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抢跑 映客求解直播天花板

2018-07-12 14:43 来源:北京商报

  从西大望路到维多利亚港,映客终于成为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7月12日,映客登陆香港联交所,开盘价4.32港元(3.68元),较3.85港元(3.28元)的发行价上涨12%,股价一度上涨超过40%。三年间映客在没有BAT加持的背景下完成了上市,期间经历了高光时刻也遭遇了业绩拷问。在网络直播进入精细化竞争后,完成上市的映客是否能找到持续增长的动力,铺设多元化的营收结构是行业关注的焦点。

  3年实现上市

  虽然三岁生日后一个月,映客如愿在港上市,但倒推三年,映客只是一家在北京西大望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而一年前,映客还在为借道登陆A股摸索。2017年底,映客注入A股宣亚国际宣告失败。正是因为这一变故,映客的上市时间晚于赴美上市的游戏直播企业虎牙。

  在香港资本市场,映客成为今年继小米、猎聘之后第三家国内互联网企业。与后两家企业不同的是,映客并未遭遇首日破发。开盘后映客股价一度上涨至5.4港元,涨幅超过40%。

  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对此比较淡定,他认为股价的波动都是正常的,希望大家忘掉股价回归业务增长。

  相关资料显示,以2017年收益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移动端直播平台,收益为39.4亿人民币,市场占有率为15.3%。以2017年平均月活跃主播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

  按照首日最高股价计算,目前映客市值超过100亿港元(85.28亿元),对比虎牙68.06亿美元(454亿元)的市值差距不小,与虎牙的定价相比,映客也处于低位。

  对此,奉佑生更希望外界关注映客的长远发展。奉佑生也更愿意用盈利数据来证明映客的潜力。自成立以来,映客已于各年度实现盈利。2015年-2017年,映客经调整的纯利润分别为150万元、5.68亿元和7.9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219.1%。

  不过,在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看来,映客对于上市的迫切与直播市场的竞争有直接关系。虎牙已经登陆美股,斗鱼正在上市筹备中,花椒以及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也均被曝光上市进程。“直播企业需要为自己在资本市场提前占位,跳出直播外,短视频也已经开始侵蚀直播行业的市场空间。”刘大伟这样认为。

  奉佑生对于短视频的侵蚀并不否认,不过在他看来,“这对于成熟的直播平台并不构成威胁。在流量大战中,为保证下游观看用户的体验,短视频平台可能不得不将头部内容的推荐权重提升,依靠头部内容来留住用户。这意味着,留给新创作者们的流量几近干涸。而映客的竞争力在于对普通人而言触手可及的流量资源。”

  发展路径独立

  映客强调的全民直播的竞争力还体现在平台与主播之间的扁平化管理关系上。

  据介绍,映客鼓励相当部分用户成为主播,而非依赖少数高级主播。映客的主播大多是非专业表演者,并没有与映客或与映客合作的任何主播机构订立表演合同。这与其他的直播平台不同,其他平台包括短视频企业大部分都是通过工会来进行主播管理,或者说大部分主播是通过工会与平台进行合作的。

  有观点认为,工会式的主播管理模式更集中化,可以节省管理成本和时间,不过奉佑生表示,“映客这种相对扁平化的管理模式更有助于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合作”。

  全民理念还体现在映客的持股模式上,上市前不到24个小时,奉佑生发布内部信宣布将实施全员持股计划,映客创始团队也仍掌握着大部分的股份和投票权。

  根据招股书,上市前映客创始人团队共计持有公司30.32%的股权和投票权,其中奉佑生的持股比例为20.94%,联合创始人廖洁鸣和侯广凌分别占股4.69%,腾讯持股比例不足1%。

  相比同行,奉佑生认为,“映客只有700多名员工,却管理着业内人数最多的主播团队。我们没有BAT的支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不过,映客高管团队对直播行业整合、同行资金链断裂消息的影响未予否认。廖洁鸣表示,上述事件肯定会对直播行业存在影响,但不会是特别大的影响。“映客将推行‘直播+’策略,进一步丰富业务及产品形态以满足用户娱乐需求。”她进一步补充,“映客后期加入的短视频业务发展现状良好,已成为映客式社交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映客的差异化还体现在战略侧重上,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认为,相比已经上市的虎牙、B站和爱奇艺等泛竞争对手来说,映客过去的战略更保守,包括主播资源开拓、业务扩展、品牌推广等方面,这种战略落地是映客更注重盈利,忽视市场争夺。“随着映客上市获取融资,将有利于映客摆脱保守战略,而是更加积极地在新业务和技术方面推进。”李锦清表示。

  求解营收单一

  聚焦股价表现之外,业内人士对映客的营收规划也持续关注,营收结构单一也是需要解决的行业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映客的营收分别为2870.20万元,43.35亿元和39.42亿元,映客营收目前高度集中于直播收入,广告和其他收入占比不到1%。虎牙的主要营业收入同样来自于直播收入,2016年-2017年,虎牙的直播收入分别为7.92亿元、20.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99.4%、94.7%。

  在廖洁鸣看来,“单一营收模式是每一家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多元化的营收结构是在基础业务的基础上的”。

  她进一步介绍,目前映客的盈利模式包括提供平台,主播表演和用户充值。未来映客将聚焦三个方向: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这也将是映客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所在。

  在广告方面,今年映客成立了广告销售团队,在年度选秀活动《樱花女生》中,映客引入了碧生源和乔丹体育作为合作方,广告业务正在逐渐开启。映客6.0改版之后,将“动态”、“关注”等标签前置,推动了平台社交化,平台也扩展了多维场景,以期带动广告承载量和效果的提升。在继有的直播业务外,映客还计划推出新的独立应用,以建立产品矩阵。

  毫无疑问,映客的以上商业化计划需要建立在主播、用户规模以及用户付费意愿上。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在中国的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映客的活跃主播为250万人,排名第一;营业收入39.4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季均付费人数250万,排名第二。

  对比已经在港股上市的泛直播企业天鸽互动,虽然映客的活跃用户规模较小,但是用户付费能力更强。根据天鸽互动财报,2017年四季度天鸽互动月度活跃用户2.19亿人,季度付费用户109.8万人,季度用户平均收益为191元,同比增长5.5%。

  映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映客月度活跃用户数攀升至2525万人,自2017年二季度以来持续提升,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持续两个季度实现增长,达到72.9万人。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同比从202元上涨近1.67倍至540元。

  在用户扩张上,映客计划开发更多玩法及功能和新的独立应用,用以巩固一二线城市用户,进一步渗透三四线市场用户。

  站在宏观的角度,李锦清表示,映客的上市短期内并不会直接冲击直播行业市场格局,直播行业中玩家都是实力派,就算不上市在资金上也拥有较好的融资策略。但从长远发展来看,更早上市直播企业在探索新业务和新模式上的自由度会更大。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艺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