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的文字场景、现实气场与精神效果

2020-02-11 00:00 来源:福建日报

  在当下,作为诗人的“我”,一旦被置入繁富、驳杂的大千世界,怎样才能从常规通向高处而不至于沦入琐碎,这就考量着诗人如何在智性与良知的驱动下,在“现实尺度”与“生态指涉”中实现最大程度的公众呼应。如今,中国80后诗人作为文字场景、现实气场和精神效果的“制造者”,已经显示出不凡的雄心与气度。

  中国80后诗人最擅长制造文字场景:文字的原始气息、文字的修辞景观、文字的极致理想等等总能在他们的诗行中若隐若现。黍不语就是其中的一位。以黍不语的《我的房子》为例:“有一次雨下得太久,雨水哗啦哗啦,堆在房子周围/那明亮的流泻像时间/我的房子因此堆满了时间”。可以说,时间的原始气息、时间的修辞景观在《我的房子》中由于“雨”的存在而呈现出“原始的美”。众所周知,文字固然免不了它的工具性,不过,若直接运用文字的“原始气息”,往往会使诗歌达到出人意料的效果,比如诗题的“动词”运用就会有一种诗意勃发的原始气息。可以说,诗歌写作有时截取动词(文字上的“原始气息”)比什么都管用,因为动词的“原始气息”往往不是对核心诗意的钝击,而是有意对核心诗意的弥漫,这样的弥漫,会使诗歌写作获得更为廓大的思维疆域,我们常说的诗歌“弥漫状”,说的正是文字的气场和气息。比如林溪的《一颗下午的钉子》,我们要的就是“而我被这颗下午的钉子/死死地钉在时间的牢笼里/做着沉重的度量”的那种“钉”在时间里的文字原始气息。

  聚焦时代本相,扪摸生命脉动,精雕灵魂刻度,这是不少80后诗人的诗歌创作的“走势图”。对现实、对故乡、对亲情的介入,采用“有根”的诗歌写作,而不是“泛文化”的诗歌写作,使得80后诗人在叙事推进与及事抒情中依靠“典型化”的人本细节,找到了一条明晰的创作路径。与醉心于复杂的语言风景诗写者不同,80后诗人熊焱就很少参与绚烂的语言挥霍,更与所谓技术性写作绝缘。在他看来,诗歌的力量,犹如自身的灵肉与呼吸,它是不需要任何装饰的:“三亩薄地,是她用尽一生也写不透的宣纸/在她的心中,偶尔也有小文人燕舞莺歌的柔腔/有大鸿儒指点江山的激扬/可胸中太多的话,她从不擅于表达/只有一把锄头最能知晓她的诗心/只有一柄镰刀最能通达她的诗情”。观察人世,俯仰人生,审视自身,反思自己,让诗歌承担起一份良知和责任,使精神得以返乡和回归,这是许多像熊焱这样80后诗人的共识。可以说,80后诗人都有一种冷察时运与关注命运的习性,面对我们这个时代的生存现场,他们的内心既是无力的又是强悍的,能够大胆地将自己的希望和不安都一一说出来,而“我”一旦被置入繁富、驳杂的大千世界,“我”的尊严、时代的尊严、时间的尊严和生命的尊严能够从中“突”出重围。

  当下,一提到诗歌的“精神效果”,自然有人会问:会不会只是一种理念噱头,而不是真正的精神牵引。为此,80后诗人李成恩的《黑暗点灯》,我们从中可以找出“精神效果”的佐证。当诗人最终亮出“总要学会/把油水浸泡过的心/拿出来/点灯”之时,所有设定的理念噱头都“软着陆”了,读者仿佛在接受一次精神与经验“外化”(心灯)的洗礼。由此可见,中国80后诗人善于在繁富时尚与戏剧情理、生命元气与精神现象的互联中来确立自己的审美架构。他们诗歌最基本的创造物就是一种“有机”的精神空间,这个空间,就是那种运动着的、勃发着的、激越着的、扩张着的、绵延着的灵与肉、现实与虚拟的“混合物”,它属于异质混成的,作用于知觉感观,却具有一定的方向和一定的能量,揭示出生命“内宇宙”的丰富性、复杂性和客观性,最终展示出精神空间的意韵。应该说,80后诗人都很注重为“精神效果”而“立法”。特别是西方的文理与东方的精脉在这一代诗人中得到合理的变奏与组合,不管是涉及理念的光芒还是经验的印迹,他们都善于运用疏密有致的语言气息、意韵与节奏,呈现出为心灵“立法”的诗意案底。

  如今,随着以博客、微博、微信、智能手机App应用为代表的自媒体平台以及“中国诗词大会”“诗歌高铁”“诗歌大道”“地铁诗歌”“诗歌墙”“诗剧场”等一些公共场所诗歌视觉传播的快速兴盛,诗歌生态已经发生很大的改变。如何把新诗的文字场景、现实气场和精神效果发挥到极致,这是摆在80后诗人面前的重要课题。具体来说,如何让诗人的经验、经历以及事物本身来“说话”,让诗人素朴的经验和经历“积淀”成生活的晶体和精神的技巧,从而降低语言的过度表达,消解高蹈的矫情,凸显诗歌的“元气”,进而呈现诗意的纯粹性。同时,如何让公众的视角透过诗意的内核,让生活的常态折射生命与精神的“气场”,让公众情结衍生为普世情怀,这是根本性问题。与此同时,如何让诗歌从“叙述”这个互仿性很强的“公共面貌”中游离出来,敢于打开遮蔽在常态生活中不会轻易显形的图景,善于在叙事中潜藏智力的机锋、精微的细节力量,让诗歌真正成为亲切而独立的精神标本,具备卓越的创生能力,这才是新时代诗歌良性生长的生态圈。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林秀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