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股19年的信托老股东与兰州银行“失之交臂” 两家信托公司“坐稳”拟IPO银行前十大股东

2021-09-13 08:05 来源:证券日报

  记者 邢 萌

  近日,兰州银行首发申请获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A股有望迎来今年第5家上市银行。招股书显示,兰州银行股权分散,不乏信托、券商等机构投资者,光大信托曾持有1.49%股权,但于1个多月前出清股权。

  目前,从A股上市银行或排队IPO银行中,信托股东频频露脸。从上市银行来看,江苏信托为江苏银行的第一大股东,百瑞信托、中原信托为郑州银行前十大股东;从拟上市银行看,重庆信托为重庆三峡银行大股东,渤海信托为江苏海安农商行并列第三大股东。

  从股东排序来看,信托在参股商业银行中地位并不低。但由于上述银行大多股权分散,信托持股比例并不高,多数在5%以下。事实上,信托以固有资金投资银行股权,一是为了获得长期稳定财务回报,二是有利于更好地开展业务协同。此外,历史沿革造成的被动持股也是一大原因。

  江苏信托、重庆信托

  银行股权投资收益高

  光大信托是兰州银行名副其实的老股东,2002年入股并于今年7月底“分手”。记者查阅天眼查App发现,兰州银行的最新股东名单中已不见光大信托的名字,“历史股东信息”一栏中记录了光大信托参退股日期:2002年8月初参股,2021年7月底退股。以此来看,持股长达19年的老股东光大信托终无缘在兰州银行上市后分一杯羹。

  信托投资银行股权的案例中,江苏信托历来热度最高。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江苏信托持有江苏银行8.17%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另据相关年报,2020年,江苏信托从江苏银行手中拿到的投资收益为11.28亿元,占其当年营收25.63亿元的44%。此前,该项投资收益多年占其营收的一半以上,江苏银行一直是江苏信托的利润“永动机”。

  另外一家则是重庆信托,为合肥科技农商行与正排队IPO的重庆三峡银行(持股29%)两家的大股东。

  年报显示,去年合肥科技农商行、重庆三峡银行给重庆信托带来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87亿元、1.13亿元。随着重庆三峡银行即将在A股上市,这项收益有望变得更为可观。

  而重庆信托投资重庆三峡银行是出于形势所迫,并非主动投资。“2007年,万州商业银行(重庆三峡银行前身)资不抵债、濒临破产,经监管部门建议,由重庆信托牵头重组该行。”一位接近重庆信托的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重庆信托通过设立12亿元规模的信托计划,剥离万州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历时百天完成重组工作,这也是首家信托公司重组银行的案例。

  除了重庆三峡银行外,正在排队IPO的江苏海安农商行股东中也出现了信托身影。记者向渤海信托相关人士确认,目前渤海信托持有江苏海安农商行4.95%股权,与江苏阳光股份并列为第三大股东。招股书显示,东莞信托为拟上市的东莞银行旗下开州泰业村镇银行的并列第二大股东。

  另外,还有10余家未上市银行有信托参股,不过持股比例很小。但是,银行系信托已成行业中坚力量。如建设银行旗下的建信信托、交通银行的交银国际信托、兴业银行的兴业信托以及浦发银行的上海信托等综合实力均处于行业前列。

  业务协同驱动

  信托青睐银行股权

  “信托投资银行股权多出于财务投资的考虑,能够获得长期稳定的现金流,使其固有资金保值增值。”某信托研究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银行与信托也能形成较好的业务协同,在获得稳健回报的同时,支持自身业务开展。

  从业务协同来看,银信业务曾是信托公司发力的重要业务类型,同时银行也是主要的信托产品代销方。

  资管新规之后,不符合监管要求的通道业务大幅压缩,信托资产规模也逐渐回落。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单一资金信托规模为5.60万亿元,同比下降23.98%,环比下降6.21%;单一资金信托占比为27.15%,同比降低7.48个百分点,环比降低2.17个百分点。

  “以通道类业务为主的单一资金信托的规模和占比经历了长时间的连续下降。”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翟立宏表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单一资金信托的规模已不足2017年末高点时的一半,占比较2017年末(45.73%)大幅降低18.58个百分点。

  另外,银行代销是外部销售信托产品的主要渠道,能够实现二者业务共赢。信托业协会在其研报中指出,江苏信托利用江苏银行的平台,开展代销业务,为其主动管理业务带来了私行资金。重庆信托利用固有资金投资的重庆三峡银行,通过代销方式参与公司信托业务资金募集,有助于加强对投资者适当性审查,并提高了募资效率。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