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加速布局环京 拿地前三名华夏荣盛隆基泰和

2018-02-12 08:46 来源:和讯网 (北京)

  2017年,房企对环京房地产市场拓展脚步明显加速。根据北京中原市场研究部的统计,华夏幸福、荣盛发展、隆基泰和荣获环京拿地规模前三甲。

  在张家口、廊坊和保定这三个区域中,华夏幸福拿地量最多,总计50宗,规划建面达239万㎡,拿地金额72亿元。

  2017年环京房企拿地金额排名TOP10(张家口&廊坊&保定)

  下载APP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华夏幸福和荣盛发展深耕环京市场,土地储备量丰富,并依托PPP模式大力发展产业新城。

  2017年,荣盛发展已与北戴河、邢台市、淮北碳谷产业新城、张家口塞北管理区、唐山市城南经济开发区、唐山市玉田县、唐山市迁西县、共隆县、滦平县、神农架、蔚县、衡水滨湖新区等12个城市和地区签约合作协议,合作区域规划面积超过400平方公里。

  华夏幸福定位为“产业新城运营商”, 在产业园区的开发建设上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依托“园区+地产”的区域开发模式,拿地具有相对优势,其园区建设也成为产业转移的直接受益者,园区内土地储备与住宅建设都充分受益。

  雄安新区规划出台、京津冀协同深入推进,房企普遍看好并积极向环京及河北其他区域拓展。

  ? 金科集团2017年首先落子石家庄。

  ? 2017年初,碧桂园在北京区域公司外,组建京东、京西、京南和京北区域分公司,深耕环京周边城市。碧桂园加强与当地企业的合作,分别与石家庄米氏集团、唐山君熙太和达成战略合作。2月碧桂园以2.46亿拿下石家庄桥西区瓮村改造项目,在石家庄的布局从西南扩张到东北

  ? 富力成功布局香河和石家庄,石家庄富力城(资料、团购、论坛)、富力西柏水镇、富力广场3盘联动,香河富力新城(资料、团购、论坛)为香河年度销量第二名。

  ? 2月泰禾成立河北泰禾子公司。10月收购太行轩圃项目正式进驻石家庄。

  ? 6月万科地产首次进入石家庄。7月与河北乐水地产达成战略合作,正式进入石家庄栾城区。10月在雄安新区注册成立房地产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是雄安新区第一家房地产公司。

  ? 目前恒大已成功布局邯郸、衡水、邢台、廊坊、沧州、石家庄和秦皇岛7个城市。

  ? 融创前期进入石家庄,2017年“大北京战略”强势升级,首次进驻廊坊永清和张家口。

  ? 旭辉前期局限于北京、廊坊,目前已成功扩展到环京重点区域,管理半径为两小时高铁圈。

  环京区域拿地以本地企业为主,外来房企主要通过与当地政店合作、当地房企合作、收并购、招拍挂等多元化拿地方式布局环京区域。

  从房企销售情况看,华夏幸福、富力和荣盛荣获销售业绩前三甲,其中华夏幸福销售业绩遥遥领先其他企业,销售业绩达165亿元,是富力业绩的6倍。

  2017年廊坊房企销售业绩排名TOP10(廊坊市区&燕郊&香河&固安)

  热销项目中,大运河孔雀城(资料、团购、论坛)、永定河孔雀英国宫、富力新城荣获销售金额前三甲。热销项目成交套数排名top10中,孔雀城系列占据4席,位于香河的大运河孔雀城成交额达到31亿元。

  北京中原市场研究部认为,2018年环京楼市短期限购难以放开,市场需求仍将受政策抑制,成交维持低位。但从整体规划来看,环京市场中长期持续受益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城市产业转型、配套升级等政策红利带动市场发展。

  2018年,京津冀协同发展向中期目标迈进。交通、产业一体化将继续深化。廊坊的优势主要是距离北京最近;保定优势一是河北的重点城市,经济基础相对较好,二是雄安新区规划利好;张家口优势主要是冬奥会,在京津冀一体化深入推进下,未来哪些区域房地产市场发展潜力较大?

  1,北京城市规划利好辐射区域

  北京城市新总规明确要高水平规划建设城市副中心,辐射带动北三县协同发展。北京两会代市长陈吉宁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今年将加大城市副中心建设力度,并强调将按照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的原则,处理好通州区与北三县关系,完善统筹协调机制。 河北两会省长许勤强调,“支持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推动廊坊北三县与北京通州规划整合。”

  2,交通节点区域

  交通路网的日益通达将带动交通节点城市房地产市场发展,如京雄城际铁路的交通节点固安、霸州等地;京石城际交通节点涞水、涿州等地。

  3,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升级、教育医疗等配套逐步完善区域

  京津冀确定“2+4+46”个产业承接平台,包括两个集中承载地: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区;四大战略合作功能区: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天津滨海新区、张承生态功能区;以及46个专业化、特色化承接平台。 从平台分布区域来看,承接平台主要分布在天津、廊坊、保定,主要以现代制造业、协同创新、服务业为主,环京区域承接平台主要分布在固安、霸州、香河、永清、白洋淀、白沟等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邵婉云)