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遍布城乡的“金山银山”——非遗资源

2018-11-08 08:56 来源:中国文化报

  ——记山东省阳信县文化馆馆长周和平

  自2006年调入山东省阳信县文化馆至今,周和平已在非遗保护战线工作了12个年头。12年来,他亲身参与了阳信每一个非遗项目的资料搜集和组织申报,见证了这片土地上民众对非遗的热情愈发高涨的全过程。他说,遍布于阳信城乡各处的非遗资源是当地的“金山银山”,如果保护不好、传承不好,就是自己的失职。

  保护非遗就像栽树

  阳信县地处山东北部,因汉代韩信自燕伐齐屯兵于古笃马河之阳得名。

  周和平与阳信非遗的缘分始于2006年。当年,他被调到阳信县文化馆任馆长。彼时,馆内常年在岗的算上他只有两个人。“来之前,领导跟我强调,文化馆的重要职能有两个:搞活动、挖遗产。搞活动就是文化惠民,挖遗产便是传承保护非遗。”周和平说,虽然馆内人手少,但他对这项工作不敢有丝毫懈怠。在他看来,非遗是当地居民数千年来生产生活的见证和记忆载体,就算再难也要干下去。

  阳信县是山东经济发展水平较落后的地区,当时的县文化馆各方面条件都不乐观。周和平回忆,2006年下半年,为申报市级非遗项目,他和同事一起下乡调研走访,回馆整理资料时连电脑都没有,最后他通过私人关系借了一台电脑用。为尽快把材料提交上去,两人冒着大雪去街上找打印店。当时刚大学毕业的同事问周和平:“一没钱二没人,咱忙活这干啥?”走在前边的周和平头也没回回答:“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保护非遗是文化馆的职责,我们不去做,很多文化遗产就埋没了,后人会戳我们的脊梁骨。”

  得益于这份使命感,当年阳信县首批成功申报12个市级非遗项目。初战告捷后,2007年,周和平和同事又用了一年时间,走遍全县所有乡镇,挖掘整理了99个县级非遗项目。

  厘清鼓子秧歌的脉络

  阳信很多乡镇自古以来就有跳鼓子秧歌的民俗。2011年,阳信鼓子秧歌入选国家级非遗扩展项目名录,这其中离不开周和平的执着与付出。

  “阳信有句古话叫‘先有凌霄阁,后有大秧歌’。凌霄阁位于阳信县与惠民县、商河县的交界地带,有上千年历史,住在那附近的村民逢年过节都跳鼓子秧歌,这说明其历史非常久远。”周和平介绍,2006年的一次调研,让他了解了鼓子秧歌的魅力。

  那年,凌霄阁附近的村民听说他是去调研鼓子秧歌的,纷纷围过来问他:“为啥别的地方跳鼓子秧歌成了国家级非遗,阳信的鼓子秧歌却没评上。”周和平默默记下了乡亲们的话,回到单位便开始查阅资料。“一查才发现,阳信的鼓子秧歌有很长的历史渊源,自成一派,‘伞’‘花’‘棒’等角色都有传说佐证。”周和平说,村民们对鼓子秧歌的感情很深。他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盛行跳鼓子秧歌的张王庄,庄内一位老人因为阳信鼓子秧歌没有评上非遗项目,多次到上级文化部门“评理”。后来,上级部门答应到张王庄看看村民们跳鼓子秧歌。老人非常激动,连续几天组织村民排练,最后因劳累病倒在了排练场上。这件事给了周和平很大触动。“老人为秧歌付出了生命,我们非遗工作者苦点儿累点儿怕啥?”近10年来,他多次到张王庄及周边的村庄调研,详细了解鼓子秧歌,最终顺利出版了讲述阳信鼓子秧歌“阵法”“打扮”等内容的教材。

  在周和平和同事的努力下,如今阳信县每年都举办鼓子秧歌汇演。2017年,全县有28支队伍参加汇演,吸引观众上万人。

  关注非遗项目发展

  周和平是搞曲艺出身,到非遗保护战线工作后,他依然时常关注传统曲艺类非遗的发展。

  20世纪80年代,受多种因素冲击,阳信县鼓书院解散,说书艺人各自干起了小买卖。随着近年来国家对非遗保护工作的愈发重视,周和平想,何不将散落在民间的曲艺传承人重新组织起来?2009年,重新组建的阳信县鼓书院揭牌。周和平亲自登门做工作,邀请25名说书老艺人加入鼓书院,成为当地文化惠民下乡的中坚力量。为扩大惠民效果,每年阳信梨花节期间,周和平还请说书艺人们去节会现场,分成10个展演点轮流演出。他还主导打造了“周末鼓书会”,在县城广场设置流动舞台车,每周末演出。现在,阳信县鼓书院每年下乡演出超200场次,极大地活跃了基层群众的文化生活。

  汗水没有白流。2012年,阳信县鼓书院被山东省文化厅评为“山东省农村优秀文化团队”;2014年,鼓书院为群众提供文化服务的工作模式获评“山东省非遗保护十大亮点工作”。

  这两年,周和平感觉时间越来越不够用。只要一有时间,他便开始去寻访非遗传承人,记录他们的口述、现场展示等。他说,非遗保护这项工作自己越干越爱。“现在国家对非遗保护工作更重视了,各方面的条件也变好了,阳信将继续传承发展好本地非遗项目,让这些民间瑰宝回到乡村,助力文明乡风建设,推动乡村文化振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林秀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