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是我一生的追求”

2022-05-10 07:02 来源:人民日报

  秦怡(1922—2022年):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先后主演了30多部故事影片,成功塑造了“林红”“芳林嫂”等家喻户晓的人物形象。获得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终身成就奖、“国家有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称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十大女杰等荣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19年9月获颁“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

  (上海电影集团提供)

  百年人生,成就一位“人民艺术家”——秦怡。

  5月9日4时08分,“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100岁。

  “电影是我一生的追求,活得越老,追求越多。我始终觉得,无论是痛苦还是欢乐,我们总要以满腔激情去拥抱事业。表演就是我的事业,就像是我的一支永远唱不尽的歌。”这是秦怡的心声。她说,作为一名演员,心里只想着要为中国电影多做一些,再多做一些。

  “将自己从心底流出来的情感真切地表现在银幕上”

  她的光影人生,塑造了无数经典的形象。

  秦怡16岁时便开始舞台生涯,演过话剧《中国万岁》《草木皆兵》《离离草》等。1947年,秦怡走上银幕,电影《遥远的爱》是她的成名作。

  对待表演事业,秦怡始终充满激情。她是《遥远的爱》里的进步女性余珍,是《铁道游击队》里机智勇敢的芳林嫂,是《马兰花开》里的铲运机工人马兰,是《女篮5号》中乐观的林洁,也是《青春之歌》中视死如归的共产党员林红……

  银幕上的她美丽、坚强、勇敢,为几代影迷所喜爱。

  电影《青春之歌》中林红只有一场戏,但秦怡演绎得非常好,作家杨沫曾说:“秦怡同志扮演的林红,是我最喜欢的。”

  秦怡说,自己渴望表现普通人,唤起蕴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美好情感。“如果艺术家能将自己从心底流出来的情感真切地表现在银幕上,那将是十分幸福的。”

  “电影工作者服务人民,就该吃得起苦”

  银幕里,秦怡美;银幕外,秦怡更美。

  她是位艺术家,出现在公开场合时,总是端庄大方。

  美的姿态,于坎坷人生路上磨砺而出。

  得知秦怡去世的消息,有网友留言:“她过完了母亲节,走了。”秦怡唯一的儿子10多岁时罹患精神疾病。秦怡唤儿子为“小弟”。有人问“小弟”,妈妈是什么?他说,我妈妈就是“做啊做啊做啊”。

  秦怡说:“我这一生的事情,觉得都不如‘小弟’的这6个字形容得好。”儿子住院,她拍戏间隙带着装满儿子换洗衣服和爱吃的食品的背包,挤公共汽车到医院探望。她曾回忆:“倒两路公共汽车去医院,身上的汗把衣服淌透了。有人在背后说,你看你看,那不是秦怡吗?另一个回话说,不可能,秦怡怎么可能坐公交车!”

  秦怡曾感慨,拍戏的人没有季节,零下30摄氏度可以穿着单衣,还扇扇子;40摄氏度也可以穿着棉衣,围着围巾。她说:“可是无论吃多少苦,电影工作者服务人民,就该吃得起苦。”“面对种种人生的苦难,她始终活得气质非凡、典雅美丽。听她讲话,你会感到一种‘曾经沧海’才有的坚韧、沉静的生命的力量。秦怡是我们生命力量的一个坐标。”文艺评论家毛时安感慨。

  “艺术创作离不开真实。我一定要亲自‘下’生活、上高原进行实地拍摄”

  戏里戏外,秦怡对艺术、对电影永远怀有一腔热忱,参演每一部作品都全情投入。

  她拍摄《马兰花开》时住在沙场学开推土机,拍摄《女篮5号》时与演员们一起锻炼,拍摄《梦非梦》时为演好歌剧演员学唱意大利语歌剧。

  93岁高龄时,她编剧并主演电影《青海湖畔》,在青藏高原拍摄了一个多月。影片筹拍时,记者曾造访秦怡,目睹她千头万绪亲力亲为。影片在海拔3800多米的高原上拍摄,一天在路上就要颠簸6个小时,朋友们都替她捏一把汗。

  秦怡却不怕,她说:“艺术创作离不开真实。我一定要亲自‘下’生活、上高原进行实地拍摄,才能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才能感动观众、对得起观众。”

  2019年,秦怡还参演公益电影《一切如你》。影片中的她一头银发,一件素雅披肩,搭配别致的胸针,经历岁月洗涤依然美丽如初。当时,她接到剧本后非常喜欢,却因病离不开医院。最终,在秦怡的坚持之下,她在医院完成了全部拍摄。

  这几年,秦怡因身体不适住进华东医院。记者前往探望时看到,床头柜上最打眼的,是早年秦怡与丈夫金焰的合影:一对璧人相依相偎,秦怡温柔地看向远方。

  正如上海文学艺术奖为秦怡颁发终身成就奖时所言:“秦怡始终活跃在大时代的洪流中……她像疾风中绽放的玫瑰,以岁月无法改变的不老的美丽风采,感动着每一个中国人。”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魏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