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波动 外贸企业利用衍生品工具套期保值

2022-05-17 11:44 来源:中证网

  “受人民币汇率波动影响,最近公司原材料进口成本明显上升,经营利润出现下降。”华东地区一家有色金属进口企业的刘女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而另一家制造业出口企业相关负责人鲁先生则表示,人民币贬值令公司经营好转。

  4月19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不断下跌,5月13日甚至跌破6.8关口,创出2020年10月以来新低。记者采访多位外贸企业相关人士发现,除了疫情反复、地缘局势等因素,本轮人民币汇率波动为企业经营带来不确定性。

  汇率波动加剧

  “上一次见到这种情况还是在2018年。”刘女士对记者表示,“今年4月人民币贬值约4.5%,5月以来贬值2.5%左右。”

  鲁先生说:“因汇率波动,产品市场竞争力上升,海外订单需求增加,利润预期将会明显增加。不过,人民币不会一直贬值,一旦下半年明显反弹,我们就可能遭遇潜在的结汇损失。”鲁先生表示,他已经安排公司套保团队研究未来应对人民币汇率反弹的方案。

  “涉外贸易企业在本轮人民币汇率下跌过程中遭遇到的损失,主要集中在外部美元结汇换成人民币的部分。”东证期货外汇资深分析师徐颖表示。

  格林大华期货创新业务部刘洋梳理发现,受影响最大的企业集中在大宗商品原材料进口及境外金融业务(如在香港发行美元债的企业进行还本付息)领域。中小企业受影响更加明显。

  “龙头企业的风险管理制度较为成熟,利用衍生品工具做套期保值更及时,受到的影响相对有限,而中小企业面对汇率下行承受更大压力。”刘洋说。

  利用好汇率套保工具

  本轮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下跌行情,在其他条件不变情况下,将增加出口企业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对出口企业形成利好,但同时会增加进口企业原材料或者产成品采购成本,挤压进口企业的利润,不利于进口企业。

  刘女士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主要交易的汇率品种是远期交易,部分是通过银行来完成,也有参与境外的场内品种。

  当前,我国银行间市场有远期、掉期和期权三大类可用于套期保值的外汇交易品种,掉期类产品又可以分为外汇掉期、货币掉期和利率互换。场内外汇衍生品市场主要集中在境外,目前人民币相关产品以香港交易所和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期货市场为主。

  “根据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银行对客户的交易数据测算,即期交易占比最高约为70%,远期、掉期、期权占比依次约为17%、4%、8%。”徐颖说。

  根据央行4月中旬披露的数据,2021年企业利用远期、期权等外汇避险产品管理外汇风险的规模同比增长59%,企业套保比例同比上升4.6个百分点至21.7%。

  “现阶段,我国汇率套保工具相对较少,目前仅有银行系统可提供的汇率远期工具和部分期货风险子公司提供的场外外汇衍生品工具,暂时没有外汇类的场内期货和场内期权等衍生品工具。”方正中期期货宏观外汇分析师史家亮表示,外汇衍生品工具匮乏是目前企业诉求难以满足的一大障碍。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2019年我国场外外汇衍生品市场(包括远期、掉期、货币互换、期权等)日均成交额约为927亿美元。“这相比于英国的24327亿美元、美国的8943亿美元、日本的2779亿美元还有很大的差距,与我国经济体量也并不相符。从场内衍生品市场来看,2021年香港交易所和新加坡交易所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期货日均成交额分别为6亿美元和41亿美元。”中信期货研究所固定收益组负责人张菁表示。

  应加快推出外汇期货期权等衍生品工具

  史家亮建议企业高度重视外汇波动对公司外贸业务的冲击,建立完善的外汇套期保值制度。从操作层面,他建议企业引进或培养具有外汇研究背景或熟悉外汇业务的人才,或者与有外汇研究的券商或者期货公司进行合作,在外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充分利用现有的外汇工具进行外汇风险敞口管理,提高外汇风险管理效率和质量。

  值得一提的是,银保监会在5月13日表示,金融市场的参与者千万不要赌人民币持续单边贬值,否则会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也提示市场树立“风险中性”的理念。

  上述券商研究所分析人士认为,未来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发的步伐会继续加快,汇率双向波动也会更加频繁,企业需要有“避险”意识,避免将套保的“择时”转变成单边押注汇率涨跌的博弈;在规避汇率波动对业务可能造成的损失方面,企业需要更多普惠型衍生品工具及策略,在岸市场的产品种类和流动性还需要继续提高。

  张菁表示,当前我国外汇衍生品市场在交易主体层面存在进一步丰富的必要。一方面,场外衍生品市场受到银行高门槛的限制(一般要求客户信用等级较高、有真实的需求背景、有银行已核定的衍生品交易专项授信额度、无不良记录等)。另一方面,场内衍生品市场主要在境外,在当前跨境资本流动的政策要求下,可以参与的主体也较为有限。

  另据了解,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2014年10月推出外汇类期货仿真交易产品,首次推出的外汇类期货仿真产品包含澳元兑美元期货仿真交易合约和欧元兑美元期货仿真交易合约,截至当前仍处于仿真交易阶段,暂时没有正式推出。

  “大部分外贸企业难以承受外汇大幅波动带来的非经营类汇兑损失。如果有足够的外汇类金融衍生品供这些企业充分利用外汇类套保工具进行外汇敞口的风险管理,企业运营将会更加稳定。”史家亮说。

  张菁认为,加快汇率风险管理市场配套建设,特别是加快推进场内外汇期货、外汇期权等产品上市,不仅可以增加外汇市场深度,也可以满足实体经济多样化的汇率风险管理需要。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