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上市公司商誉维持在万亿元规模水平

2021-04-06 07:04 来源:证券日报

  A股上市公司商誉维持在万亿元规模水平 专家建议年报集中减值改为按季减值

  本报记者 王丽新 见习记者 郭冀川

  近年来,一到年报业绩预告期,往往成为部分上市公司商誉减值的爆发期。今年数知科技、众生药业等公司均因为突然爆出巨额商誉减持,导致股价暴跌,部分公司也因为商誉减值迎来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5年A股上市公司商誉规模为6507亿元,在2016年突破万亿元到1.07万亿元,2018年达到峰值1.31万亿元。随后两年,A股上市公司商誉有所下降,在2020年三季度,商誉规模仍达到1.28万亿元。

  商誉占净资产比例超20%是高危

  “从目前披露的年报和年报预告看,今年不少公司都进行了商誉减值,主要集中在文娱行业和部分传统产业,大多数公司商誉减值都源于高溢价并购。”巨丰投资首席投资顾问张翠霞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中信证券行业分类中,文化娱乐类60家上市公司里,已有52家公司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其中13家公司对商誉进行不同程度减值,占比25%。有的是因为市场环境影响,如中青宝表示,科技文旅业务因无法对外营业,需要计提商誉减值;有的是收购资产经营业绩不理想,甚至亏损,如ST游久等。

  商誉是资产重组时候,购买成本超过净资产公允值部分的差值,是企业未来实现超额收益的现值。近几年一些上市公司为提升业绩或者追逐热点,高溢价收购资产导致商誉水涨船高,用业绩承诺刺激股价,随后便因为业绩不及预期商誉爆雷。

  张翠霞表示,传媒与游戏产业的一些公司目前尚未从泡沫破裂和商誉阴霾中走出来,商誉减值与并购对象经营上发生风险直接相关,对于这些经营业绩不佳的上市公司,投资者一定要远离和规避。

  还有一些公司未进行商誉减值,或商誉减值金额较小,使业绩得以减亏。如众应互联预告2020年减亏,原因是公司业绩未考虑商誉减值的情况,而在2019年众应互联对商誉及无形资产计提减值准备11亿元。三五互联预告,2020年业绩较上年同期亏损减少,原因之一是计提全资子公司商誉减值准备较上年同期大幅度减少。

  上海迈柯荣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徐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如果公司是经营原因,造成相关企业业绩难以兑现,商誉减值相对符合市场预期则对公司股价影响较小。如果上市公司在前期并购中,对商誉评估有过高的水分,那么就要警惕商誉减值对股价的影响了。

  徐阳说:“如近几年收购频繁且交易金额大,标的对赌业绩增速较高,或者所收购标的的行业不景气,年报发生商誉减值的风险最大。从财务角度来看,可以考量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商誉占净资产比重在10%以内,形成减值产生的风险不大,但超过20%以上,则对应为高风险水平。”

  建议将年底披露商誉改为季度披露

  A股市场投资并购交易火热,是导致上市公司商誉的整体规模快速膨胀的原因之一。每年年初都是A股上市公司年报业绩预告披露的高峰期,这段时间也成为上市公司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的窗口期。

  《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中明确规定,公司应当在资产负债表日判断是否存在可能发生资产减值的迹象,企业合并所形成的商誉,公司应当至少在每年年度终了进行减值测试。于是,大多数上市公司选择在年报发布前进行商誉减值测试。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资本市场研究专家况玉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商誉减值测试没有时间上的具体约束,导致许多上市公司在季报、半年报中对商誉丝毫不提,甚至股价在概念题材和业绩预期下涨势良好,而到年报发布前,却突然宣布巨额商誉减值。在处理商誉减值问题上,还需要进一步的信息披露规范。

  况玉清说:“目前年报季一次性商誉减值计提行为十分普遍,但这并不是一种合理现象。建议监管机构在信息披露方面增加对商誉减值的披露要求,比如要求上市公司对产生的商誉减值预期,在季报中进行初步披露,或每个财报季对并购标的个别财务数据进行单独披露,这有助于投资者提前识别上市公司的商誉风险。”

  另外,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也对商誉减值会计处理方式提出疑问,他对《证券日报》记者说:“商誉的确认和估算都是由上市公司自主进行,或者聘请评估机构及审计机构,这其中难免会存在偏差,甚至不排除有上市公司进行‘财务洗澡’,有计划地进行商誉调整。这种行为常常掩盖在合理的会计准则规范或数据分析之下,对商誉减值缺乏有效的监管,导致一些上市公司很难客观地进行商誉确认。”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蒋柠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