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大锋:一个老兵的创业中国梦

2018-11-08 14:27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图片说明:杜大锋近照

  杜大锋,一个普通的八零后,怀揣着实业兴邦的梦想,创办炭库网。

  他的企业大胆地喊出了让商业回归本质的使命,他的企业强调用“雷锋精神”去服务客户。

  走进杜大锋的理想国,他分享了自己的人生三段论:

  1、成长的烦恼。

  2、从“导弹兵”到“中供铁军”。

  3、习得“六脉神剑”践行“雷锋精神”。

  回想起离开家乡参军到部队再到地方创业至今,这十几年来的职场人生,杜大锋给创业者贴了一个标签: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他坦言:十几年的从业经历和收获,使自己有幸参与的每一次商业变革,都得到了练级进化的满足感,内心始终充满了感恩之心和热情。

  1、成长的烦恼——“小不点”与“大个子”

  图片说明:服役期间的杜大锋(前排左四)

  小时候,杜大锋身材消瘦,四肢无力,且饭量奇小;同村别的小伙伴一顿能吃上三大碗干饭,他吃上一碗就撑了。

  可能是先天营养不良的原故,杜大锋被大家天天喊做“小不点”。在那个年代,这个小不点没少挨人非议,也没少被人挤兑。

  在杜大锋心中一直把母亲奉为英雄。当妈妈的看到儿子先天性发育不良,总比同龄人矮一个头,母亲决心省吃俭用,用借来的钱,把儿子送到了一家体校。

  这家体校主要是学习训练散打格斗术,到初三时,杜大锋身高一下子窜了足有30厘米。

  时间来到1999年。

  彼时,在电视上看到50周年大阅兵的时候,杜大锋一下子来了精神,立马有了报名参军的梦想。直到2001年这个梦想才得以实现。刚穿上不合身的新军装,杜大锋和一群热血青年就出发了。

  接兵干部把花名册拿出来,要指派各个小组的组长。但是谁都不认识,该让谁担任组长呢?

  “杜大锋!”

  接兵干部一看杜大锋三个字,认定这个人一定是个大个子。

  当杜大锋站起来应声时,接兵干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原来名字中有个“大”字的,个子真不一定有多大。

  进入新兵连的杜大锋心想,穿上军装了,我一定要苦学军人本领。

  导弹团学的东西特别多,要学习侦查,学习通信,还要学习一些枯燥的公式定理。当然,任何兵种,基本的军事体能都是必须过关的。

  部队的训练可谓疯狂。

  每天早上跑上一个十公里,晚上又是一个十公里。一个星期过去,杜大锋在自己的身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生理现象:双腿严重肿胀,手指一按一个坑。

  问班长排长是咋回事,谁也说不清。

  去团卫生队检查,军医意见:这是因为高强度体能训练导致的骨膜炎,要加强休息。

  听说这是军事训练中常见的身体反应,杜大锋不仅没有“加强休息”,反而是“加强运动”。

  他这样坚持一个月后,水肿消失了。以后,再参加十公里跑步比赛,无比轻松。最后,参加全团专业技能汇演,杜大锋的成绩位居全团第三名,获得团嘉奖和优秀士兵的荣誉。

  在全军推行信息化的过程中,杜大锋感到如鱼得水。那时部队已经可以上军网,从此结下了与互联网的缘分。

  他说,之所以有现在的价值观,都是在部队里得到的锤炼。军队图书馆免费借书,除了日常学习与训练,他就泡在图书馆里,疯狂吸收互联网的一切知识。并且参与建立了自己部队的战友交流论坛,连上了当时的全军军网,在当时让深处部队基层的战友们很是兴奋。

  转眼服役期满,此时的杜大锋,已不再是小不点。

  朝夕相处多年的指导员,在杜大锋的退伍纪念册上,亲笔写下:

  “大锋同志:望你永葆军人本色、发挥自身的特点,在投身社会的建设中,做大个子做顶梁柱。”

  2、从“导弹兵”到“中供铁军”,在卫哲手里领到金表

  从部队回到地方,在茫茫的再就业浪潮里,一段马云的演讲视频“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

  这让他兴奋不已,萌生了去投奔阿里的念头。

  说干就干,去阿里面试前,杜大锋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连续泡了三个月图书馆。他有回到了部队泡图书馆的感觉,他坚信知识就是力量,而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自己先前的积淀,不足以打动阿里的面试官。

  图片说明:和马云在一起

  直到入职后,杜大锋才明白,阿里的强大和快速发展是建立在顶级的文化价值观驱动和阿里人的吃苦奋斗上。他加入的销售团队,正是后来社会上流传了许多传说的拳头部门:中国供应商部门;简称“阿里中供铁军”。

  当时阿里员工新入职之后,须进入集中培训的“阿里军校”。

  这个“军校”很有意思,一共才三五个专职人员,一个校长一个班主任外加两个助教,支撑起整个阿里的庞大培训事业。而负责讲课的,既不是外请的大咖,也不是专职的讲师,而是各个地区业绩做得最好的员工。

  培训时贯彻始终的是“价值观——六脉神剑”;在毕业的那一天,马云亲自给大家讲课,强调的也还是这个“六脉神剑”。

  从“阿里军校”毕业后,他被“组织”派到了萧山宁围一个农民家。租住在这户人家的阿里人,是“萧山战队”。农户家一层办公,二层住宿,三层放杂物,还请了一位阿姨负责做饭。五六个人挤在一张大通铺上,早上开会,白天地推,晚上总结。疲累的战队成员,每天一沾上枕头,马上呼呼大睡。

  杜大锋说,他特别怀念那段集体生活。

  杜大锋很快在阿里巴巴创下了过人的业绩。2009年,也正是阿里巴巴十周年,时任阿里总裁的卫哲,亲手给杜大锋颁发了阿里巴巴十周年纪念手表,当时能获此手表的全铁军里一共也就30人。

  至今,杜大锋仍旧像保存着部队里的奖章一样,保存着那块意义非凡的“纪念手表”。

  虽然已离开阿里数年,杜大锋仍对当初在阿里的岁月充满复杂的情感。

  正如所有从阿里出来的人一样,他们把从阿里的离职,当成是一次“毕业”。

  3、践行“雷锋精神”再度创业,对未来心怀敬畏

  在阿里工作时,马云曾给他们上课,提到一个理论:

  “短暂的激情是不值钱的。只有持久的激情,才可以使人不断提升。”

  这个时候,杜大锋的激情是走出阿里,自己创业。

  说干就干,创业之路,对他一生的成长,是最为关键和重要的。

  杜大锋创办了一家公司,自己当上了老板。和大多数创业企业一样,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所有的问题都会来考验你,这家公司运营了两年,杜大锋选择放手。

  他总结那次创业的教训,就是盲目地把自己先前在阿里做销售的单项成功,理解成可以创业的综合能力。

  当然,阿里是一所军校,阿里“毕业”的人,有很多创办了非常有影响力的企业。例如创办“滴滴”的程维。

  杜大锋说,创业是一件充满了不确定的事。创业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创始人的眼光、胸怀、格局。是否适合当下的时机,还有不可捉摸的运气。

  只有对创业心怀敬畏,才会不敢投机取巧,才会每一步都稳扎稳打,每一步都是在向成功靠近。但是,即便你如履薄冰,兢兢业业,也要正视一个令人心惊的数据:创业团队,约有80%的比例熬不过一两年——就是说,大部分创业公司,逃脱不了支撑一两年就会死掉的命运。

  于是,他有意选择做了一段时间的投资人。

  因为做投资人,可以更多地、更方便地去看项目,谈团队,开眼界。

  杜大锋说,他考察创业市场几年,发现一些所谓的新的风口都已经结束。但是商业里最大的机会,就在大家所谓的没有机会中。

  就在杜大锋正想做一番新事业的时候,他遇到了现在的合伙人团队。

  于是,2018年3月8日,炭库网从法律意义上,正式出生了。

  炭库网,杜大锋是创始人,也是法人代表。

  据资料显示:“一个成年人每天呼吸大约2万多次,吸入空气达15-20立方米。因此,被污染了的空气对人体健康有直接的影响。

  其实,即使大气中污染物浓度不高,但人体成年累月呼吸这种污染了的空气,也会引起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及肺癌等疾病。”

  正是基于环境污染的严峻性,世界各国均对高污染的能源产品加以限制。我国的煤改电、煤改气等工程,就是这种大背景下的产物。

  煤是人类最传统的能源,不让用煤了,人们的取暖、发电该如何解决呢?

  于是,机制炭应运而生——

  机制炭,又名人造炭、再生炭与无烟清洁炭,是把木质碎料挤压加工成炭棒,再高温烧成机制炭。机制炭原料来源广泛,稻壳、花生壳、棉壳与玉米芯等均可选入,而以锯末、刨花以及竹屑等为最佳。机制炭是国际上公认的绿色环保能源产品。

  炭库网,顾名思义,就是机制炭流通销售的一站式服务商。目前专门服务于全国机制炭行业的公司,炭库网是独一家。

  半年时间过去了,这群“现代卖炭翁们”把卖炭事业进行得如何了呢?

  【链接】

  对话炭库网:让商业回归本质,要践行雷锋精神

  文/郑北京

  炭库网的诞生充满了偶然性,但是从杜大锋身上、从炭库网的团队成员身上,我们看到了必然性。

  2016年,杜大锋感觉自己在创业圈摸爬滚打,看到了太多所谓的追风和赛道项目,“为了投资而投资,为了创业而创业”。

  现在,他愿意和采访者分享他的创业逻辑和他的心路历程。

  郑北京:做炭库网,是在你经历了创业失败,再做了一段时间投资人之后的创业选择。这个选择背后的商业逻辑是什么?

  杜大锋:我做投资人的时候,特流行的论调有什么“羊毛出在猪身上,让牛买单”、“风来了,猪也会飞”等等。其实真正影响互联网发展的,是十几年前以马云为代表的一批互联网大佬提出的从厂家到消费者,没有中间环节的论调。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大部分项目,也都是这个理论的追随者。面对这样的现状,其实我有自己的新见解:

  首先,关于中间环节。就是当别人都要干掉中间环节的时候,我们提出了一定要服务好中间环节。因为有些行业的中间环节,也许是互联网轻易可以替代的,但是纵观整个商业历史,我们的“中介”“中间商”“经销商”是从来都没有消失掉,只是他们在不同时期换了不同的身份出现而已。

  郑北京:你的这个论点,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但仔细想来,又确实如此:比如说,用户从美团上提交了订单,几十分钟内,外卖小哥直接就把快餐送到了你家里。表面上,是去掉了中间环节。可是,从你下单到拿到快餐,传统模式里那些种菜的、卖菜的、洗菜的、炒菜的,一个也没有少。

  杜大锋:我们要正本清源。其次,关于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应该有什么样的互联网精神?也值得我们深入思考。其实真正的互联网,应该是普惠大众的,是属于所有人的。应该像空气和水一样无孔不入、无所不在。而不是仅有一部分人在掌握,一部分商业在应用,一部分组织在拥有。我们不能因为我掌握了所谓的互联网思维,而利用信息和认知的偏差,让本该得到应用和普及的产业,却没有得到关注和服务。我们应该更加开放,更加协同,让这个国家,让这个社会,让这个时代那些奋斗在一线的商业领域内从业者,得到更加完善的产品和服务,从而让我们商业更加繁荣。

  郑北京:有人说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会加剧社会的分层,使得贫富分化更加严重。利用新媒体技术创业,也会产生一夜暴富的新生富豪阶层。这些现象,确实都是值得我们去深刻思考的。

  杜大锋:工业文明时代,财富的积累会很缓慢。但是,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改变了这个世界的很多规则。如果技术不能体现它的普适性,技术越发展,对于一部分不掌握技术的人来说,就是不公平。所以,我思考的第三个问题是:我们接下来面对的机会和挑战。很多人说,各行各业都没有太好的机会了。但是我要说:今天是最好的时代,因为人们还沉浸在十年之前的互联网成果和认知里,但是决定人类向前推进的是思想的进步。我们应该看到的是,我们传统行业,我们的实业企业,我们的产业链条,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实体店,都充满了太多的机会,值得我们去创造更多可能。想象空间是投资机构最喜欢提的词汇,放在我们自己身上也一样。我们要发挥更多的想象力,更多的行动力,不断尝试新的想法落实新的方案,才能干出新的结果。

  我知道我今天的论调,放在当前的环境一定会被喷,但是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创业伙伴和我一样会沉下心来。走进实业中去,静下来做对商业价值更有意义的项目中去。炭库网选择在杭州创立,是因为我们创办公司是为了维护小商业个体的利益,他们相信互联网能够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让任何一个商业个体通过炭库网的服务,拥有创新能力,从而在科技驱动下扩展业务,并在参与国内或全球市场竞争时,处于更有利的位置。

  郑北京:为什么提出让商业回归本质这样的使命?炭库网提出的商业本质又是什么?

    杜大锋:退役军人是我国一个特别的群体,在他们身上你永远都能看到那种军人特有的正气。在阿里铁军的商业历练,会让人充满极度的理想主义,同时又富有爱国主义情怀。我本人先自己创业,后来做投资人,再出来自己创业。我一直在追问:商业是什么?我给自己的回答是:“所谓商业本质,其实该是什么就是什么,该有什么就有什么,该是谁就是谁”。炭库网的商业本质是什么?就是让我们生产制造环节,应该具有极致的工匠精神,做出精美的产品。我们销售服务环节做好极致的服务,帮我们消费者买到放心如意的产品,享受到应有服务。

  郑北京:那炭库网的产品与价值是什么?也就是说为什么要做炭库网?

  杜大锋:我作为创始人,其实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事业值得我们用毕生的精力去奋斗?

  能源问题一直是困扰人类发展的问题,机制炭在理论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循环经济发展模式。全国消费用炭月均消耗3-5万吨(这还不包括工业用炭市场),但是整个炭产业现在是供不应求。原因有几点:

  1、原材料的限制(我国没有循环林业布局),原生木材禁止砍伐。回收利用的木材、秸秆、果壳等成本太高。

  2、供应链极不稳定,主要是大部分从业者在环保意识和相关技术设备应用上没有领头羊或者行业系统支撑,导致部分人急功近利违规操作、制假售假。造成市场混乱,给政府监管造成困难,让正规经营者举步维艰,经常断货现象严重。

  3、行业标准、产品标准没有。越传统的行业改变就越困难。如果我们不做,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有人来帮助行业标准化。

  传统炭的问题非常大:什么炭、什么材料、什么炭化标准,价格、形状、热值都不一样。机制炭全部解决了这些问题。机制炭由于在标准上全部统一了,而且标准化生产管理系统建立上,中国已经领先世界。炭库网切入时机已经成熟。

  郑北京:那么目前炭库网规模情况如何?以及它已经改变了什么现状?

  杜大锋:按照目前炭库网数据,明年可占据全国30%行业市场、预计月销量1-3万吨,交易规模3-5亿元。

  我们精心打造炭库网,这个服务平台会实现以下目标:炭产品品类标准化;生产制造智能化;流通使用数据化;建立行业信用管理平台,提升净化从业环境,完善监管体系结构。

  郑北京:人们常说“在商言商”,可从你这里我们常听到雷锋精神。为什么炭库网强调要和雷锋精神挂钩?

  杜大锋:在说这些之前,我愿意分享人生中一个认知变化的故事:

  在我以前认知的层面里,总觉得电视和书本里的英雄和公仆们太苦了,他们那么苦为什么还坚持做,不会放弃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多年。直到参军入伍后的第三年,我在部队参加一次救火任务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认知发生错误了,其实做好事是快乐的,不是痛苦的。而且那种由于无私、利他,所产生的大爱的快乐体验,是其他快乐无法比拟的。而且一个人一旦体验到了,就无法停下。我们谈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大家都盯着那些高大上的行业,可以快速得到资本支持的项目,如果没有奉献精神,没有为人民服务精神,没有国家利益为重的格局,是没有人愿意“蹚浑水”的。

    所以,想做好炭产业整合服务,必须要尊重商业发展本质。还要有对传统产业的热情、敬畏之心。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是其他精神无法触达的,只有雷锋精神才可以做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魏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