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Disco》版权纷争再反转 到底花多少钱买来的歌才能放心唱下去

2020-02-08 10:44 来源:北京商报

  随着《野狼Disco》伴奏原作者芬兰音乐人ihaksi的再次发声,这场因该曲被指侵权而在中国说唱歌手宝石Gem、芬兰音乐人ihaksi和版权公司之间的纷争再度反转。而此事也令人们意识到,音乐作品的授权过程虽然只是表面上的一纸合同,但实际会受到使用用途、时长、歌曲数量等不同方面的影响,令授权费用也有所不同。那么,究竟花多少钱买来的歌才能放心唱下去?

  “视频是被要求录制,上传并未征得我同意”

  《野狼Disco》的版权大戏又出现了新反转。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不少网友自发性前往芬兰音乐人Ihaksi的Youtube主页与他就此事进行交流,2月7日,Ihaksi再度回应称,自己是被要求录制视频以证明这段Beat是自己的原创作品,这段视频的发布未得到允许并表示自己不会介入到诉讼中。毫无疑问的是,Ihaksi的这番回应让事件又披上一层迷雾。

  (图片来源:Ihaksi Youtube主页截图)

  此前,上海瀚元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智功在2月3日时发布文章表示,《野狼Disco》的说唱歌词、旋律作曲都属于宝石Gem的创作,但Beat使用了Ihaksi于2018年2月发布并上传至Beat交易平台的作品《More Sun》。

  赵智功指出,Ihaksi本人在《More Sun》普通级别的授权合同中表明,禁止综艺节目、演唱会等商业营利性质的使用。且在文章中,赵智功还附带了两段由Ihaksi自拍自述的视频,并在其中一段下方标注“作者Ikaksi对于作品维权的视频声明”的字样。

  据悉,目前Ihaksi已经将《More Sun》的综合性版权(包括独家使用、独家商业开发、独家经纪和独家诉讼)在大中华地区独家授权给玛西玛国际传媒(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玛西玛”)。赵智功称,受Ihaksi以及玛西玛的委托已向野狼团队、英皇娱乐、华为公司、网易云音乐运营方乐读科技及咪咕音乐等发送律师函,要求停止将音乐作品及录音制品《More Sun》作为伴奏使用。

  对于一系列的侵权质疑,宝石Gem曾于2月3日晚间在微博两度直播回应,并称已经以99美元在Beatstars购买了Beat的非独家使用权,同时在直播中出示了相关付款记录以及相关合同。且在直播中,宝石Gem强调此Beat可以用于商演,并没有侵权和剽窃。

  一边是玛西玛的强势“宣示主权”,一边是宝石Gem指出的平台条款和合同“货不对板”,再加上Ihaksi回应时对维权的“毫不知情”,三方迥异的说辞让事件再陷罗生门。

  随处可见的“版权猎人”

  一时间,Ihaksi的最新回应也让外界的目光再度聚焦在玛西玛身上。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天眼查调查发现,玛西玛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500万元,法人代表是陈朝贤,金涛和王一妃各持有50%股份,经营范围包括电视节目制作、电影摄制、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等。值得注意的是,玛西玛在司法风险类别下,显示有案由为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等10个开庭公告,集中在2019年6月。

  (图片来源:天眼查)

  乐评人邹小樱在微博评论《野狼disco》是否侵权一事时曾指出,“这事儿,从头到尾,就是‘碰瓷性维权’”,邹小樱表示“玛西玛国际传媒”公司的代表也曾与她的朋友公司接触,但在其朋友表示有合法的版权获得渠道、版权的获得是清晰且完整后就并无下文了。而宝石Gem和其经纪人在对外回应时都提到,在事件发酵前,一名陈姓先生曾与他们进行接触,提出改编闽南语版本《野狼disco》的要求以及分成要求。

  多位说唱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如今买Beat在圈内已经成为比较普遍的事情,但目前在法律上仍没有针对Beat(伴奏/编曲)相关的著作权保护。因此,无论结果如何,《野狼Disco》被诉侵权一事都将引发行业警醒。革路文化传媒公司制作人陈令韬评价此事时提到,把已发表过的音乐作品工程二次出售给平台,本身就是个很大的雷。

  而在乐评人陈青看来,目前很多Beat交易网站上,作品授权会被分为不同档次,每一档次对应不同授权范围细则,购买者可以根据不同需求来升级授权级别。但是由于Beat交易平台发展尚未成熟,对授权范围没有很好地向购买者展示,就会对购买者产生误导,而也会有公司和个人借助这个误导,从中牟利,我们通常将这些人称之为“版权猎人”。

  “这次《野狼Disco》的商业纠纷无论谁输谁赢,都是在给大家提醒,签任何合同都请务必把条款看清楚,”B站up主“220AD”表示,音乐是个合作的过程,Producer和Artist更是应该相互扶持,保持良好的关系。

  “我支持编曲作者获得版权收益及分成。我也支持Rapper合理购买租赁Beat,根据歌曲所获的影响力升级与编曲作者的合作方式,在合理范围,”音乐制作人Mai亦倡议编曲版权的立法,及完善相关机制,“建立更完善的版权体系,提高版权意识,这个世界的‘版权猎人’就会消失。

  从数百元到数十万元不等

  那么,究竟一首歌的授权到底要经过哪些环节?又到底要花多少钱买的版权才能放心唱下去?

  由于音乐作品数量较多,背后的版权方也各有不同,为了便于使用方获得授权,现阶段也陆续出现集合诸多音乐版权的网站供使用方选择,如v.fine、上海火芽100audio等,假若使用方想将音乐作品用于网络渠道的商业广告,约需要500元/首/年的价格购买版权。

  乐评人李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简单而言,音乐授权的过程就是使用方与版权方沟通,双方达成一致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复杂的地方就是沟通过程,而通常情况下,根据使用场景、购买类型的不同,价格也是在数百元到数十万元之间不等,并未有一个统一的定价。其实在交易价格面前,如何把相关的权益事先沟通好,规避掉日后的纠纷风险才是最重要”。

  仅在音乐作品单是在授权使用方式上,便有诸多分类。无论是印刷出版音乐作品还是公开演奏演唱,或是翻唱、使用在影视游戏等作品中,抑或是KTV供消费者演唱娱乐、商场等公共场合播放背景音乐,均需要获得授权,且每一类使用均对应着各自的授权类别,而每一类授权之下还会衍生出多种授权方式。

  以此次《野狼Disco》事件为例,Ihaksi便对伴奏的不同用途、使用时间制定出多个授权类别,如可免费开放音乐给网友自由取用,但须注明创作者,且不得作为商业用途,同时也可花费99美元购买版权,但授权范围相对有限,并禁止电视、广告和商演,但若想要进行盈利性的商演,则需要花费更高的价格购买授权。

  近年来我国音乐许可收入逐步增加,由此也提高了创作者可获得的收入。据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许可总收入最终突破4亿元,达到4.04亿元,同比增长28%,连续11年保持增长趋势。同时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为词曲著作权人收取的著作权使用费总额达到21.78亿元,累计可分配金额约18亿元。而在各类收入中,数字音乐版权收入占比可达到半壁江山,且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数字化渗透率最高的市场之一。

  “对于中间平台方而言,音乐作品的授权是一项较为严谨的事,应将重要细节进行首要展示,尤其是授权的使用用途,避免产生出入。否则原本是为了让各方能够更加便捷地达成合作,假若双方有所出入便会导致合作埋下隐患。与此同时,这实际上也给使用方带来一个警示,在正式签订合同之前需要完整阅读每一个细则,确保自身与版权方已就每一项合作细节达成了一致,一旦遇到问题,便会难以说清,甚至会令自身带来损失。”李彬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 实习记者 伍碧怡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马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