚马逊上面开设网店销售珠宝和女装。

  早期的介入和多年的经历让陶鑫累积了大量在跨境电商平台运营店铺的经验,同时他对这个行业也十分热爱,这成为他开设跨境电商培训课的原因之一。“我自己也有一些教育情怀,本身喜欢去育人和教人,这个和我的家族背景有关。”陶鑫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这样表示。

  陶鑫介绍,做跨境电商的中国卖家主要会遇到三大难点——

  第一是文化差异。比如美国人的购物喜好,他们在网上买衣服会注重什么样的款式?他们家里用的一些东西和中国人用的不一样。此外,国外的很多节日和活动,消费者要购买的产品和中国也是不一样的。所以,选择销售什么产品非常重要。

  第二是语言。因为消费者是外国人,语言肯定是外文,但外国人的阅读习惯和中国人是不一样的。所以,还要站在海外消费者的角度,用符合外国人的阅读习惯设想产品描述以及他们怎样搜索你的产品,这很关键。

  第三就是平台规则和推广方式不一样。陶鑫说,中国人的电商平台偏向中国人的管理思维,但国外一些网站从运营层面来说还是不一样的。“比如淘宝和京东的后台各种报表已经非常齐全了,但是登录亚马逊后台没有什么东西,全部需要卖家自己去分析、理解和判断。而且亚马逊的推广方式和国内也不一样,很多需要去教给大家。”

  陶鑫的很多学生都来自义乌。据他介绍,义乌国际商贸城本身是很多外国商家的批发市场,很多学生都有自己的工厂,以前为外国的品牌代工,但是他们一直都有一个品牌梦,就是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前进。

  他说:“其实现在很多大公司已经在这么做,比如华为、小米,吉利,但这些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大品牌。而在义乌、深圳一些以前给品牌代工的工厂,他们现在有了跨境电商平台,就可以更好地将自己的商品直接以品牌化的形式卖到全球。”

  ▲陶鑫在给中国卖家们上课 受访者供图

体验义乌的培训课

  匹配合适的搜索关键词,“图片必须会说话”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日前亲自前往义乌体验了一堂陶鑫的培训课。据报道,在义乌一栋不起眼的办公楼三层,黄文岩(音译)希望通过跨境电商平台把自己的发带卖给美国人,她看着自己商店“甜心女孩(Candygirl)”的首页,尝试找到合适的产品描述。

  “你看。”陶鑫指着电脑屏幕上黄文岩精心制作的产品清单说,“没有买家会搜索这些。”清单上面写着发带的尺寸(36厘米)和形状(圆形),而在他身边一共围绕在二十几名学生。“Covered headbands呢?”黄文岩提出建议,陶鑫摇了摇头,又尝试了几次自动匹配的常见搜索关键词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符合美国消费者搜索习惯的描述,“Girls’ headbands(女生发带)”。选择正确的产品是第一个挑战,黄文岩说,今年早些时候她没有经过仔细准备就在跨境电商平台上开了店,结果导致大量产品没有卖出去。

  而总部位于深圳的Agoal公司上个月在某跨境电商平台卖出了价值5万美元的产品,包括WiFi智能插座。该公司销售经理周嘉玲(音译)说,有几百个中国卖家都在跨境电商平台上销售类似的产品,她正在寻找其他可能吸引美国人的产品,比如测量磁带或者其他工具。她还考虑过宠物狗的配饰,因为她听说美国人喜欢给自己的宠物打扮。

  因为语言文化的差异,找到一个合适的关键词来描述自己的产品至关重要。“我不明白美国人想要什么?”另一名学员黄晓婷(音译)说,她尝试向美国人销售帐篷,而陶鑫的培训课正好在这方面向他们提供帮助。过去一年,陶鑫已经举办了100场左右的培训。

  ▲在义乌的一堂培训课现场 图据《华尔街日报》

  “图片必须要会说话!”陶鑫在教室里这样告诉他的学生。他指着黄文岩说,“你要考虑他们如何使用你的产品。如果你有100个人在聚会上戴着你发带的图片,那看起来就很不错。”培训结束后,陶鑫提醒他的学生,创业并不容易,“回家去休息吧,明天会更好!”他对学生们说。

  陶鑫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如今他的微博也有十万粉丝了。“我分享这些(经验)其实更多还是想把跨境电商的精神传给大家,你并不需要知道我这个人和我真正的名字。”

(责任编辑:毛雅谊)

推广

推广

推广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1405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