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Clubhouse”上线12天即下架 映客急什么?

2021-02-24 08:05 来源:证券日报

  记者 谢若琳 见习记者 李豪悦

  2月11日,映客上线了一款名为“对话吧”的产品,2月22日该产品就被下架。映客方面就此回复《证券日报》记者称,下架的原因是在进行技术调整。

  对话吧从界面设计、用户邀请码制到产品功能,都酷似Clubhouse,因此,对话吧也被被称为“中国首款Clubhouse”。

  Clubhouse是一款美国音频社交产品,以邀请码的方式吸引用户,2021年初在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加持下,迅速火爆互联网圈。

  据接近映客研发团队的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对话吧从确定要做开始,整个产品从研发、设计到测试,仅仅用了6天时间。

  “映客急于推出‘中国首款Clubhouse’的背后,是收入危机。”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直播业务是映客的主要收入来源,2020年11月份出台的《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对未成年人打赏的规范要求直接冲击了秀场直播平台的现金流。

  2月23日,记者尝试注册映客APP账户,在默认平台弹出的用户年龄后,顺利对主播进行了1元钱的打赏。

  对话吧难以复制“Clubhouse”

  2月20日晚,映客创始人奉佑生、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杜永波、复旦大学教授蒋昌建等知名人士,在“对话吧”APP里进行了一场语音直播,主题就是“在中国能做成一个Clubhouse吗”。

  对话吧在应用商店排名及下载量因此迅速蹿升,但远未达到马斯克带动Clubhouse时的轰动。一位对话吧的早期用户告诉记者,他也是因为这场对话下载了对话吧,邀请码是一位朋友送的,比获得Clubhouse初期邀请码更容易,“对话吧体验并不好,用起来有卡顿,尽管很像Clubhouse,但产品设计并不流畅。”

  在那场直播里,周亚辉提到,Clubhouse类产品早期的运营难度是很高的。“我特别不建议创业公司做这个产品,产品门槛很高,留存很差,创业团队会死得很难看。”

  “对话吧与Clubhouse注定不同,单纯抄袭的路是走不通的。”一位专注于TMT行业的券商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映客研发对话吧的目的,就是将众多线下会议场景搬到线上,旨在打破空间、阶层、行业隔阂,搭建普通人与行业精英、专业人士交流桥梁,塑造互联网社交平台的内容价值和社会价值”。

  “问题是线上会议的软件并不少,Clubhouse的魅力就在于平等对话和交流,如果只是几位高端人士访谈,那么对于普通人来说意义并不大。此外,这类产品必将面临流量与内容质量的取舍,如果吸引大量用户,尤其是下沉市场,必会面临内容朝着知识分享的反方向疾驰,这是产品设计一开始就要想清楚的。”上述分析师认为。

  流量缺失:

  映客月活用户仅3297.4万

  作为一款直播软件,映客正在掉队。2018年7月12日在港交所挂牌以来,公司股价持续下滑,截至2021年2月23日,映客收于2.65港元/股,与上市首日高点5.48港元/股相比,已经跌去51.64%。目前市值仅剩53.1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4.32亿元)。

  对比主打秀场直播的竞品,市值35多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7.82亿元)的陌陌主APP的月度活跃用户(MAU)为1.136亿。而市值99.4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42.36亿元)的欢聚集团,在2020年底将YY直播卖给百度,落袋36亿美元后,凭借新产品Bigo等专注海外市场。

  “无论是欢聚集团,还是陌陌,旗下都有不止一款主打APP,比如陌陌旗下除了陌陌主APP外,还有新锐产品探探;而欢聚集团卖掉YY直播后,仍有全球直播社区BigoLive、短视频社区Likee、视频通讯应用IMO以及小游戏为导向的社交网络平台HAGO。而这些内容为欢聚集团贡献了约4.16亿的用户。”上述券商分析表示。

  但映客在主APP外,始终未能推出可以独当一面的新产品,根据2020年中报,映客产品月活用户总数仅为3297.4万,还涵盖了旗下映客及音泡等产品。

  2020年上半年,映客收入为22.02亿元,同比增加48.3%;但由于映客直播的主播收益分成有所增加等因素,导致销售成本同比增加62.9%,达到10.54亿元;同期净利润仅为8264.7万元。

  秀场直播或将变天?

  从收入构成来看,直播业务是映客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20年上半年,映客依靠直播业务收入21.65亿元,占总收入98.27%。

  “直播也有很多细分领域,比如游戏直播,电商直播,映客、YY直播、陌陌都属于秀场直播。”上述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秀场直播主要收入来源于打赏,而目前最大的风险就是主播的尺度把控以及打赏规范程度。

  在直播行业水准参差不齐的背景下,监管层已经开始出手规范。11月25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项政策在秀场直播的内容审核、打赏机制、未成年人保护方面都作出了严格明确的规范。

  《通知》显示,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未实名制注册的用户不能打赏,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

  对于未成年人保护方面,映客回应《证券日报》记者称,映客早就在相关规定出台之前就上线了未成年人保护模式,对于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明确禁止直播。未成年人在该模式下无法进行充值打赏、购买兑换、弹幕评论、视频直播等互动性操作。并且,映客建有青少年防沉迷等系统,全方位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每日22点至次日6点将无法使用,当日累计使用时长超过40分钟,需要监护人输入密码才可以继续使用。

  2月23日,《证券日报》记者在映客APP注册账号发现,该平台并没有强制用户实名制认证,默认用户年龄为26岁,记者点击同意下一步后,弹出“青少年模式”的提示,只需关闭提示,就能与主播正常聊天并进行打赏,如此一来,“用户实名制管理”“封禁未成年用户打赏功能”的规定岂不成了一纸空谈?

  对此,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铭律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假设有未成年人在直播平台进行打赏,家长可以主张要回损失。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