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球星C罗1.12亿欧元正式转会 尤文图斯股价7月以来暴涨近40%

2018-07-11 07:29 来源: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周二,世界杯半决赛法国对比利时前夕,国际足坛格局再度发生地震!

  西甲皇马俱乐部官方宣布C罗转会意甲尤文图斯,五次赢得金球奖的葡萄牙前锋成为斑马军团夏窗第6名新援。

  据此前多家媒体爆料,C罗的转会费达1.05亿欧元,与尤文图斯签约四年,年薪3000万欧元。

  尤文图斯官网宣布,葡萄牙球星C罗正式加盟球队。同时,俱乐部确认C罗1亿欧元的转会费将分两年付清,此外还有1200万欧元的附加费用。双方签约四年,至2022年6月30日。

  受C罗转会消息影响,尤文图斯在意大利米兰上市的股票周二大涨5.77%,报收于0.898欧元,总市值为9.05亿欧元。自C罗转会传闻出现后,尤文图斯股票持续飘红,自7月以来,股价累计上涨近40%。

  意大利金融专家吉塞普·拉莫诺对《米兰体育报》表示,“通常来说,尤文图斯股票每天的成交量是100到150万左右,可是上周三(当C罗加盟尤文的传言开始越来越厉害时),成交量变成了1000万手,到了周四几乎是3200万手。这种突然的变化证明,大家都认为这起转会能够为球队带来利润。而且价格还会持续上涨。”

  正式转会尤文图斯后,C罗在皇马官网发表了一封告别信,向九年的白衣军团时光深情告别。

  全文如下:

在皇马和马德里市的这9年,可能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

  我向俱乐部和这座城市致以最真挚的谢意,我必须感谢这里所有人给予我的爱和情感。

  然而,我相信现在是时候进入人生的新阶段了,因此我要求俱乐部允许我离开。为此,我向所有人致歉,特别是俱乐部的球迷,请大家理解我。

  过去九年的岁月是那样的美好和独一无二,它是那样的激动人心,也促我不断思考。皇马对球员有着非常高的要求,我永远铭记这九年的岁月,我用一种绝无仅有的方式享受了足球。

  无论在球场还是更衣室,我的队友都非常出色,我感受到了这个集体给我难以置信的激情。我们一起赢得了欧冠三连冠,并在五年内豪取四冠。在队友的帮助下,我赢得了4座金球奖和3座欧洲金靴……所有这些,我都是在这家卓越非凡的俱乐部里成就的。

  皇家马德里在我和家人的心中赢得了一席之地。为此,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愿意说一声谢谢:感谢俱乐部,主席,董事会,所有队友和教练,谢谢理疗师和所有员工出色的工作,是你们让球队精益求精,让所有的细节日臻完美。

  我要再次感谢我们的球迷和西班牙足球。在这九年中,我与世界上最伟大的球员交锋对垒,我也向他们致以我内心的尊重和认同。

  我思考了很久,我知道现在是时候开启人生新阶段了。我将就此离去,但未来无论身在何处,这个队徽和伯纳乌都将一直伴我不断前行。

  谢谢所有人!当然,正如我九年前第一次踏上伯纳乌说的那样——“加油,马德里!”

  关于C罗

  33岁的C罗出道于里斯本竞技,2003年时,18岁的C罗以1200万英镑的转会费加盟曼联。在为红魔效力的6个赛季里,葡萄牙前锋出场292次打入118球,三度赢得英超冠军,并且在2007-08赛季赢得了欧冠冠军,此外,葡萄牙人还赢得了足总杯、联赛杯、慈善盾、欧洲杯等冠军。同时,C罗2008年囊括金球奖、世界足球先生、欧洲金靴奖三项荣誉,成为继罗纳尔多之后第二名做到这一点的球员。

  2009年6月,C罗打破世界纪录的8000万英镑转投皇家马德里。在效力皇马的9个赛季里,C罗再一次实现了突破,438次出场打入450球,成为皇马历史最佳射手的同时也成为欧冠历史最佳射手。葡萄牙人不仅帮助皇马两次赢得西甲、国王杯冠军,还四次赢得了欧冠冠军、三次赢得了世俱杯冠军。效力皇马期间,C罗不仅帮助皇马连续三次赢得欧冠冠军,而且还4度赢得金球奖,达到了职业生涯的巅峰。

  在职业生涯里,C罗已经赢得了26座奖杯,其中包括5个欧冠冠军奖杯。作为一名高产射手,C罗保持着欧洲五大联赛、欧冠、欧洲杯进球纪录,同时还保持着欧冠和欧洲杯助攻纪录。

  C罗本身就是一个赚钱机器,根据福布斯统计,2017年6月1日至2018年6月1日,C罗一共收入1.08亿美元,其中4700万来自赞助合同。C罗品牌的价值大约估价2.8亿美元,这要感谢社交媒体,他在推特有7400万人、INS上有1.33亿粉丝。

  2017/18赛季欧冠决赛结束后,C罗在采访中流露出自己对未来的不确定。当葡萄牙7月1日从俄罗斯世界杯出局后,《都灵体育报》表示尤文图斯正与C罗的经纪人门德斯商讨转会事宜。至此,关于C罗的未来已有定论:C罗将在新赛季成为斑马军团的一员。

  2017/18赛季尤文完成了意甲七连冠,但斑马军团上次夺得欧冠冠军还是在1995/96赛季,C罗在欧冠赛场上持续性的高水准表现是尤文所需要的。根据此前的报道,尤文将为C罗提供一份税后3000万欧元年薪的合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邵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