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乱象:骗子出狱后冒充警察注册 重操旧业

2017-09-13 11:16 来源:澎湃新闻

  

  在法律检索平台无讼上搜索“世纪佳缘”,共有法院判决1329起,其中刑事559起,民事872起,涉及有期徒刑的446起。

  前脚刚走出监狱,转身就成了公派留学的“人民警察”;十一天前享受完洞房花烛夜,十一天后便成了月薪两万的单身贵族;诈骗罪缓刑期还未满,摇身一变竟成了“纪委干部”......这些都是发生在世纪佳缘平台上的真实案例。

  在法律检索平台“无讼”上搜索“世纪佳缘”,涉及法院判决1329起,其中刑事559起,民事872起,涉及有期徒刑的446起。

  近日,在这个号称服务着1.7亿会员的国内最大婚恋交友平台上,免费网络电话软件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通过世纪佳缘的VIP服务认识了翟某欣,身材不高、略显黑瘦的苏享茂,在经历了与翟某欣仅仅41天的短暂婚姻后,最终选择从天台跃下。

  简单的网页背后,既促成了陌生人的相识,也成为不法分子释放恶欲的鱼饵,平台方究竟有没有尽到信息审核义务?

  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在其微博发布的信息显示,苏享茂曾质疑翟某欣在与其交往时既隐瞒了真实年龄,也隐瞒了过往婚史,而双方均享受世纪佳缘提供的VIP服务。

  对于促成双方结识的“红娘”,苏享茂在其绝笔信中特意@了世纪佳缘。如今,苏享龙的离世也再次将互联网婚介平台的信息审核责任摆上台面。

  网络婚介平台上的各路骗子

  出狱次月便冒充警察身份在世纪佳缘注册

  曾在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公安分局、天津市公安局防爆大队当过警察,2010年被单位公派到韩国首尔攻读犯罪心理学硕士学位,这是犯罪嫌疑人代某编造的谎言。

  在世纪佳缘网站上,他的网名是“学会珍惜”,注册身份是公务员,网页上有他穿着特警服装的照片。

  在与被害人郭某交往过程中,代某说自己是北京市公安局预审总队第一支队的警察。法院在世纪佳缘网站取证获得的信息截图也证实,会员学会珍惜”自称“事业单位人员”,职业为“公务员/国家干部”,网页上传有代某身穿警服的照片。

  而查询全国警员基本信息库,北京市公安局并无名为代某的民警。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在与郭某交往并骗取9万元的的同时,代某再次利用世纪佳缘平台以及冒充的警察身份欺骗了刘某,骗取人民币5万多元。

  2015年1月18日,代某再次冒充警察身份与世纪佳缘会员侯某开房,当晚9时被民警抓获。代某最终因招摇撞骗罪,被判处两年零八个月的有期徒刑,而这份判决文书还显示,早在2013年3月21日,代某就曾因招摇撞骗罪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14年8月20日才刑满释放。

  也就是说,在刑满释放的次月,已有前科的代某就利用世纪佳缘网重操旧业,顺利地利用冒充的警察身份骗取了三名被害人钱财十多万元。

  前科累累的骗子冒充纪委干部

  与代某有着同样套路的还有犯罪嫌疑人夏某,在2011年年底至2013年12月间,夏某化名李浩民,在世纪佳缘、珍爱网等婚恋网站上冒充国家公务员身份进行登记。比代某年龄大了近二十岁的夏某,选择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为江苏省纪委副处级干部。

  就这样,夏某顺顺当当地骗取了赵某、陶某等人的信任,分别与四人发生性关系并骗取羊毛衫、鹅绒被等物品折合人民币2000元。

  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文书显示,这个冒充纪委干部的夏某在1994年9月和2010年9月,曾分别因为贩卖淫秽物品最和诈骗罪被判刑,同样是前科累累。

  登记结婚11天后在世纪佳缘注册账号相亲

  2008年8月16日,任某在世纪佳缘交友网以“快乐王子”的昵称注册个人账号,网页描述中,作为月薪两万的公司高管的他,有车有房并处于未婚状态。在2009年7月至2010年2月,任某先后骗取喻某和李某的两台电脑以及李某的一台相机。

  法院的判决文书显示,就在任某注册世纪佳缘账号的11天前,任某刚刚与妻子何某在民政部门登记结婚。也就是说,当了新郎没半月,任某就在世纪佳缘平台上隐匿已婚事实、虚构个人职业进行招摇撞骗。

  数百份的判决文书中,这些以世纪佳缘为平台进行犯罪的犯罪嫌疑人编造的身份,既有美籍华人、港商、建材城老板,也有银行信贷部主任、纪委干部、警察等身份,而婚姻状态不是单身就是离异或者丧偶,巧妙伪装之后交友平台便成为了他们骗财骗色的最佳渠道。

  曾使用过世纪佳缘服务的消费者刘刚(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数量庞大的免费会员在平台上遭到骗财骗色的案例在各大论坛和贴吧大量存在。

   免费会员服务问题丛生背后

  鱼龙混杂的基础会员,滋生了如此之多的犯罪问题。网络婚介平台方为何不要求会员提交更多的证明文件,来提高资料可信度,为会员提供更好的服务呢?

  “这两方面的业务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而免费交友本身是赚不了多少钱的。”曾使用过世纪佳缘服务的消费者刘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世纪佳缘包含两块业务,一块是通过低门槛的注册成为免费交友会员的线上业务,一块则是有着高收费有着传统婚介性质的VIP红娘一对一的线下服务。

  在刘刚看来,多年来问题丛生而世纪佳缘却又消极应对的背后,有着清晰的商业逻辑,“大家在免费服务上被骗多了,就累了,就会觉得那种免费服务骗子太多,就会转向他们的VIP服务。”

  “其实网络婚介平台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网站上有大量的骗子?你只要看看一个人给其他人发信的情况,你就知道哪些是真心交友的,哪些是来骗钱的了。这个问题,我想世纪佳缘自己抓骗子是很容易的,但他们显然没有认真抓这些骗子。”刘刚认为,仅仅通过手持身份证上传审核的方式,就可以过滤掉很多试图隐匿真实身份且心怀恶意的会员,而平台方通过技术手段过滤掉不良会员的手段可以有更多。

  刘刚正是意识到基础会员可信度较低,而转入了VIP服务,这项高端会员服务被称作“红娘一对一”业务,由于其已经与世纪佳缘方面签订了保密协议,他并未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更多服务细节。

  近期引发广泛关注的苏享茂和翟某欣,据称便是通过世纪佳缘网的VIP服务介绍认识的,费用在数万元。

  VIP服务收费1万到几十万元不等,“主要看你支付能力”

  世纪佳缘官方网站的介绍显示,世纪佳缘一对一红娘业务保持着稳步提升。截至2017年4月,一对一红娘业务已经覆盖全国71个主要城市107家线下实体店,除一对一红娘业务外,世纪佳缘还于2015年7月推出红娘经纪人业务,截至2017年4月,红娘经纪人人数已超过15000人。

  世纪佳缘针对该项业务的介绍称,成为一对一服务客户后,将获得专属红娘根据客户需求帮助推荐符合条件的优质会员,并安排单独线下约会,而这些优质会员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入库会员,并且通过公安身份验证系统验证真实身份。

  “他们的VIP服务价格从一万元到几十万不等,主要是看你有多少支付能力。”刘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线下红娘店多是世纪佳缘的合作方,通过世纪佳缘提供的线上会员库提供线下约会服务,不过由于线下合作方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其提供的服务也是问题不少,“有些就随便找些人和你见个面,滥竽充数,反正你花钱,买到的就是见面次数。”

  “原告与候选人的差距大,候选人1992年出生,广东人,年轻漂亮,身材苗条。原告1979年出生,广西人,身高1.62米,又黑又瘦,学历不高,收入不高,无车无房。约见过后,原告要求查看候选人的择偶标准,被告推三阻四不让看,原告在见面前未能通过CRM系统了解到候选人的基本信息,从而挑选出如意的候选人进行约见,而是被强制安排赴约。” 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在2017年3月份的一份判决文书显示,黄某曾与世纪佳缘合作方佛山市天诚百合婚姻介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天诚百合”)签订《世纪佳缘红娘服务合同》,费用6880元,服务期限6个月,被告负责为原告约见名额不少于6次的红娘服务,而无车无房、父亲肝硬化母亲残疾,而自己作为独子又要放弃工作回家照顾双亲的黄某,又急于找到伴侣,在明知自身条件不好的情况下,天诚百合提供的见面候选人却非常优秀,会面时间却短短不足十分钟,这让黄某质疑被告并未如实告知原告的基本信息,并怀疑被告使用婚托以完成见面人数的承诺。

  居住在广州珠海的杜某,也曾将北京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告上法庭,她指责被告向其推荐的52个候选人中多大17人或因学历、或因常住地、或因年龄等原因不符合原告所提标准。判决文书显示,杜某曾为此付费5万元,服务期限6个月。

  “有些是像我这样的和解了,签了保密协议。”刘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2016年5月13日,世纪佳缘公布了2015年年报,财报显示,其全年实现净收入7.136亿元(1.102亿美元),同比增长16.2%;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净利润人民币5140万元(790万美元),同比增长73.1%。

  财报显示,世纪佳缘净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一对一红娘服务的增长。一对一红娘服务年度净收入为人民币2.615亿元,占总净收入的36.6%,同比增长高达58.8%。

  去年,世纪佳缘宣布与新三板挂牌公司百合网完成合并,世纪佳缘从纳斯纳克市场私有化退市。

  婚恋网站"白富美"有假 男子上传女生照片通过审核

  认证信息“随意填” 帅哥秒变美女

  记者在世纪佳缘的个人信息栏目中选择了“大专”学历之后,用女同事某“211工程”大学学士学位证书的照片,该证书颁发于2016年,内容显示为一名出生于1986年护理学专业的女性同学所有,证书右侧附有一张她的证件照。记者点击学历认证并上传该照片之后,最后显示结果为“认证通过”。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园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