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调整产业变阵 艺培机构谋弯道超车

2020-02-06 08:54 来源:北京商报

  2月5日,原本是北京地区46所高校艺术类招生考试的开考时间,但受疫情影响,包括中央美术学院等在内的院校纷纷宣布推迟艺考。面对特殊的艺考季,画室培训机构线下全面停课,本应背着画具辗转奋战在考场的艺考生们转而静候观望,有考生表示艺考与高考时间拉近,需重新调整专业课与文化课的复习节奏。在业界人士看来,“史上最难”艺考季也不仅只有难点——校考改革碰上临时考试时间调整,头部院校的报考人数有下降之势,较往年相比考试通过概率或将增加,而对于画室经营者来说,向线上培训转型的红利期也成为可能。

  未知的开考时间

  1月底,接连的通知改变了每位2020届艺考生的备考安排。教育部发文强调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在疫情流行期间原则上不举办大型聚集性活动和考试;接着各省教育局发布通知,所有校外培训机构一律暂停。截至记者发稿,全国范围内共有约188所大学宣布延迟艺考。

  作为每年艺考生重点关注的城市,北京市教委也发布了统一规定:特殊类型测试的46所高校均做延考调整。其中,考生占半数以上的美术艺考尤其受到业界关注。记者于2月3日向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校方相关工作人员询问校考调整时间,答复均为“暂不明确,具体开考时间视疫情情况决定”。

  封闭集训的画室环境与防疫要求相左。随着教育部门相关规定的发布,各个画室的暂停课程通知刷爆了考生和家长的朋友圈。在北京七点画室学习的外地考生告诉记者,根据画室防控通知,建议学生两日内坐私家车疏散并回家隔离;大件物品可寄存在画室。

  在业内人士看来,艺考延期的影响还很难简单论断。“重新规划时间,对院校来说是制度和流程安排的问题,只要在9月开学前考完,对校方招生影响不会太大。对考生来说,如果春天疫情能够有效控制,社会流通回归常态,推迟的影响也相对算小。”宣竹清禾文化传媒负责人、中国美术学院博士侯妍文同时向记者分析称:“假使艺考与高考之间的时间过于缩紧,一旦解除严控,各大高校的艺考定会纷纷集中短时间内进行,考生将疲于应对。”

  眼下,居家备考的艺考生,有人埋头苦学,有人坐立难安。“现在究竟该着手复习文化课,还是练习专业,很难选择和投入。不定哪天画室复课了,还要返回北京学习。”外地艺考生张波正在“待定期”经受煎熬。

  观望期的难题

  让张波等一众考生感到压力的来源,除了意料之外的艺考延迟,背后还有2020年的校考改革与下一届的高考政策变化。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除以北电、中戏为首的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含部分艺术类本科专业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2020年起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使用省级统考成绩,不再组织校考。

  “2020届艺考生可参加的校考本身就较往年缩减很多了。这回联考失利,本来是寄希望于校考。现在统一延期待定,什么都不明朗,但对我来说,少一个可考学校机会就少一个。”同样让张波犯愁的还有高考,“不能寄托于明年复读,下一届高考又有新变化。”

  有观望中的考生,还有观望中的画室。记者向北京及浙江等地的画室培训机构了解最新情况,杭州吴越画室相关负责人称:“恢复画室线下教学实践要等几大美院定下来考试时间,到时各个培训机构将会重新复课。”对于想留在北京等消息的外地考生,北京七点画室的教师建议:“与时间赛跑的考生决不能一味等待。根据目前形势,近期不会重启校考,画室重启时间将会等疫情缓和之后再定。”

  线下关停,从而转向线上教学几乎成为所有艺考培训机构的应对方式。据记者了解,具体线上模式也不尽相同——学生自学原有课件、师生连线直播学习、通过微信群布置任务,并让家长协助监督等是画室线上培训的常见方法。

  吴越画室相关负责人坦言,远程教学中,画室培训原有的封闭集训效果可能被折损:“现在大画室其实教学水平都差不多,出不出成绩还在于教学落地程度。例如我们请学生家长及时在线上反馈作业,有的班就只有1/3的人能做到。”还有考生抱怨线上直播教学画面并不清晰,也有些色差问题存在。

  “弯道超车”的机会

  除了教学难、开考难的声音,从另一个角度看, “史上最难”艺考季对于考生与培训机构来说,也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不少考生口中抱怨的校考机会缩减,反观却有可能让头部院校的考中率更高。“本身今年的校考考试改革,已经导致几个重点美院的报考人数以及参与培训的人数大量减少,再加上这次校考时间调整,人数预计还会下降。从这种情况分析看,今年的中国美院及几个头部院校的考试将是近几年来最好考的一年。所以对于考生来说挑战和机遇并存。” 吴越画室相关负责人建议,先回家学好文化课,并配合好线上课程,随时做好准备恢复校考、禁令解除,再返校进行最后的校考冲刺学习。

  记者看到,有认真备考的考生已在以时事新闻押专业题——围绕“战疫”主题进行美术创作和练习。

  在业界人士看来,特殊时期对考生来说是一次优胜劣汰的考验,对画室等培训机构来说也是一次洗牌。在辽宁创办美术培训机构的侯妍文指出:“就算没有疫情这样的非常时期,现在一些大的画室都在积极去做线上转型。适应当下市场需求的留下来,而许多未开启线上教学的小画室将会被淘汰。”

  据记者了解,一般画室的线上教学是通过自身开发的App,以及使用多个第三方平台直播,一些精品课程的播放量超千万。眼下能看到的美术线上教学的缺陷,也将成为培训机构转型升级的方向。“以前各个画室也会通过开直播引流报名。这些年,美术教育也在借鉴K12的方法,既然英语早教的线上教学这么成熟了,美术也差不了太多。但美术培训的特点在于,没有真正的标准化教材,没有统一的衡量标准,换一个老师,学生都可能听不懂、适应不了。”在侯妍文及多位画室教师眼中,亟待增强线上教学的个性化、互动性及监管功能,以技术解决画面质量等问题。

  考生张波也期待线上教学能够更为普及:“去参加画室培训或辗转校考都是舟车劳顿的过程,未来能在这方面节省精力、降低成本,并实现效果,对艺考生来说确实是一种减负。”

  (记者 隋永刚 胡晓钰)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冬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