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子公司新规落地一年 基金业迎增资高峰

2017-12-05 10:05 来源:时代周报

  临近岁末,基金公司迎来了一波增资高峰。

  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募基金作为轻资产行业,以往增资多发生在新基金公司与次新基金公司,而今年不少大公司也相继增资,却是因为子公司业务。

  增资小高潮

  2017年第四季度,基金公司增资扩股的消息不绝于耳。

  11月17日,德邦基金宣布,该公司股东德邦证券、浙江省土产畜产进出口集团、西子联合控股按现有股权比例,向公司增资人民币1.7亿元。增资完成后,该公司注册资本由2亿元增加至3.7亿元,股东及股东出资比例均保持不变。

  仅仅在一日之前,红塔红土基金官网挂出增资扩股公告。公告显示,红塔证券、北京市华远集团共同认购红塔红土基金2.96亿元,此轮增资后,红塔红土基金注册资金由2亿元增资至4.96亿元。其中,红塔证券、北京市华远集团、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分别持股59.27%、30.24%、10.49%。

  而在一周前的11月9日,金元顺安基金也宣布,经股东会2017年第2次会议审议通过,该公司注册资本由2.45亿元增加至3.4亿元。

  除此以外,还有基金公司正在准备增资的路上。11月15日,南京证券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2.60亿元先后两期为持股49%的富安达基金进行增资;江苏交投和河西国资也将根据其持股比例进行追缴。此轮增资完成后,富安达基金的注册资本将由2.88亿元大幅增加至8.18亿元,显然是一次大手笔的增资。

  键桥通讯亦在近日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先锋投资拟对先锋基金增资1296.11万元。增资完成后,先锋基金的注册资本金将从1亿元增至1.5亿元,其中,先锋投资出资额为4996.11万元,占33.31%。

  事实上,10月份亦有不少基金公司增资。10月26日,安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增资公告显示,公司注册资本由人民币3.5亿元增加至5.0625亿元,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已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完毕。根据公告,此次增资完成后安信基金4家股东五矿资本控股、安信证券、新碧贸易和中广核财务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9.84%、33.95%、20.28%、5.93%,注册资本位居行业前列。

  10月甚至出现了基金业历史上罕见的大手笔。鑫元基金的股东南京银行与南京高科宣布,均按现有持股比例对鑫元基金进行现金增资,合计增资15亿元,其中,南京银行增资12亿元,南京高科增资3亿元,而此前鑫元基金注册资本仅2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公募基金增资潮,可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一方面是整个行业竞争趋于激烈,股东希望通过增资增强竞争实力,提升业务发展;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则说明股东看好行业长期的发展,因而积极布局。

  子公司新规催化增资潮

  2016年11月29日,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新规”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正式落地,对基金子公司的净资本提出了明确的约束。

  前述两份规定参照了信托公司的监管办法,重点是在开展业务过程中以净资本约束为核心的监管,某些方面的力度甚至超过信托公司。2016年12月15日,“史上最严新规”正式实施,过渡期由《征求意见稿》中的12个月最长延长至18个月。

  根据新规要求,基金子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不得低于负债的20%,调整后的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

  “史上最严新规”实施一年之后,部分子公司已经增资,最近的一笔为12月1日易方达基金对子公司的增资。

  仅仅2日之前,景顺长城基金宣布,对子公司景顺长城资管增资1亿元。公告显示,景顺长城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的新增注册资本

  1亿元人民币全部由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已于11月27日完成变更手续。工商资料显示,景顺长城资管公司由景顺长城基金100%控股。

  回顾整个11月份,除了景顺长城外,民生加银旗下民生加银资产注册资本金也从1.25亿元提升到6.68亿元,国金基金旗下北京千石创富资本注册资本金由2000万元增加到1亿元。金元顺安基金公司旗下上海金元百利资管增资1.45亿元,目前注册资本金达1.75亿元。

  10月24日,博时基金对全资子公司博时资本增资7.5亿元,使其注册资本金从1亿元剧增至8.5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11月29日,全市场79家基金子公司中,已有39家的注册资本金达到1亿元。加上刚刚完成增资的景顺长城资管、千石创富资本、金元百利资管,全市场已有42家子公司达到了新规对净资本的最低要求。

  不过,截至11月末,仍然有39家公司的净资本尚未达到1亿元。其中,财通资管、方正富邦资管等15家子公司的净资本只有2000万元。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基金子公司曾经被称为“万能牌照”,然而资管新规给其念了“紧箍咒”。对于想保留子公司的基金公司来说,不得不选择在新规18个月的过渡期结束前对子公司进行增资。

  银行系基金大手笔频出

  雄厚的资金实力,让银行系基金公司在增资潮中频频祭出大手笔。

  年内超过10亿元的增资均来自银行系基金公司,其中工银瑞信投资注册资本由2亿元增至12亿元;建信资本也将注册资本金从5000万元增至10.5亿元。创下15亿元增资纪录的鑫元基金,也是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

  截至11月末,注册资本最高的基金子公司是工银瑞信基金旗下的工银瑞信投资管理公司,其净资本高达12亿元。建信基金旗下的建信资管紧随其后,注册资本高达10.5亿元。此外,民生加银基金的子公司民生加银资管也经历了大笔增资,注册资本金从1.25亿元提升到6.68亿元。

  三个月之前,招商基金的股东招商银行和招商证券向招商基金增资11亿元。随后,招商基金便对子公司招商财富进行了增资。工商资料显示,8月24日,招商基金对全资控股的子公司招商财富增资3亿元,使其注册资本从1亿元增加至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在净资本尚未达标的基金子公司中,农银汇理基金旗下的农银汇理资管的专户资管规模高达3157.89亿元,交银施罗德基金旗下的交银施罗德资管的专户管理规模为2920.89亿元。据业内人士分析,上述两家银行系公司或将加入增资大军。

  相比之下,中小基金公司的增资略显寒酸。6月,华富基金、红土创新基金先后发布公告宣布增加注册资本金,华富基金和红土创新基金宣布各增资5000万元,注资后,两家基金公司资本金分别为2.5亿元、1.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基金子公司作为母公司员工股权激励的做法正在遭到清理。“史上最严新规”明确规定,基金管理公司从业人员不得在子公司参股,子公司实行专业人士持股计划应仅限于本公司人员。

  12月1日,易方达基金公司在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受让广东易兆恒投资有限公司和广东易宏冠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的易方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35%、25%的股权,收购完成后,易方达基金全资控股子公司。而上述两个股权转让方曾经作为母公司核心员工股权激励平台。

  公告显示,公司同时对子公司进行增资,子公司注册资本由1.2亿元大幅增加至10亿元。此次增资之后,易方达资产亦成为仅次于工银瑞信投资、建信资本,注册资本在行业中排名第三的基金子公司。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