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女二号”走向“女一号”

2022-05-18 08:51 来源:中国企业家

  “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么都重要。”真正的木兰“姐姐”,无需被定义和标签。

  刚刚过去的冬奥会上,谷爱凌纵身一跃,成为2022年开端炙手可热的全民偶像。这位18岁的天才少女,也为千禧一代的女性力量写下不寻常的注脚——自信、自在、自我。

  “我鼓励你们走出舒适区,用行动告诉男性,女性也和他们一样强大。”6年前,她用亲身经历在演讲中说道。她还告诉大家:我并不像个男孩,因为体育本来也属于女孩。

  商业社会既残酷又迷人,同样吸引着乐于挑战的女性。伴随时代变革与商业趋势演进,越来越多的商界女性从“女二号”走向“女一号”。不妥协不顺从,细腻而有远见、炽烈而自由——这些新时代的商界女性特质,正坚韧地穿透时间,被她们精准表达。

  2022年3月29日,孟晚舟出现在华为年度财报发布会上。这是她回国后首次公开亮相,一袭黑裙配上一枚白色的蝴蝶胸针,寓意“破茧成蝶”。过去4年的经历,已使她成为华为重要的“精神图腾”。她坚信,没有一座高山不可逾越,没有一片汪洋不可飞渡。

  从月薪百元到年薪数百万,杨利娟用了27年。2022年3月1日,43岁的她正式接过海底捞CEO的权杖,成为国内最大火锅连锁集团的掌门人。从幕后走到台前的杨利娟,不仅是“双手改变命运”的励志样本,更是一位雷厉风行、多次推动变革的领导者。

  1980年出生的刘畅,正带领新希望实现转型与突破。与生俱来的“二代”标签,于她而言既非光环也非束缚,而是守业和创业的起点。接班8年,她不仅完成了个人的成长蜕变,也将年轻、时尚、创新的元素注入到这家传统企业的发展基因中。而现代农业,是她新的梦想。

  “阿里11号员工”戴珊仍活跃在一线。23年间,她从基层客服做起,一步步走向阿里巴巴集团国内数字商业板块总裁王座。她带过传奇的“中供铁军”,也带领了“阿里柔军”,刚柔并济调兵遣将。面对挑战,她总能带来意外惊喜,两年内孵化两个新业务,让阿里在下沉市场稳住脚跟。

  越来越多的商界女性,都在发出自己的声音。她们是可看见的笑容、可感知的灵魂。她们所展现的一切,都是自我的一部分。正如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所言: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当我们今天谈论“女性力量”的时候,必须明白,曾经有无数有远见的女性“乘风破浪”,用她们的奋斗和牺牲换来了这一切。以尊重为底色,我们也不必强行剥离或者过分强调商界女性的性别属性。因为女性这个词,本身就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和精神意义。

  所以,你无需做“小仙女”,也无需以“女强人”或“女汉子”的姿态,满足外界的好奇与期待。在人生的任何阶段,你都可以坚定地走你想走的路,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忠于自己,便能拥有独特的美感和力量。

  “姐宇宙,无边界。”真正的“姐姐”,无需被定义和标签。

  向“女一号”,进化

  过去4年,孟晚舟的命运和华为的命运紧紧相连。在华为受到制裁的艰难时刻,她甚至成为了精神图腾一般的存在。任正非曾笑称,历经此事,女儿成为世界名人,“这次的磨难应该对她来说也是人生难得的机会。……要感谢美国政府给孟晚舟插了一个坚强的翅膀。”

  在经历了1000多天的煎熬后,晚舟终于归航。在返国途中,孟晚舟在朋友圈写道:“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一次次坠入深渊,又一次次闯入暗夜,曾让我辗转难眠,更让我刻骨铭心。”

  华为是她回家的灯塔,她是华为彼岸的星光。商场上的孟晚舟,同样坚韧、勇敢,巾帼不让须眉,在中国商业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30年来,在孟晚舟的带领下,华为财经已成为世界领先的数智化财经组织,为华为公司打造了坚实可靠的经营底座。

  王凤英的角色也变了。一直以来,她被视为长城汽车的“二把手”,也是几十年来中国汽车行业唯一的一位女总裁。在她与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搭档30多年的时间里,长城汽车从一家孱弱的地方车企,成长为中国汽车行业的标杆之一。

  两个月前,王凤英正式申请辞去长城汽车执行董事、副董事长、战略及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仅保留长城汽车总裁一职。这让她看起来放松了一些,也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来探索长城汽车之外的事业空间,找到自己的“一号位”。

  在长城汽车,王凤英说自己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战略创新,其中最主要是品类创新;二是操盘长城的营销,始终在一线。新品类诞生前必将伴随诸多争议,而王凤英称,一旦想清楚,就要坚定推动,不留遗憾。

  作为带领抖音实现从0到1的关键人物,张楠坚信,好的产品不需要用户引导。在她的率领下,抖音成为字节跳动的大杀器,日活用户超6亿。围绕庞大的流量生态,抖音正在进行二次创业,在兴趣电商、本地生活、视频搜索、社交等领域,再次实现飞跃。

  一个明显趋势是,在今天的商业社会,越来越多的女性从“女二号”走向“女一号”。

  过去的6年,柴琇一头扎进奶酪行业,并做成了中国奶酪第一品牌。妙可蓝多成为中国4000多家上市公司中唯一一家以乳酪为核心业务的企业,柴琇也因此被称为“奶酪女王”,公司的市值超过184亿元。根据第三方数据,妙可蓝多去年全年的市占率达到30.8%。

  妙可蓝多的迅猛发展,也引起了乳业巨头的注意。2020年年底,蒙牛宣布入主妙可蓝多并成为最大股东,柴琇让出第一大股东的位置。虽然身份改变,但在柴琇看来,这对公司是极大利好——她能够借助蒙牛的势能,继续深耕和拓展市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柴琇是过去数年中搅动乳制品市场的一条鲶鱼,她开创了一个全新品类,并在其中大获成功。她用自己的行动和业绩征服了巨头,如今她将登上巨头的船,继续远航。

  姐定义:无需被标签

  作为任正非的长女,孟晚舟似乎早就被贴上各种标签:坚强、沉着、勇敢,甚至有人开始叫她华为“长公主”。近30年时间里,孟晚舟从“打杂”的职位晋升到了华为核心管理层,如今已成为轮值董事长中一员。

  柴琇私下并不喜欢“奶酪女王”这个称号,但她也选择了接受,“既然都称你为王了,你还能让别人把王拿走吗?这个称号一直在激励我,一定要做好,一定要把这个标签打亮了。”

  蒙牛的入主也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柴琇的好胜心。“如果蒙牛没进来,我可能在用10分的力气做企业,但蒙牛进来后,我得用12分的力气,证明蒙牛没选错人家。我们希望成为蒙牛众多的公司中最优秀的那一个。”

  李旎身上那份独有的“信念感”,一直驱使她不断进化。事业上,她从一个青涩的创业者蜕变为杰出的商界女高管,带领B站从一个二次元社区,成长为优质内容的沃土;生活上,她恣意潇洒,不被固有标签所束缚,勇敢追寻自我的更多可能。

  如她所言:“生活本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

  在海底捞员工眼中,杨利娟的管理风格被评价为“务实、严谨、细致,无人能及”。与杨利娟的风格不同,王凤英是汽车行业中的“铁娘子”。多年前,作为女性高管,王凤英也给自己贴上了“野心小、稳定性好”的标签。如今王凤英有了更多的野心:她希望几年后,她的标签里能有“创业导师”,而不只是“长城汽车总裁”。

  福佑卡车创始人、CEO单丹丹在正式场合喜欢戴一个发箍,这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位有8年创业史的创业者。截至2021年,成立于2015年的福佑卡车已经进行了8轮融资,总共融资达29亿元。据单丹丹透露,公司2021年总营收达到60亿元。

  在物流这样一个充满江湖气、早期甚至还有些野蛮的行业里,一位女性创业者如何打开局面?单丹丹评价自己“性格比较直率”“大家跟我相处做生意比较有安全感”。“我不会喝酒,这也是女性的优势,可以省下很多喝酒的时间。我说我要回去带小孩,大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没有了酒局的烦恼,单丹丹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学习或陪伴家人。她没有太多时间管教孩子,这样反而少了很多母子间的“相爱相杀”,更多时候,她是言传身教地影响孩子,给孩子自由探索的空间。

  同样是在8年前,面对一个同样充满江湖气,甚至面临政策风险的行业,徐早霞拿出了最大的热情和耐心。作为一家早已坐稳企业员工住宿领域“头把交椅”的安歆公寓创始人,“那时候是一腔热情,一股脑就扎进去了”。创业前,徐早霞有着近10年的医护经验。

  徐早霞说,原来女性创业者相对较少,是外界认知不同和定位问题。比如,原来很多人觉得,女性情绪控制不及男士,但也要看是哪些行业。

  “早年很多商业的成功是模式、红利的成功,当增量市场都做过一遍,现在是存量市场时代,讲的是运营、效率和韧性。运营类企业不是科技、资源、资本驱动,而是组织和文化驱动。”徐早霞说,女性的韧性和胸怀比男性更高,女性也具有天然的共情能力,大局观也很强。

  越来越多的商界女性正从“女二号”走向“女一号”,并摘下了传统意义下“女强人”“女汉子”的标签。徐早霞说,如果能做真实的自己,她无所谓被人贴上什么样的标签。重要的是,不能忘记初心,“很多人会在意很多东西,让自己变得更复杂了”。

  徐早霞喜欢董明珠的直率和真诚。“人活一世,就要真诚地表达自己。”在她看来,现在是一个多元化社会,要勇于表达自己,不要让人别人来猜。“当你的职位越高,就要越真实,因为很多人的工作压力,就是不懂上面在想什么。”

  跟自己对话:平行世界,不留遗憾

  过去两年,华为不断对外释放信号。任正非说,面临打压时要稳住阵脚,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与此同时,9000多公里外的孟晚舟也在积极面对庭审。她乐观说道:忙碌把时光缩短,苦难把岁月拉长。她有足够的时间去读完一本书,有足够的时间细细地完成一幅油画。

  2021年10月25日,任正非生日当天,孟晚舟重回华为上班。2022年3月29日,孟晚舟现身华为年度财报发布会。“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孟晚舟感慨道,“过去4年,世界的变化很大,祖国的变化也很大,回国的几个月中,我一直在努力学习,跟上这些变化。”

  当年富士康流水线上的打工妹,如今正走在研发的制高点上,缔造着一个商业奇迹。王来春创立的立讯精密,从代工苹果配件开始,一步步赢得苹果的高度肯定,切分iPhone的代工蛋糕。如今,她又为代工帝国找到新方向——携手奇瑞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经历了小红书的短暂爆红后,瞿芳一直在寻找第二曲线。她逐渐把小红书用户从年轻女性拓展到男性,甚至是中老年人,内容也从美妆穿搭逐步拓展到美食、旅游、装修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她渴望描绘一幅现代生活的“清明上河图”,在用户价值与商业价值中寻求平衡。

  1991年,21岁的王凤英加入长城汽车。1996年长城汽车研发出第一代皮卡长城迪尔,皮卡营销成为王凤英的“成名之战”。而今,距法定退休年龄还有3年的王凤英已经将长城视为“家”,但对她而言,家不是养老的地方。她希望能“跳出长城”,贡献另一种力量。

  至今,杨利娟还记得,自己刚入职海底捞的时候,因为一次评级失败,她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董事长那会儿就爱说,你当下觉得天都要塌下来的事,只要把你能力范围内、可控的事情,尽全力做好它(就可以)。如果实在解决不了,也就不用管那么多了。”杨利娟说。

  “我们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杨利娟说,这么多年,不管是自己的胸怀也好、挑担子的能力也好,也都不断在变化,“到了今天,外界觉得海底捞经历着非常大的困难,对我个人而言,不过是个很难的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已。”

  创业是一个让人变得更理性的过程。曾经福佑卡车有一轮融资,投资机构背调时间很长,看着账上逐渐减少的现金,单丹丹压力非常大,于是跑到外地旅游,想缓解一下。后来发现根本没用,脑子里还想着融资的事,缓解压力的唯一办法就是自己想通。

  如果还有第二人生,单丹丹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画家或音乐家。“我觉得我活得太理性,而艺术家是比较感性的人。”单丹丹说。

  徐早霞一直相信有“第二个宇宙”的存在,“我一直在跟平行世界中的人说的是:我今天做的所有事情,我希望下辈子可以做得更好。”创业多年,她变得越来越笃定。当自己带领团队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功时,她能感受到心力越来越强,而惊慌失措的时候越来越少。

  但这并不妨碍她保留女性的另一面。“我既有理性和逻辑,也很小女人,喜欢精致有品位的生活。我再忙,也会记得对自己好一点。我会给自己买很多漂亮衣服,不会让自己非常邋遢。”徐早霞说,“虽然创业很苦,我也希望有仪式感地对待创业的生活。”

  因为投身商界,她们有力,她们美丽。她们同样相信,未来的商业世界,会因女性而更加温暖。

  

  制表:肖丽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

  值班编辑:王怡洁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