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风险暗藏 62条军规治下恒丰银行能否结束内乱?

2018-04-11 16:03 来源:投资时报

  罚单重压网贷风险暗藏 62条军规治下恒丰银行能否结束内乱?

  由现任山东省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陈颖出任恒丰银行临时委员会书记,显然是多方综合考量后的结果,而关于该行总部迁往济南的市场传言也耐人寻味。

  文 |《投资时报》记者 薛南骏

  整整620年前,半生戎马倥惚的朱元璋在他人生的最后时光做了一个决定:建立狼烟墩台,就设于烟台山上。

  在这片以八仙过海地和蓬莱仙阁迎得无数文人墨客倾慕之所,突兀地矗起一座军事设施,洪武皇帝当然不会心血来潮。就像被史书反复品读的肃贪一样,这次是为了防范倭寇。事实证明,凡明一朝,这一决策相当正确。

  只是,危险只来自外部吗?自恒丰银行内乱事件揭盅,类似诘问不断响起。毕竟,后者是继张裕葡萄酒厂后烟台在中国最为出名的企业,而以一家地级市的行政隶属谛造第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原本就不同寻常。

  “恒久发展,永远盈丰”,这是恒丰银行一直高声宣颂的理念。然而,美好的理想往往遭遇骨感的现实。恒丰银行这几年历经波折,发展并不顺利。

  在中资银行中,恒丰银行可谓特立独行。有很多人士评价这家总部在烟台的全国性股份制行“更像是一家城商行”。

  这,可以理解为不是表扬。

  “早几年对恒丰银行的印象就是猛,像脱缰的野马,做业务有些不顾风险。尤其是票据套利业务,有段时间很多银行不敢收恒丰银行的票(承兑汇票);这几年,恒丰银行内部混乱,如此人事内斗在中国银行业都少见。”一位要求匿名的银行业人士如此评价。

  终于,监管层出手。

  2018年3月末,恒丰银行官网公告宣布:经烟台市委研究决定,陈颖任中共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临时委员会书记。

  陈颖何许人?资料显示,其历任中国银监会国际部处长、副主任、银行监管一部副主任等要职,现任山东银监局局长、党委书记。现在,陈又增加了一个恒丰银行临时委员会书记的新头衔。

  有金融行业观察家表示,如此安排,显然是当地政府及监管当局已无法容忍恒丰银行乱局进一步扩大,乃至出现“安邦式接管”的考量。

  出名的内乱

  恒丰银行因内乱“出名”之前,很多非金融人士甚至“傻傻分不清”,以为这是家外资银行机构。实际上,恒丰银行为一家地道本土银行,其前身是烟台住房储蓄银行,2003年经过整体股份制改造后,更为现名,并成为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一员。

  股份制改造至今的近15年间,恒丰银行业务扩张时的“猛”——从另一个层面则可形容为“野”和“乱”,给同业留下了深刻印象。

  “主要就体现在票据业务上。虽然当时他们跨省网点还很少,但收票业务员已经跨遍多省,在有的非山东地区,他们的票据业务居然能冲到当地前列。因为票据业务油水较大,违规票据频现,以至于有段时间不少银行拒收恒丰银行票据。”一位银行出身的民间借贷人士称。

  早在2007年,恒丰银行就曾曝出1.5亿元票据违规大案。而该案直击恒丰银行是时两大问题:一是违规跨区经营,二是业务门槛过低、风控不严造成高额违规贴现。上述案件发生地在山西,而彼时恒丰银行在晋并无分支机构。1.5亿大案爆发后,山西银监局曾对受骗企业表示,恒丰银行在太原票据贴现市场上所占的份额高达70%。

  业务激进背后的实质,是公司管理制度混乱,而恒丰银行不止于此,人事矛盾引发的动荡更加凸显。“公司治理就是个笑话。”有业内人士坦率批评。

  特别是当内部人事斗争公开化后,外界突然发现恒丰银行自蔡国华出任董事长以来,其实已无“行长”一说——两任行长都形同虚设,且最后都以较“惨烈”的方式离开。

  引爆按钮终于在2016年摁下。当年媒体曝出恒丰银行高管通过香港东亚银行账户,私分过亿元公款。其中董事长蔡国华一人分得3850万元,时任行长栾永泰分得2000余万,副行长毕继繁分得1800万元,其他高管分获数额不一款项,最低额在800万元左右。

  舆论风暴之后,栾永泰对监察部门承认参与分私款项达2100万元,之后栾又实名举报董事长蔡国华“侵吞公款3800万元,违规运作员工股权激励机制,违规控制恒丰银行”。

  恒丰银行随即对栾永泰做出反击。据悉,恒丰银行高层曾召开董事会,要求全体1.1万名员工举报前行长栾永泰,并要求全员降薪50%。后有恒丰银行员工证实,确实有要求在举报信上签字,且不许拍照不许自留。至于全员降薪50%的决定经媒体曝光后,并未实际开展。

  蔡国华与栾永泰的斗争还没有厘清,与时任行长林治洪的冲突又呈白热化。更为离奇的是,林离职当天被堵在办公室12个小时不能离开,有员工将免职公告截屏发短信给他,后者才知自己已被免职,而这距其入职恒丰银行还不到一年半。

  这样的任免方式在中资银行业实属罕见。

  事实上,蔡国华与两任行长的矛盾基本一致,即蔡架空两任银行行长,从人力、财务、后勤到风控、稽查等,实质权力悉数归于董事长一人。

  2017年11月底,山东省委宣布,恒丰银行时任党委书记、董事长蔡国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恒丰银行纪委书记、原烟台市纪委副书记王晓森被免职,并配合调查。同时,山东省政府秘书长王华出任恒丰银行临时党委书记;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王锡峰拟任行长,山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王金城出任该行副书记。

  这当然只是一个临时性质的紧急安排。

  2018年3月底,恒丰银行再发前文所述人事变动公告,现任山东银监局局长、党委书记的陈颖出任恒丰银行委员会书记。这也普遍被解读为监管部门开始领衔接管恒丰银行。

  62条军规

  治乱用重典。清明节前夕,恒丰银行官网的一篇新闻通稿显示了新任领导人的总基调。

  4月4日,恒丰银行官网刊发题为《恒丰银行启动“一支部一堡垒”党建阵地创建活动 纵深推进党建引领》新闻稿。

  值得强调的是,新闻稿中重点提及该行加强制度建设,新建或修订了62项制度,涵盖内部管理、业务经营等诸多方面,切实用制度管人管权管事。坚持临时党委自身建设,制定加强临时党委自身建设的意见,实施恒丰银行正风肃纪十条禁令和问责办法,党委成员以身作则,以上率下,等等。

  与此同时,恒丰银行总部即将搬至济南的传言也不胫而走。无论如何,重新整肃银行经营规范已是当务之急,事实上,恒丰银行还有不少现实问题需要直面。

  比如罚单。粗略统计,除去2017年12月29日银监会网站披露的,对恒丰银行因17项违法违规事实累计罚没1.67亿元外,2017年以来央行、银监会及各地银监局、银监分局共对恒丰银行还开出14张罚单,累计罚没金额逾1476万元。

  再比如,该行网贷存管业务也潜藏风险。据网贷天眼统计,在开展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商业银行中,恒丰银行存管对接平台数量为60家,在行业中存管数量位列前三。问题是,网贷行业很多平台目前仍生死不明,潜在风险极高。据悉,该行存管的平台中已至少有4家平台曝雷,普天金安的投资受害人因无法找到平台管理人,仍在找恒丰银行追责。

  对陈颖来说,达成“永远盈丰”的目标还有相当长一段路要走。还好,结束兄弟阋墙总算是个好的开始。“七阴八不晴,九月放光明”,山东老话是这么说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艺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