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经营活动放缓,有效需求明显下降 逆周期调节稳定制造业融资

2022-05-17 07:40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作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和支撑,制造业当前出现了有效融资需求不足问题,应予以高度关注。一方面,生产经营活动放缓,4月份制造业PMI降至47.4%,制造业景气水平连续下降;另一方面,有效融资需求明显下降,4月份人民币贷款增长明显放缓,同比少增8231亿元,低于市场预期。

  业内人士认为,接下来,要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定制造业融资,信贷支持要靠前发力,债券融资、股权融资渠道要进一步畅通;同时,要充分挖掘内需潜力、提振市场信心,加快实施制造业“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和项目。

  有效融资需求下降

  4月份以来,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进一步显现,企业生产、市场需求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有效融资需求明显萎缩。“许多企业以维持现有流动性为主,新增或扩大融资的意向不强,特别是进入4月份以来,这种情况尤为突出。”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表示。

  远低于市场预期的4月份新增贷款数据印证了以上问题。中国人民银行最新数据显示,4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6454亿元,同比少增8231亿元。“尽管3月份企业贷款新增2.48万亿元,但从结构上看,主要来自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冲量,反映企业预期、信心的中长期贷款仅同比多增148亿元。”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说。

  有效融资需求为何下降?从内部环境看,本轮疫情点多、面广、频发,部分企业减产停产。“不少企业反映物流运输困难加大,甚至出现了主要原材料和关键零部件供应困难、产成品销售不畅、库存积压等情况。”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表示。

  从外部环境看,乌克兰危机导致风险挑战增多,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抬高了国内相关行业的原材料价格。此外,国际市场需求减少,加上海运成本高位运行,部分行业及其上下游企业出口减少、订单下滑。尽管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8.5%,但从三大门类看,制造业却下降2.1%。

  靠前发力助企纾困

  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时,要避免融资行为的顺周期弊端,加大逆周期调节,靠前发力,着力稳定制造业融资、稳定经济基本盘。

  从间接融资角度看,信贷投放要克服困难、持续增长。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如果任由银行信贷行为的顺周期性发挥作用,将可能加剧经济下行压力。例如,经济下行时,稳健的企业通常缩减生产规模甚至停摆观望,此时信贷需求下降,银行也会顺势收缩信贷,进一步加剧企业的观望情绪。为此,信贷投放要靠前发力、助企纾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制造业贷款新增1.8万亿元,为去年同期增量的1.7倍。

  除了信贷增长,降低利率也是激发企业融资需求、拉动投资的有效途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企业贷款利率为4.39%,同比下降0.25个百分点,属于历史数据低位。“今年以来,在美联储持续加息的背景下,我国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和5年期以上LPR反而分别下行0.1个百分点和0.05个百分点,以此引导贷款利率下行,激发了市场主体融资需求。”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说,接下来要推动金融机构继续减少收费、惠企利民。

  从直接融资角度看,要进一步畅通债券融资、股权融资渠道。日前,在监管部门指导下,科技创新公司债券已推出,将优先重点支持高新技术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的民营企业发债募集资金。

  “金融服务制造业,要完善‘信贷+非信贷’综合服务体系。”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陈四清说,尤其针对制造业中小企业,金融机构要早介入、陪伴企业成长。例如,在企业初创期,银行要给予信贷支持,避免企业股权过早稀释;在企业成长期,银行要帮助其拓宽股权融资渠道,助力企业做强做优。

  挖掘潜力提振信心

  金融靠前发力也面临一些困难,要着重激发制造业潜力、提振市场主体信心。

  如何激发增长潜力?“坚持两头抓,一头抓扩大投资,一头抓拓展消费。”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要加快实施制造业“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和项目,支持重点领域实施节能降碳重大技术改造,引导基础电信企业适度超前部署5G基站建设。

  高技术制造业正成为金融支持的发力点,国有大行已率先行动。今年一季度,高技术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3.8%,较前2月有所改善;截至一季度末,大型银行高技术制造业贷款余额1.93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6.28%。

  要特别重视中小企业账期拉长问题。当前,受产业链核心企业经营困难影响,部分制造业上下游中小企业的账期被拉长。“在此情况下,如果一味给中小企业提供融资,它们借了钱、但应收账款又回不来,反而会加剧其偿债压力。”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说。对此,工信部近日印发通知明确,开展防范和化解拖欠中小企业账款专项行动,同时加大对恶意拖欠中小微企业账款等行为的整治力度。

  接下来,要全力以赴稳定预期、提振信心。一方面,要协同发力,加快落实已出台的政策措施,让制造业企业享受到政策温度、政策红利;另一方面,要抓紧谋划和推出增量政策工具,针对可能出现的新挑战,加强相机调控。“在特殊时期,积极用好结构性货币政策,重点支持制造业、受疫情影响的服务业和小微企业减负纾困。”陈雨露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子源)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杨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