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国际航运巨头表态“不再涨价” “圣诞老人”有望按时抵达

2021-09-14 08:56 来源:证券日报

  记者 刘 琪 昌校宇

  见习记者 杨 洁

  8月底,一则“百万圣诞老人圣诞树被困义乌仓库”的消息,折射了外贸企业面临的“疯狂的箱子”的困境。如今,伴随着合计占据市场逾三分之一份额的三家国际航运班轮巨头表态“不再上涨运价”或是冻结货柜运价,圣诞老人工艺品、圣诞帽等圣诞节商品或许不会迟到了。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从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处了解到,“交通运输监管部门高度关注集装箱运价上涨问题。”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所所长助理郑静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市场调研来看,由于全球港口普遍拥堵,船舶周转效率较低,目前舱位仍然处于十分紧缺的状态,班轮公司宣布暂停海运费上涨可以起到一定的市场降温作用,但实际效果仍有待观察,预计短期内海运价格还是维持相对高位的运行状态。

  巨头航运公司冻结运价

  后续实效有待观察

  圣诞季将近,面临持续攀升的海运价格,航运巨头近期纷纷宣布冻结运价:法国达飞海运发布冻结货柜运价声明,马士基、赫伯罗特两大班轮公司也先后表态“不再上涨运价”。

  据Alphaliner官方网站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13日,全球前100大班轮公司集装箱运力总规模为25019616标准箱,运营集装箱船舶总数为6267艘。目前,全球班轮公司运力100强中,马士基航运排第一,市场份额为17.1%;法国达飞海运排名第三,市场份额为12.1%;赫伯罗特排名第五,市场份额为7.2%。三者合计占市场总份额36.4%。

  对于航运巨头的此番动作,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航运价格的持续走高必然会对航运业本身及其涉及的产业链造成影响,过高的涨幅可能会引发世界产业格局、产业链与价值链的重构,从而对航运业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因此航运巨头自觉冻结运价也是基于行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考虑。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首席FICC分析师明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冻结运价有利有弊,好处是强制性地抑制短期内运价继续攀升。过高的运价已经侵蚀了中小外贸企业的利润和接单空间。因此,冻结运价从短期来看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外贸企业的成本和接单压力。但运价“一飞冲天”的根源在于产品供需和港口效率,目前仅靠部分行业内公司的行动存在“治标不治本”,后续实际降温作用还有待观察。

  “若强制性地冻结运价难以持续,可能面临的是更为急剧的价格飙升。”明明进一步分析称,考虑到航运是全球性问题,各国之间的通力合作更为重要,同时针对集装箱“一箱难求”的局面,增加集装箱供给,提高港口运营效率,解决箱子“有去无回”的困境,也是可行的解决方案。

  在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田原看来,近期海运价格持续高企,部分外贸企业反映海运成本过高,甚至“运费已超货值”。若运价持续上涨未来外商可能直接撤单,已加工货物面临弃货可能。“在此背景下,海运公司表态运费冻结,对外贸企业而言是利好因素,长远来看,将对外贸市场发挥‘稳定剂’作用。”

  郑静文认为,对通过CIF方式出口的货主而言,海运费与其成本紧密相连,海运费“降温”对其有较大利好;对班轮公司而言,目前市场上高昂的海运费与其实际收取的海运费存在一定差距,且从目前班轮公司盈利情况来看,已经取得了不俗的利润水平(维持目前运价也能保持较高利润率),在各国监管机构及社会舆论的压力下,表明不涨价是一种社会责任的体现,也能吸引更多客户;对货代而言,在班轮公司明确表明不涨价的情况下,如果货主的海运费再上涨的话,那将主要是货代中间环节加价所致,因此,货代的利润空间或将进一步被压缩。

  运力变化暂未体现

  当前仓位仍紧张

  面对快速大幅上行的运价,市场反应如何?深圳一家绣花圣诞帽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每年9月份、10月份是接圣诞商品订单旺季,当前订单量高于去年,其中80%均来自外贸公司。厂家只负责生产,运费则是其对接的外贸公司所考虑的问题。

  山东临沂一位为外贸企业生产圣诞树的厂方经理表示,近期订单数量较大,虽然海运费此前上涨较高,但是从外贸企业处获悉,“货物是可以发出去的。”从外贸企业近期加大订单量来看,圣诞帽、圣诞树等商品应该还是可以“按时抵达”的。

  另一位从事海运货代的河南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今年订单量高于往年,但由于运价过高,目前还有很多货物没能正常发运。对于近期冻结运价后的运力变化,他坦言,“时间较短,暂时还没看出变化,仍处于供求紧张状态。”

  记者在一个500人的国际物流微信群看到,不少货代每天都会在群中发布仓位信息。9月13日,有青岛货代连续发布了2个仓位信息,并表示“仓位有限,需要尽快联系”。还有不少货代提前发布了本月下旬的一些仓位信息,并附注“先到先得”。

  “即使当前运价上涨,但平摊到一个集装箱里的数万件圣诞商品上,平均每件商品上涨的价格也并不多,还是有客户愿意承担。”来自一家德国商会的李先生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一方面,特殊时期需要生产商、经销商和消费者来共担损失;另一方面,客户需要稳住货源,小微企业也需要稳住客户,哪怕企业利润少些,也更愿意先把客户留住。

  李先生的观点得到了部分外贸从业者的印证。目前在泰国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的冯先生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受全球疫情和运价上涨等多重因素影响,之前有很多货物都未发出,目前公司正在处理这些订单。谈及运费支付问题,他说:“运费由我们公司支付,客户都想早点拿到产品,公司在亏损不严重的前提下,会以客户意愿为主。冻结运价对公司而言是利好,缓解运价进一步上涨带来的巨大压力。”

  后期运价走势存不确定因素

  外贸企业风险管理是关键

  后续航运价格走势和外贸情况仍是市场各方关注的焦点。“后期运价走势存在两方面不确定因素,即疫情‘走势’及供应链能否保证畅通,近两年大概率会维持当前情况,运价可能还在高位。”前述接近监管人士强调,并非航运业出现了问题而导致运价上涨,而是疫情影响导致波动较大,希望各方不要有误解。

  在明明看来,理想状态下,运价短期继续上升的动能可能被削弱,成本端得到了控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我国外贸企业。当前我国外贸高景气的根本原因在于与其他国家在经济修复方面存在“时差”,相较于东南亚、印度等在国际贸易中具有重要作用的国家,我国产能修复情况更好,疫情防控取得积极成效,使得商品供应能力得到保证。

  从海关总署最新公布的进出口数据也能看出,8月份我国进出口均超预期增长。明明对此分析称,“就出口来看,随着年底欧美等国传统节日临近,多数海外零售商会选择在9月份提前囤积节日用品,但考虑到当前航运效率仍在恢复以及集装箱紧缺等情况,囤货时间点或因此提前至8月份,玩具、家电等产品出口强劲也印证了这一现象。预计我国出口仍能保持韧性,对经济维持正向拉动作用。”

  柏文喜认为,接下来,外贸出口受航运价格不断上涨的负面影响的预期将发生改变,有利于外贸行业顺利履约和业务成长,外贸企业可抓住机遇加快发展。

  前述接近监管人士表示,航运市场是高度开放的市场,面对的竞争是全球化的竞争,而非某一个国家的问题。从政府角度来看,能做的事情就是摸准市场“堵”点,并“对症下药”,还要尽量对中小企业进行服务倾斜。当然,解决这些问题都还需要时间。

  “在当前背景下,风险管理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无论是来自航运价格的风险,还是汇率波动、散点疫情暴发等其他风险,都对外贸企业的风险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明明建议,外贸企业一方面需要注意汇率波动风险,另一方面也需积极加强与航运企业沟通,实现信息的快速流通。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